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的幾次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8日】
(一)

一天,我正念入定後,在另外空間見五、六個身著軍綠制服警察模樣的生命氣勢洶洶而來,來者不善,我發出強大的正念,瞬間警察形像的生命不見了蹤影。

第二天我去做真象來到一家屬院,家屬院設有自動電閘門,此時未見門衛。我毫不猶豫騎車進入家屬院,同時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控制世人思想、不讓世人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讓世人用善良的一面認真閱讀我送來的真相、明辨是非、從而得救,讓他們不要出門,等我發完了再出門。我很順利地發完了資料貼完了不乾膠,就在要走出樓道的這一刻,聽到有說話聲,聞聲已見五、六個年輕小伙進樓道,他們進,我出,與他們擦肩而過,卻沒有發生任何危險,我一路發正念安全而歸。

我非常清楚的意識到是因為昨天發正念時清除了另外空間控制他們的邪惡因素,今天相遇就是這種平和的氣氛了。

(二)

由於我們在迷中修,受著自己未去執著心和所處社會常人環境的影響,還由於不同空間的生命好與壞都在起著作用,受著不好生命的干擾,因此主意識時常會被干擾。而邪惡的舊勢力執意要做它要做的事,無孔不入,時刻待機迫害學員。

一天,發正念中我很睏,迷糊中見一無底深井,深不見底,陰森可怕。我主意識很快振作起來,想這是見到了宇宙的微觀了嗎?那為甚麼有害怕的感覺,便發出正念:有師在有法在,任何邪惡想利用我的執著控制我,讓我走入萬丈深淵是不可能的。

上午外出辦事時,我帶了一些不乾膠和真象資料來到一家屬院,有一中年婦女看門,我進門時她並未詢問,因此我徑直進入最西邊樓道口,聽了一下動靜,一切平靜。我便請師父加持,同時發出正念,並很快發完了真象貼了三份不乾膠,正想進二樓道做,見一年輕小伙子朝樓道方向走來,我警覺起來,騎車便走。小伙子果然是便衣,他想攔住我的去路,示意要我下車,問是幹甚麼的。此時師父的法紮在我心中,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不要配合邪惡,我沒有絲毫的怕,不配合它,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默念正法口訣,然後邊騎車往前走邊回答「我找人」,他說「找誰」,我隨口說了一個常人的名字便徑直出了大門,在師父保護下安全走出了邪惡陷阱,擺脫了邪惡的迫害。

此事過後我才悟到那個深井就是邪惡舊勢力設的陷阱,師父讓我看到了此井點化我。大法弟子只要時刻保持正念正行,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不管多險惡的事都會變得有驚無險,成為證實大法中的精彩故事。

(三)

這一天我很累很睏,於是晚上我十點多就睡覺了,我想到十二點再起來與全世界大法弟子一起發正念。可到十二點時,被求安逸之心和惰性干擾,不能正念對待。就又想睡就睡了吧,就睡一次,睡夠了明天精力會更充沛,再多發正念、學法。可入睡後便夢見很多屍體、橫七豎八躺了一地,早上快五點起床時又夢見自己騎一摩托,加油也加不進去,騎也騎不動,說是打火的活塞污垢太多,要清理了。醒來後我很內疚,我悟到是慈悲的師父在點化我:「現在的時間要珍惜利用,這時間是留給眾弟子的。」(《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如果你們修得不好,那麼就有許多生命將被淘汰,因為無可救藥的生命不淘汰也不行。」(《北美巡迴講法》)我感到我對不起對我給予無限希望的那些生命,因為我的惰性及求安逸使他們失去了同化法的機會而被淘汰掉了。

我悟到之所以我出現睏是由於自己有很多的常人心,有很多的放不下的執著,它們就像活塞上的污垢,如果不清理,主意識就會被它所淹沒。只有時刻保持正念、多學法,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外來干擾,糾正自己一切不正的思想狀態,用最大的努力精進實修,才能做一個「配得上大法弟子稱號」的大法弟子。

以上幾例小故事是我個人在修煉中的修煉狀態,寫出來與同修共同精進,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