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被劫持在勞教所裏的老伴和同修們送經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8日】前些日子,我領著小孫子到某臭名昭著的勞教所探望因發真相材料而被非法判一年半勞教的老伴。和往次一樣,先到接待室登記,辦理登記的警察問我來看誰,當我回答看某某時,她用驚慌的眼光看著我,愣了好半天才問我:「你是煉法輪功的嗎?」一連問了幾遍,我沒答理,又問了一遍,於是我回答:「煉!」她說:「大隊長有話,不許你探望。」這時排隊的家屬們都看著我,我怕耽誤別人時間,只好退出隊伍,但一點兒也不慌,心想,先把經文保護好。

就這樣,第一輪探望的已去接見,我沒能進去;第二輪和第一輪一樣不給登記,又沒進去。這時我心想,只要能想辦法把經文送進去,見不見人無所謂。第三輪又去登記,結果還是不給登。我走出了接待室,一邊走一邊發正念:我是正法弟子,是最正的,一正壓百邪,一切邪惡的東西都別想阻攔我,一定能見到同修,一定能把經文送到同修手中,請師父加持。

這樣20分鐘後,我理直氣壯地第四次向登記處走去,這時那個下令的大隊長也來到此。我和小孫子齊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他的邪惡因素。小孫子看見他另外空間的身上有三條尾巴:狼尾巴、牛尾巴、兔尾巴,三個動物頭:狼頭、牛頭、兔頭。我倆一個意念過去,那些動物全化成了黑水,沒了。這時,那個大隊長看見了我,竟然笑著主動向我打招呼:「老太太,您來啦,孫子也來啦!」我高聲回答:「哎,來啦!」當時我感到頭腦空空的,真是頂天立地。登記員馬上給我辦理登記。那天,我是最後一個登記,也是最後一輪去接見。當排隊向勞教所裏走時,我淚流滿面,心中想起了師父的話:「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北美巡迴講法》)就這樣,我終於堂堂正正地見到了老伴,安安全全地把師父的新經文《快講》、《清醒》送到了老伴手中。

由於第一次我和女兒(也修煉)去探望,在接見室立掌發正念時被那個大隊長看見了,於是每次去時,都要單獨為我們安排座位,前後左右都圍著警察,有站著的,有坐著的,大隊長每次親自監視。即便這樣,也沒能擋住大法弟子的智慧,我把師父春節以來的新經文(除幾本書以外)全部送入。

在修煉的路上,我始終記著師父的話:「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我還要繼續去勞教所探視,送經文,直到同修堂堂正正闖出魔窟為止。最後讓我們重溫師父的新經文《網在收》:

暴惡幾時狂
秋風已見涼
爛鬼心膽寒
末日看絕望

就寫到此,修煉層次有限,望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