大陸事蹟:堂堂正正從舊勢力的迫害中走出來(9)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28日】許多海內外大法弟子已經在不斷全面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加持我們被關押的同修。明慧近日也刊登部份大陸大法弟子的建議「集中力量清除大陸看守所、勞教所、監獄內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間的邪惡」。這些事蹟從常人角度來說都很神奇,但是對大法弟子來說,並不是只有別人才行,大法修煉本身就是很超常的──神奇事蹟不神奇,關鍵是自己要努力做到讓從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主導自己。

我們不承認舊勢力,更不承認他們安排的這場邪惡鎮壓,包括舊勢力毀滅眾生所安排的一切。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所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那麼我們也根本不應該被關押,不應該被剝奪自由,不應該被無理判刑。任何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都必須停止,鎮壓必須停止,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都應該堂堂正正地從舊勢力的迫害中走出來,自由地做我們該做的。

下面是一些來自於中國大陸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正念堂堂正正走出迫害和常人觀念的事蹟(續):

大陸參加法會的大法弟子神奇脫險記

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真相,揭露江xx製造的各種謊言,加大加深洪法力度,救度世人,2001年12月10日東北某市再次召開法會,預計參加人數40來人,一下來了80多人。大家從四面八方趕來,法會剛開始10來分鐘,警察就到了,大家趕緊撤離。有幾位同修讓大家先走,這時大門被封,有70多人走脫,7名同修被抓。(其中有房東女大法弟子為讓大家先走自己最後走而被抓),下面談幾件神奇的事。

(一)有位女大法弟子讓其他的同修先走,等她從別的院子走出來,路口被警察和警車封住,她堂堂正正向警車走去,警察好像沒看見似的,她安全的走回了家,事後她談了這樣的話:「正念強,智慧就大,這是邪惡之徒想不到我會這樣做的。」

(二)有位個頭比較矮小的女大法弟子,當她跑到(觀音廟)後牆時,二米多高的牆,她想我能翻過去,就這麼一翻就過到廟的院內。小尼姑看到了,非常驚慌。這時又有幾位大法弟子也從牆過來,小尼姑就更害怕了,大法弟子向她合十,告訴她:「不要怕,我們是修佛的,都是法輪功的修煉者。」小尼姑馬上平靜下來,打開大廟的正門讓幾位大法弟子從正門出去,然後將廟門關上。

(三)有位男大法弟子,翻過幾家的牆,一看外面都是警察在抓大法弟子,就躲進一家的棚子裏面。這家的主人看到了,就拿來鎖頭將棚子鎖上後回到房間裏,等到下午四點多鐘警察都撤走了,他拿著鑰匙將鎖頭打開,讓這位大法弟子出來,告訴他:「沒事了,你可以走了,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大法弟子告訴他:「你會得到美好的未來……」。

(四)還有位女大法弟子,光著腳跑到常人家裏,這家的男女主人還以為她是跟家裏人打架跑出來的,就問:「你這是怎麼了,大冷天光著腳跑出來。」大法弟子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後面有警察抓我」。這家主人聽到後,非常氣憤的說:「他們吃飽撐的,江xx好事,專門整好人,我看它是個瘋子,我保護你在我家沒事。」女主人給她找鞋子。他們到外面打來一輛麵包車,將這位女大法弟子送回農村。大法弟子望著這對善良的夫妻離去的背影,落下慈悲熱淚。為他們的生命得救而高興,我們向世人講清真相的事沒有白付出,我們要抓緊時間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一切可救度的生命。

(五)被惡警抓去的7位同修有5位女同修(其中有一位孕婦)2位男同修。警察得意忘形的說:「我們把開會的房東抓到,從她身上下手,追捕其他人」。他們將7位同修非法關在公安局一個房間內,每人都戴上手銬,專人看管,其他「有功」人員和有關領導到大酒店吃喝玩樂,開甚麼「慶功會」。看管人員為了表現自己,夜裏11點鐘左右將其中一名年輕的大法弟子提到別的房間審問,進行毆打,警棍、皮帶、拳腳一起上。這位大法弟子就是不配合他們。正打著突然電閘發出一聲響,電閘爆了,立刻屋裏一片漆黑。他們忙著整電閘,等電閘整好回屋裏一看,這位大法弟子不知去向。

到被關著的房間裏一看門開著屋內手銬放在地上,房東女大法弟子和孕婦女大法弟子已經不見了。這三名重要的大法弟子都不見了,剩下三位老太太和一個老頭,當時同修讓她們走,她們沒走。這四位是一直沒有走出來的,有很多心沒放下,其他那些大法弟子她們確實沒見過,都不認識。警察從她們嘴裏甚麼也得不到,一切計劃成了泡影,美夢也徹底破滅了,就像洩了氣的皮球。沒戲唱了。如果他們不醒悟過來,真正惡報還在後頭。

五次遭綁架後均被無條件釋放

第一次:1999年10月29日我去北京上訪。被本縣看守所非法關押近一年的時間(差20天不到一年),最後決定不吃犯人的飯,絕食、絕水12天後,於2000年10月2日無條件釋放。

第二次:在2001年5月13日(據惡警說是全國統一抓捕大法弟子進行強行洗腦)被本縣610組織綁架並送往洗腦基地。這幾天正好見到師父在2001年4月24日的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在抓我的路上我就決定自己怎麼做了,我認準的路一定會走到頭。除去講真相弘法,我是一律不配合邪惡,讓我說甚麼都不說,幹甚麼都不幹。三四個打人兇手輪流打了我半小時左右,手打麻了,皮棍子好像也麻了,它們都指揮不了我。身體多處變成了紫紅色,非常嚇人的。過了兩天,邪惡警察怕那幾十個大法弟子學我,就把我們幾個送往另一處,在警車上我們向外喊:「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善良的人們,電視上說自焚是假的!別相信!善惡有報是天理」。後來我們開始絕食,共絕食9天,於6月22日無條件釋放(共有三個人)。

後來在2001年8月9日被保定不法警察綁架,送進保定刑警三大隊酷刑折磨。強行逼供,輪流打臉、手銬、煙頭燙、皮棍子等……用盡了許多見不得人的毒招。可我只是講真相救度世人,其他一言不發,兩天後被送往保定看守所。進門與同修切磋:下午共同在大院正法,高呼:「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我們不是犯人!還我師父清白……」足足喊了二十多分鐘。而後我被砸上了三角勺鐐。還被裝進了大鐵籠子。(古代囚車式的籠子),絕食17天後,要回了一本《轉法輪》。當時我非常明白,因為師父的法指引著我,我到哪裏都是一律不配合邪惡,要揭露邪惡、講真相、救度世人,而且懂得善惡兩種緣都得善解,才能修出真正的慈悲心。時間不長馬隊長給換號,四個女號我都呆過了,都有機會和其他同修切磋了師父這段法,並紛紛寫了各自被抓、被打的材料、弘法信、上訪信,從看守所到各自的辦事單位一直到縣到地區到省到中央全部交給了看守所所長……最後我們四個女號共同切磋,絕食水,18天後,我被無條件釋放。

最後一次是在2002年10月19日中午(十六大前),我又被本縣610組織綁架,並被本縣自費送往保定市「教育轉化中心」,強化迫害。我被帶到了這裏,幾個小時後,這裏的管教打開了我摟在樹上的手銬,和我談話。我很快和他弘法、講真相,並告訴了這裏的頭,我永遠不接受他們的洗腦,不聽他們的一切指揮,不吃他們的飯,就像往常一樣一律不配合。從此以後他們把我的手銬在一個床上,就再也不談我的事了。我每天在床上立掌除惡,師父讓我們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我很快就和這裏的同修交流了自己的認識:我覺得同修們來到這裏,就應該正法,天天去那誹謗師父的屋子,這怎麼能行呢?這就是助紂為虐,都不去聽,邪惡還誹謗誰呢?不給它們市場,它們不就完了嗎?許多同修都覺得有道理,接著就有七、八個同修不去那個邪惡的教室了,有的也進行了絕食抗議。就這樣,我絕食18天後被無條件釋放。這次不像往常,邪惡之徒一下也沒打我。真像師父說的那樣:「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後,坦然不動,沒有任何怕心,你看它舊勢力就不敢迫害他。」(《北美巡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