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小故事三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1日】1. 一天晚上,三位同修騎自行車去發放大法真相資料,做的過程中很順利。但在回家的路上,卻來事了。騎著騎著,一同修自行車的鏈子突然掉了。一看車鏈子掉了,大家的人心就出來了,就動用人的思維,採用人的行為,開始去擺弄。沒有工具,荒郊野外,黑燈瞎火,而且自行車還帶有鏈盒,光憑著空空兩手是無法修復的,不過還是不甘心,也別無它法。突然,一個功友悟到:我們這不是在用人心對待正法修煉中所遇到的一切嗎?這不明擺著是舊勢力的干擾與破壞嗎?而我們卻首先動了人心,用了人的思維,落入了人中,這本身不就陷入了舊勢力的邪惡安排了嗎?這不也就是承認了嗎?悟到之後,另兩位功友集中精力靜心發正念,另一位功友則繼續擺弄,一會兒,車鏈子就「自動」上上了,這真是正念顯神威。

2、「十六大」前某日晚十點多,一群惡警、社區、公安局、派出所十餘人,將一功友家拳頭大的鎖頭砸開後破門而入,將夫妻二人(均修大法)從被窩拖出來(穿線衣,線褲),並將二人抬到洗腦班。其不足十歲的孩子無人照顧吃飯、上學,家中無取暖設施。孩子想給父母送衣服,但無處送,幸遇好心人幫助,孩子將衣物送去。最後,夫妻倆因絕食抗議被釋放。

3、一天,公安局、派出所、社區一行兩輛警車十餘人,來到我家樓下。先上來三個片警跟我家人偽善地說快開「十六大」了,看看你女兒怎麼樣,說幾句話就走。我母親純樸、善良,信以為真,就告訴他們我的工作地址。一警員說,看看她的屋子。結果厚顏無恥地對我屋非法搜查,未翻出任何東西。隨後,他們開車到了我的工作地點。

一片警進來問誰是我。我當時已意識到來者不善,本不想吱聲,但想在這個工作地點都知道我的名字,我不吱聲,別人會想我不夠光明磊落。人心一動,便回答了。他說找我到社區談幾句話。我知道他不懷好意,滿口謊言,就說:不去,有甚麼話在這兒公開談。他看說不動我,就將外面所有人叫進來,說:可別逼我們強帶你。老闆及其他職工一看這架式,紛紛阻止,說人家在這兒工作好好的,又沒違法,你們怎麼說抓人就抓人。無奈抵不過它們人多,而且主要我當時正念不足,被三人強行拖走。上車後,車越開越偏僻離市區越遠,真有種被黑社會綁架的感覺。車停後,我才知道被送到了洗腦班。在這裏,我們被關到四樓,窗戶都被釘死,怕我們逃跑,每一個功友給安排一個所謂的「輔導員」,實質是一個隨時跟蹤打小報告的奸細。

到洗腦班的第一天,我吃了幾粒米,晚上我便夢見身在一個非常骯髒的地方,並且喝了幾口髒水。這讓我意識到洗腦班裏的一切在另外空間是非常骯髒的,我一定要做得堂堂正正,不再吃這兒的一粒米,喝一口水。邪惡利用我的親人勸我吃飯。我牢記師父的「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這句話,我知道越配合邪惡,邪惡對我們的迫害越大。邪惡對我使盡了招,看不能動搖我的意志,在第五天就放我回家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