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化險為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7日】我是大陸弟子,2001年下半年面對江氏的邪惡迫害,開始做真相資料工作,助師正法,救度世人。親身的實踐使自己體悟到:佛法是博大的,師尊的威德是無比的,只要弟子做到「以法為大」、正念正行,無論遇到甚麼樣的險境都能化險為夷,以下以自己親身經歷的幾件事,寫出來以激勵大家共同精進,迎接法正人間的到來。
(一)

2002年春季的一天,自己工作之餘正在辦公室看正見網資料,突然市610的幾個工作人員推門而入,自己因沒有思想準備,略有些緊張,但馬上鎮定下來了,讓他們坐到靠牆邊的座位上。這時正見網資料正放在桌子上,已經不方便收拾了,我心中加強正念:不讓邪惡之徒看見資料。他們其中的一人開始提出要找我的一個親友(也是大法弟子),要求我配合他們查找。我理智地拒絕了,並指出如果我按他們的要求做,對他們並不好。他們中的另一個人見我不配合,就發脾氣了,還說了一些威脅的話,我立即告訴他們,這樣做對他們更不好,其中一人因抽煙到放正見資料的桌子上按煙頭(因煙灰缸在桌子上)。我真捏了把汗,但仍儘量坦然地繼續發正念,這人按完煙頭好像沒在意似地就又回到了座位上,後來他們見和我談不出結果來,就說了幾句賭氣的話,很不滿意地走了。

(二)

2001年秋天的一天,我去外縣張貼真相資料,當還剩幾份時,我剛把一份資料貼到道旁的一根電線桿上,被一個騎摩托車的中年幹部模樣的人看見了,他當即把車停下看著我,並開始用手機打電話。我立刻警覺了,馬上換地方貼剩餘真相資料,並做迅速撤離的準備,這個人開始尾隨我,並繼續打電話。我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抓緊貼完了身上所有的真相資料。當時我所處的地形是一片平坦的剛收割完的莊稼地,沒有可隱身的地方,我向田地裏沒有便道的地方(摩托車不方便進入)快速走著,邊走邊發正念,逐漸遠離他並有意向接近公路的方向靠近,以便搭車。這時,我發現有幾個人在向跟蹤我的那個人的位置集中,我和他們相距只有一百多米,於是加速走到離田地最近的公路邊上,正好前方來了一輛長途客車,我一招手車立即停住了,我馬上上車,這客車隨即迅速啟動,急速地飛奔在公路上。我穩坐在車上,車開到了追蹤我的那個人的摩托車的道口,我看見追我的那個中年幹部和後來他找來的幾個人,眼巴巴地站在那裏,像幾個木人呆呆地佇立著。

(三)

2001年夏季的一天,我去城北貼真相資料,天有點陰,比預期提前做完了,在返回時天下起了小雨。我乘坐公共汽車,車上沒有幾個人,座位多數都空著,自己選了車上靠窗戶的座位,雙腿盤坐,邊休息邊慶幸自己今天一行的順利。誰知車剛走了不到20分鐘,在一個下坡處,我突然聽到一聲劇烈地撞響,自己不由自主地被從座位上彈了起來,雙盤的腿也不知是怎麼站到車廂的過道上,並感覺自己頭被車棚劃了一下,有點疼,熱乎乎的,我用手一摸,出血了。自己下車後才發現:自己乘坐的公汽被撞轉了180度,停在公路上,是被一輛貨車給追尾了,我坐的座位和車體被撞進50公分的一個大坑,好險哪!這時賣票員說:「這是交通事故,我的車不能走了,我截了個車給你送回去行不行?」我說:「可以。」就這樣我乘坐另一輛車回家了,一路上血一直在淌,已經擦完了半卷手紙。

到家後,我平靜地雙盤坐在地板上,想著讓血儘快止住,自己也感到事態的嚴重,這不是過關還業債,現在是正法時期,我在做正法的事,不應遇到這樣的險境,這是不應該存在的舊勢力強加的迫害,決不能認可,必須全盤否定它。這時我心升一念:師父啊,弟子不能走,正法還沒有結束,還有很多正法的事需要做呢,我要走師尊安排的正法之路!驟然間,我感到從全身到頭頂有一股能量衝過去了,我的心更平靜了,我讓愛人給我念了《轉法輪》第九講,後又聽一個小時的大法音樂,明顯感到血流慢了,後又用一塊口罩布把傷口墊緊,側身躺在床上。漸漸地血不淌了,全過程歷時3個多小時,雖流了很多血,但並未感覺太疼,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為自己承受。

第二天早晨,我照樣煉了靜功和發了正念,白天休息了一天,照常學法,晚上又煉了動功,第三天我就一切正常了,只不過走路時頭稍有些不舒服。

第5天,我又踏上了去城北的公汽繼續粘貼真相資料,半個月後頭部傷口痊癒,我愛人告訴我是一個一寸多長的口子,真是師父保護、大法神奇、不治而癒。

但是這次的頭部的意外傷害也使自己悟到這是另外空間的邪惡,鑽了自己出歡喜心的空子,要取我的性命。正法弟子無難,自己有了漏才給了邪惡欲毀大法弟子的機會,但大法是堅不可摧的,大法弟子是金剛不動的,任何破壞阻撓正法的邪惡下場是自取滅亡。大法弟子要時刻以法為師,堅定正念。「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一定要倍加珍惜,走好自己的路,為宇宙的歷史開創輝煌的未來,勇猛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