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來神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30日】2002年9月下旬一天晚上,一陣瘋狂的敲門聲,我們知道住處被惡警發現了,這時屋裏算我在內有兩名男同修和兩名女同修。這一刻我們心裏一翻,隨後想到,一個神在遇到事情的時候要沉著冷靜,正念正行。我們開始坐下來發正念,我們的心從慌亂中平靜下來。在正念中我們看到了邪惡是那樣的渺小,我們神的身體是那樣的高大,瞬間我們的功能打出,將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化為灰燼。在這段時間裏惡警們由砸門變為撬門,但門就像金剛鐵鑄的一般,就是打不開。這時他們退了下去,暫時又恢復了平靜。

兩男同修從門鏡看到他們離開了,知道師父讓我們離開這危險地方的機會來了。這時我們心裏都很平靜,心想邪惡不配迫害我們,我們走師父安排的正法的道路。其實邪惡甚麼都不是。我們邊發正念邊請師尊加持。出門後我們四人向樓上走去。到了樓上通道口,兩男同修爬上去,打開通道口,準備離去。我們兩女同修覺得四個人同時從通道離開耽誤時間。我們兩女同修決定從正門堂堂正正地出去。於是我和另一女同修挎著胳膊向樓下走去。這時樓道裏的惡警察已經全部到樓下院內去了。我們兩人出了單元門,心裏平靜地一邊說一邊笑,從兩個呆呆的警察眼皮底下走了過去。這時院裏站滿了著裝的惡警和便衣。

後來聽另兩男同修講,他們從樓上通道口出去後,發現惡警就在另一通道口的樓道裏呆著呢。他們好像在作彙報說:「萬無一失,這個屋裏住了一個小分隊呢!我兩個隊長牽頭抓他們,全部把他們包圍了,萬無一失。」於是兩位男同修就又回到了我們住的單元,也順利地離開了,這前後的時間最長也就不超過十分鐘。後來惡警將房門打開,看到屋裏一個人都沒有了,很吃驚,不知道是怎麼出去的。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加持下,我們四人憑著正念闖出了邪惡的封鎖,給邪惡以沉重的打擊。

事隔一週,我想到住所還有大法書和師尊的法像,這些不能落到惡警手裏。我決定去取這些東西。我一路發正念,請師父加持。這時我心如止水,甚麼都沒想,一心想大法書籍及師父法像不能落到邪惡手裏。我走進了住所大院,看見兩輛白色麵包車(惡警蹲坑的地方),這時我頭腦中只有一念,甚麼危險都沒有,更沒有人能阻擋了我的正念正行。我來到住所打開房門,屋裏已被翻得亂七八糟,書和法像都沒有了。我想一定是兩男同修來了。我還發現茶缸裏有一點喝剩的茶水,地上有兩個小食品袋,我當時根本沒有想到是惡警住在這裏又吃又喝,以為我來晚了,沒碰著他們。我裝了幾件隨身穿的衣服,就離開了。

又過了幾天,天氣突然轉冷,我和另一女同修穿得很單薄。我想應該再去住所取衣服,大法弟子怎麼可以沒有衣服穿呢?於是我又去了住所。院內依然停著兩輛麵包車,還有一個年輕男子在擦車。我一心不亂地發正念,連想一想甚麼的空閒都沒有。我輕輕地打開房門:地鋪變樣了,明顯地有人睡過,其他甚麼都與上次一樣。我想可能兩男同修無處可去,在這裏臨時過了一夜。我把亂扔的東西裝點好,很規整地放在床鋪下,然後我想給同修留幾句話:「我平安無事,請放心!」只是當時沒找到筆,只好作罷。我背好一大袋衣服,剛打開房門走出去,就聽到樓下上來幾個人,是嘈雜的男人聲。我迅速地走上了樓,等那幾個人走進了我們的住處,我便迅速地從樓上下來,離開了住所,就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

事後才知道,邪惡警察在那裏蹲了兩個月,等到房子到期了他們才離開。不知道他們看到大法弟子三次神來神往,從他們眼皮底下平安離去是甚麼想法。

[註﹕請大法同修以法為師,正念正行,修煉是嚴肅的,勿單純效仿別人修煉過程中表現出來的外在形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