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助師正法 正念正行神奇脫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6日】我原來是一名走不出來的弟子,常常有很多怕心,2001年初因不想被抓去洗腦班而離家在外。通過不斷學法,明白了講真相的意義,做講清真相的工作也越來越主動。原來每天都是象徵式地做二三十份,且總覺得有人在背後盯著,到現在一天能做好幾百,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多次神奇脫險,所以想寫出來與沒走出來的同修共勉。

1、一天晚上我到一位同修A家的樓下向其送真相資料,回來時,我還和她走了一段路才分手,然後就各自回家,另一位同修B一直在隱蔽處幫我放哨,發現沒有甚麼異常情況就開著摩托到路的轉彎處把我接了上車。過了兩天A被抓,一個多月後被放了出來。A通過別人告訴我,「610」的人一個勁的追問那天晚上與她交談的是誰,還說知道是兩個人一起的,有摩托等。我和B都覺得納悶,他們既然知道有人與A交接,為何只抓A呢?細細回想當時的情況,B說那天不知為甚麼會把車一直開到轉彎處才停下來,加上是夜晚,所以後面跟著的人根本看不到車牌,而且我記得我當時上車時好像很著急。其實我根本不知有人跟蹤,我也不知為甚麼會表現出很著急上車的樣子。跟蹤的人可能就以為我們發現了後面有人跟蹤,可能是出於這個原因他們就乾脆抓了A去問話。想想自己原來當時身處如此險境,是師父幫我脫險。

2、有一天傍晚經過一個小區,以前曾在裏面做過真相光盤,但當時只帶了很少,所以還沒做完,這次既然經過,又事隔一個月了,所以就決定進去再發。由於只顧著看右手邊,所以發現左手邊一個保安時他已經距離我只有幾步之遙,當時我手上拿著一大疊光盤正發的起勁,見到他來了,我一邊把光盤放回袋子中,一邊轉身走,心裏忽然記起師父說過,講真相救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我也不跑,就這樣走了出來,那個保安也沒追。又過了大約兩個月,再次經過這個小區,因為惦記裏面還有沒做過的信箱,所以就再走進裏面發,這次首先看到的是一名警察從我打算發的信箱旁走過,後來他走開了,那我就開始發光盤,快做完時我看見身後有保安來,便連忙離開,但因為還剩一點,所以想兜一圈回來後等他們走了繼續做,結果兜完一圈回來後保安還在那,而且已經很奇怪地看著我,並準備問話,顯然已經懷疑了,我朝他點點頭,笑了一下默念著正法口訣便離開了。其實我做真相的地方離大門口有一段距離,他們只要用對講機通知門衛就可以截住我,而他卻沒有這樣做。

3、一次到農村講真相,那個小鎮有一小片住宅,農村人沒有收信的習慣,我只好走樓梯,走完第一條樓梯下來,正準備走另一條,看見一個阿姨走走停停、左顧右盼的,像執勤的模樣,我便停了下來,走到與我一起去小鎮的同修C身邊,交談了幾句,看見那個阿姨走進一家小店後,再繼續上樓,走第三條樓梯時,一個阿姨正上樓,跟我打了個照面並看了我一眼,因我是從上面一直發下來,所以看見她上樓便知道不能多做了,但我發的是光盤,料想她也要放進VCD機才能知道是甚麼,所以決定走多一條樓梯才離開,結果送完另一條樓梯下樓時又碰到剛才上樓的阿姨。我知道應該離開了,果然在樓下看見一大幫人在那裏比手劃腳,我也沒管,連忙走向C,結果C正著急著準備離開,並告訴我剛才看似執勤的阿姨在那裏大聲地說有人上完一條樓梯又上另一條樓梯,而且所指樓梯的方位與我上的樓梯一致,應該說的是我,然後另一個阿姨立刻就上樓去看了,顯然就是我在樓梯碰到的人,但我下樓時他們好像沒看到一樣,而且直到我們離開時他們仍在比手劃腳,一點也沒注意我們,彷彿被抑制住了一樣。

4、還有一次是在小巷深處發現一棟樓,樓下有一大片信箱,正準備做,聽見有人下樓,我便轉身離開,剛走了兩步,一個保安騎著自行車從巷的另一頭過來,幸虧師父保護,要不然我已開始發光盤,那個保安也一定會看見了。

5、我是在外面租房子住的,幾乎沒有甚麼家具,比較簡陋,剛開始有人敲門我都會開,一般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事。但有一天晚上,聽見外面很嘈雜,隱約聽到有人在敲隔壁的門,說查戶口,一聽到這樣我便連忙關掉了燈,然後那幫人查完隔壁就敲我的門,敲了一會以為沒人就走了。想想幸虧師父幫忙,若他們先敲我的門,我已開了門,一進來後果就不堪設想。

類似的事情很多,不勝枚舉,其實我發現自己怕心是一層一層的去,去掉了一層還有一層,但關鍵是自己主意識比較強,能分清不想、不敢講真相的思想不是自己,我個人認為若把這個思想當成是自己,且被其阻礙著就等於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其實不想、不敢講真相的思想真的不是自己。記得前兩天在路邊看見一排三條樓梯的防盜門上掛滿了信箱,我也沒多想就做了,發完光盤後看見與這排樓梯平行的馬路對面竟是居委會,正大開著門,裏面坐著人在看報紙。再往前走幾米又發現同樣的一排兩條樓梯,也是防盜門上掛滿了信箱,看看後面沒人也做了,做完後發現與之平行的馬路對面竟是派出所,若我事先發現了居委會和派出所我想我就不會去做,即使做也會很小心。從這件事中我得到啟發,往往是自己被自己的觀念障礙了,而這觀念卻不是自己。

每當自己對大法有不理解的地方,我都會靜下心來好好學法,每次的答案都確定自己所走的路是正確的,而且一次比一次堅定,一步一個腳印地一直走到今天,也真正體會到大法的神奇和殊勝,就像師父說的「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看到身邊有學員被怕心和自己的觀念障礙著,沒有做到盡心盡力,所以寫出此文,如有不妥,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