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之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9日】我們四個流離失所的同修老Y,老L,小A,和我在一起已有一段時間了。

2002年11月23日下午我和小A就手機安全使用問題發生了意見分歧,隨著意見的不同我倆的心都被帶動起來了,說話的聲音不由地也越來越大,完全陷一種常人式的爭論中。18點發正念一點都不能入靜,我知道我的心態不對,努力的想使自己保持平靜、祥和,但很難做到。

晚上我的頭開始疼痛,夜裏12點後頭痛得更厲害,我想一定是我下午的心態不對,讓魔鑽了空子。於是便發正念清除讓我頭痛的不好的因素,同時向內找。頭痛有所減輕,但卻很難入睡。於是我就躺在床上不停的發正念。後來其他幾位同修竟然相繼昏倒!

看到眼前的情景,我感到整個邪惡的黑色物質在向我們壓來,但沒細想。我將小A扶起,邊發正念邊告訴他要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小A很快醒了過來,馬上也同我們一起發正念,在我們三人強大的正念和師父的加持下, 老Y很快醒了過來,但是身體沒有恢復常態。我們四人一起發正念,並讀《轉法輪》,一小時後,我感到一陣熱流從頭頂灌下來,頓時全身一振,人輕鬆了很多。其他三人也感到症狀減輕了。這時已是凌晨,大家覺得十分疲勞便都上床休息去了。

7點多我醒了,感到頭很疼,躺在床上,幾個小時前的情景在我的腦中浮現。魔難來時,當時我們都沒有細想,只認為是魔在最後時候的瘋狂迫害。但這時我想:魔破壞、干擾人也得符合常人的理呀,那我們四人同時遭受魔難一定有原因的。「煤氣中毒?」一個念頭在我腦中一閃,再一看我們的門窗關得死死的,家中還有一個煤爐,一定是煤氣中毒的症狀,我趕忙起身,將房間的窗打開。

這時離煤氣中毒症狀最嚴重的時間已過了四個多小時,也就是說在煤氣中毒後,我們繼續呆在充滿毒氣的房間裏四個多小時。按當時四個人中毒的嚴重程度,要換常人四條人命全完了。而我們在魔難中能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在強大的正念和師父的加持下,卻能化險為夷。從這件事上充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正念的威力。

那為甚麼煤氣中毒我們四人都全然不知,如此大意,如此麻痺呢?事後我們向內找,想起那場不正常的爭論,發現是我們的心有漏了,應有的理智和智慧被我們的執著心給封閉了。

我們四人已流離失所,邪惡到處在找我們(已下了通緝令),同時我們還承擔下載資料散發和向一部份同修傳遞資料。安全對於我們來講十分重要,網上同修談安全的文章我們及時的閱讀,並對照自己不安全的地方及時處理。但這種對待安全的方式是一種完全常人式的方式,忽視了心性的提高,其實就是有漏。而魔在另外空間卻看得十分清楚,一旦我們有漏自己又不知時,魔便利用各種藉口,達到破壞和所謂的考驗目的。師父在《道法》中告訴我們:「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這次魔難也決非偶然,魔難前我和小A發生爭執(談的是安全問題,但心有漏卻帶來其它麻煩。那幾天兩位老年同修也因小事發生不同意見,我們應有的純正祥和的場被我們那不願放下的執著破壞了。以致打坐都不能入靜!發正念也不能起到應有的作用,被邪惡鑽空子,於是就有了這場不應該有的事故。

常人中的安全方式是一定要講的,也是一定要重視的。但最重要的是我們要有一個寧靜、祥和的心,遇到問題時時向內找的純正的心,才能在我們周圍鑄成金剛不破的純正的場,邪惡才無空可鑽。那樣才是最安全。

個人體悟,不足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