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師父的堅信和對大法的堅定使我闖過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6日】投稿者按:我身邊有一同修對大法的堅定使我感動,她為大法與師父的清白一次次進京上訪。為讓世人知道真相她常常帶上資料去發給那些小商小販、街坊鄰居、親朋好友。為使更多的人能被救度,她與丈夫(大法弟子)騎車到很遠的地方把大法光盤和資料發出去,常常是深夜才歸,感人的事例舉不勝舉。在此我只講一段最近發生在她身上的正法事例。(下面是同修自己講的故事)

*************

今年8月31日那天,我由於開法會被惡人舉報而被抓,三天後送回當地派出所,關進派出所的鐵籠裏,我一直發正念不許邪惡迫害,我一定要闖出去。幾天後派出所將我送往看守所,路上我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決不能被他們送進去。到看守所後我一陣頭暈,腿也不聽使喚了,我心裏知道是師父在幫我。醫生被叫來一量血壓200,看守所堅決不收。派出所惡警仍不甘心,叫來旁邊一小醫院的一名醫生給量仍那麼高。那醫生反過來說他們:「人都成這樣了你們還往這兒送,她不就煉個功嗎?又沒犯甚麼罪,你們至於那麼認真嗎?」弄得惡警沒話說只好又把我帶回派出所。

回到派出所後我借身體症狀要求放我,所長答應給往上報,我想那就等等吧!堂堂正正的出去還可以繼續做大法的工作,我在派出所的鐵籠裏天天都在發正念、煉功,無論他們怎麼制止,我都不聽,就是煉。就這樣二十多天過去了,仍不見他們答覆。這時我意識到我錯了,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這樣在這裏一天天的等不是符合他們了嗎?我悟到我不能再等他們放我了,我要用正念闖出去。我的正念一發出師父就幫我了。

他們看我看得很緊,鐵籠的門只有家裏人送飯時才開一下,別的時間從來不開鎖,外面有保安值班,晚上睡覺他們把長椅橫在門口,但我當時正念很強,我想你們再緊也看不住我,我一定要出去,並請師父加持。9月13日晚上,我坐在那煉功,怎麼也坐不住,心裏有一種該走了的感覺。後半夜,看守保安沒在門口睡覺,兩個人睡在一張床上睡得還很香。我想:這是師父給我安排讓我走的機會,絕不能錯過。我開始發正念,發完正念,我起來到鐵籠門口把手伸出去拽了一下鎖,鎖就開了,我心裏默默謝謝師父。這時一個保安似乎聽到了甚麼動靜動了一下抬起頭來看我,我趕緊煉沖灌(註﹕指第三套功法),他看看我又睡了。我靜下心來發正念,讓所裏所有值班人員都睡,不許他們醒來,鐵門不許響(平時鐵門聲音很大)。發著正念我把鎖輕輕摘了下來,把門開開,鐵門沒有響。我又走到屋門口把門擰開也沒有響。這樣我走到了樓道、走到院裏向大門走去,離遠看大門鎖得很緊,我一邊走一邊發正念,警衛室的人睡得死死的,我一拉大門的鎖就開了。是師父在一次次的幫我啊。在師父的呵護下我走出了派出所邪惡之地,打了一輛面的到一位親戚家暫避。

派出所知道我跑了可炸了鍋。惡警們把我丈夫、兒子、弟弟、小姑子等一家十幾口人都抓到派出所。更可惡的是把我在外地上大學的女兒也騙了回來關了起來。我一家四口都修煉,都可以承受,可弟妹他們都不修煉,受不住了。我弟弟找所長交涉,所長說:只要你姐回來就把你們全放了。我弟看幾天了,十幾口人被關在派出所,迫於壓力,說出了我的藏身之處。在我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又被所長帶人抓了回去。在路上所長問我:門都鎖著你怎麼跑出去的?我說:我飛出去的呀,你一個派出所能關住大法弟子嗎?接著我又給他們講真相。並告訴他:「希望你們趕緊放我,如果不放我兩天後我還跑。」所長說:「你可別跑了,你這次跑都沒敢彙報,不然飯碗就沒了,我趕快給彙報就是了。」結果沒幾天他們就把我放了,我堂堂正正地從派出所走了出來。

但是,迫害並沒有結束。10月14日那天,突然來了六個人,有區裏的、分局的和派出所的。我意識到又有魔難又來了,我就開始發正念決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他們給我談話,要送我去洗腦班。我堅決抵制並向他們講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他們見我態度堅決,就往市610打電話,電話裏命令他們必須將我弄去。我趕快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沒過一會兒身體出現症狀頭暈、渾身發軟手腳冰涼和僵硬、腿也不能動了,但我心裏很清楚一直在發正念。他們看我這樣,又一次打電話請示,可電話裏說,只要有一口氣抬也得抬去。所長打電話把所裏的幾個年輕保安叫來了,就開始抬我。我心裏想:師父我絕不能讓他們抬去。這時我丈夫攔在門口說:「你們先別抬,她血壓很高,人都不能動了,你們誰給簽個字,如果人出了事誰負責,誰簽上字就把人抬去。」他們十幾個人來,你看我,我看你,誰也不敢簽。後來他們商量,打120叫來救護車,醫生一進門看我躺在地上,就讓他們趕緊把我抬到沙發上,給我量血壓,一量200。醫生著急地對他們說:「你們這是幹甚麼呢?人都成這樣了你們還折騰她,再著急血管就崩了,出了事怎麼辦,快抬上救護車!」他們無可奈何地把我抬上救護車去了醫院,警車沒有跟來。到醫院醫生給我輸液,這時我已經好多了。告訴醫生:我是修煉的人,不用輸液,就付了車費回家了。幾個小時的正邪較量結束了。在恩師的慈悲呵護下我又以強大的正念闖過了這一關,繼續匯入到講真相,救渡眾生的洪流中。

* * * * * * * * * * * * *

同修的故事講完了,聽似平淡,可每一關無不透出她對師父的堅信與對大法的堅定,才能在危難中闖過難關。這使我想起了師父講的話:「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也三言兩語》)

同修們,讓我們攜起手來,共同精進,把救渡眾生的使命完成得更好,共同迎接那法正人間的一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