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大學同窗的信:把我的一些感受與你分享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三月一日】

七姐及家人:新年好!

衷心祝願你們全家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這個未來不是今生今世,而是生生世世!

多想能與你們把這件事情透透徹徹的說清楚,然而由於我的表達能力欠佳,擔心說不明白反而誤事,所以就打印了其他修煉人寫好的文章寄給你,讓你聽一聽另一種聲音。因為這類資料你們以前肯定很少見,甚至沒見過。我只是想讓你了解的多一些,全面一些,消除你的偏見和誤解,然後你再做出你的結論也不遲,這不但是給我們一次機會,同時是給你自己一次機會。我告訴你的一切都是事實,既然你是唯物主義者,那最該相信的就應是事實。

上次去你家,你的一句話使我久久不能忘記,你說像我這樣的人在你們那無法呆下去(言外之意是,我們煉功人的行為、思想會招致你們的不解、嘲笑甚至鄙視,所以會無地自容)。我感到非常傷心,不為自己的處境,而是為像你這樣的人們。這不是連好壞人都不分了嗎?我不想說我們怎樣的好,下面的這個例子我想應該說明一些問題:一天傍晚,在咱家鄉的一個小城市裏,有一人欲乘車去郊外,接連攔了幾個出租車人家都不願意去,後來有一個司機說:這麼晚了去那麼偏的地方,誰敢哪?除非你是煉法輪功的……

你之所以會有那種認識也不足為怪,這就是政府當權小人幾年來給你們灌輸謊言的結果。如果我不說出真相,你將被那些謊言帶入罪惡的深淵,真的,這決不是嚇唬你!即使是陌路人,我也要把真相告訴他,何況我們是多年的同學。

下面我就把我的一些感受與你分享,你耐心的讀下去就會發現我們的事與你們的認識相差太遠。

法輪功是佛家上乘的修煉方法,我們修心向善做好人中的好人。難道你能看出這與政治有甚麼關係嗎?誰要硬說我們會參與政治簡直就是對我們的玷污,政治中的功名利祿、爾虞我詐恰恰是任何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所不齒的。

請你看一看我們的師父是如何教導我們做人的吧:

做人

為名者氣恨終生
為利者六親不識
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慾
善修身積德一世

師父對我們要求非常嚴格,要我們修去所有常人心,諸如:妒嫉心、歡喜心、爭鬥心、顯示心……,按照真善忍的要求成為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我們這可不是像有些人表面口口聲聲「為人民服務」,而背地裏貪贓枉法、魚肉百姓。我們是真正地向這個方向邁進的修煉人。迫害快四年了,你知道有多少偉大的修煉人為了實踐這個目標前仆後繼,有的慘遭殺害,有的受盡凌辱(在看守所、勞教所裏關押的大法弟子沒有做人的權利和尊嚴),有的流離失所,有的被長期監視居住……。隨便找出一位真修的大法弟子,他的經歷都是一個可歌可泣的真實故事。我們不為別的,只為我們能有一個和平的煉功環境,恢復我們師父的清白,恢復大法的名譽。因為我們是修煉人,我們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所以就註定了我們反迫害的路上一切都是和平的,非暴力的,只有用我們的嘴和善心去訴說真相,去喚起人們的良知。

其實對任何邪惡的漠視就是對邪惡的縱容。一切事情的因由我們清清楚楚,不清楚不明白的是像你一樣的人們,如果你們片面的相信「一言堂」所言,在他們謊言的驅使下做了甚麼事,或者哪怕是心中認同,那也是助紂為虐,落井下石啊!如果到真相大顯的那一天,你們會發現自己曾經冤枉了那麼多好人,會是甚麼感覺呢?當年「四人幫」的那些追隨者,多數受到法律的制裁,輕者也是在良心的譴責下度日如年。難道誰還願意讓歷史的悲劇再重演嗎?

你真的相信無神論嗎?那麼你也相信「人能勝天」嘍?隨之你也會相信「人有多大膽兒,地有多大產」嗎?我感覺毛澤東時代好像是無神論的全盛時期,那時的人是何等狂妄,「畝產萬斤」、「30年趕英超美」……,現在誰看到不覺得是笑話呢?其實,人連風雨雷電都無法控制,把一切不明現象都歸於大自然的神奇,你想過沒有「大自然」是甚麼?他是不是高於人類?人類是不能為所欲為的,否則得到的將是大自然的懲罰──其實就是神的懲罰。

人類對宇宙的認識太膚淺了,就說太陽吧,人類認為它是一個火球,溫度高達多少多少,那是站在地球這個層次上看到的,然而這確是一個假象。很多有功能的人看到的那卻是一個清清涼涼的世界,你感到震驚嗎?修煉的路是很苦的,為甚麼我們會堅定地走下去,那就是因為很多修煉人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另外空間的玄妙與殊勝,看到了宇宙的真理。

現在的人都相信科學,人人也都知道牛頓──這個大科學家,經典物理學的奠基人。下面我就想說一個關於牛頓的故事:牛頓發現了萬有引力之後,他就根據他的計算,用金屬球做了一個太陽系的模型。牛頓有一個好朋友叫哈雷,就是發現哈雷彗星的那個人。他是個無神論者。有一次,哈雷到牛頓家裏去作客,他發現那個太陽系的模型很好玩兒,就問牛頓,這個模型是誰做的。牛頓回答說,沒有人設計和製造它,只不過是各種材料湊巧碰在一起而形成的。哈雷當然不信了,他說,無論如何必定有一人造它,並且還是位天才的人。牛頓就拍著哈雷的肩頭說:「這個模型雖然精巧,但比起真正的太陽系,實在算不得甚麼,你尚且相信一定有人製成它,難道比這個模型更精巧億萬倍的太陽系,豈不是應該有全能的神創造出來的嗎?」

你覺得牛頓的話是不是很值得思考呢?誰也不能說是人創造了宇宙吧?人總認為這一切都是自然的,卻不去想想為甚麼有這樣的自然?

很多無神論者都會說「誰也沒看到過神」,那麼人為甚麼看不見呢?我告訴你,就是因為人是很無能的。現在人都知道分子、原子、中子、質子……構成了物質。可是人如果不憑借顯微鏡人的眼睛能看到原子、中子、質子嗎?道理很簡單,那麼有沒有連顯微鏡都看不到的物質呢?想當年氣功在中國還可以名正言順地練的時候,中科院對很多氣功師都做過測定的:在一個特殊場的作用下,氣功師可以發出非常漂亮的輝光,而常人發出的卻很弱很小。這足以說明氣功師能發出能量是經過科學證實了的。所以中科院修煉的人很多,這些都是有記載的事實,可是現在誰敢把它拿出來公布呢?

另外,一個人之所以看不到神的原因就與人類的道德有關了。人類道德的敗壞也是人失去超常能力的主要原因。中國人都自稱是炎黃子孫,然而你知道嗎,三皇五帝個個都有神奇超凡的本領。上古時期民風淳樸,人們仰承甘露,俯吸醴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知樂生,不知惡死,過著一種完全順乎自然的生活。然而人類道德的敗壞是從兩千年前就開始了。孔子在晚年如是說:「鳳凰不再飛來,河圖不再出現,我也很久沒有夢到周公了,泰山啊,將要崩頹,梁柱啊,將要墜毀,聖人啊,將要枯萎了。」

其實人本不應該是這樣的,所以我們修煉的人就是要返本歸真,找回我們的本性。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哪一段沒有神的故事。雖然經不住歲月的沖刷,但那些尚存的古廟道觀向人們說明著甚麼,難道一切只是傳說?而且,無數的考古發現古代人在很多方面掌握著遠遠超出現代人類的科學技術,如果人總要以「眼見為實」來衡定一切,那麼我想等待他的也只有沒落了。

我所經歷的事情在眾多修煉人中肯定是微不足道,不足掛齒的。然而我畢竟是你了解的人,聽起來會更有說服力。我於前年底因為被迫害而被逼離家出走,我深知這是一條艱難的路。房子沒有了(曾花了6萬多元買的),一年的獎金沒了(近三萬),沒有了收入,還得租房子住,這些都算不了甚麼。最讓人難過的是單位人一遍又一遍地去騷擾我的家人,我難以想像每次他們去我家時我父母那悲傷的心情,每次一有人提到我,我媽都以淚洗面,她經過了多少不眠之夜啊!可是我一直不敢往家裏打一個電話(被監控),家鄉的人對我的不解甚至嘲笑使我父母在人前沒有顏面,怎麼也想不明白他們的原來引以為驕傲的孩子怎麼變得這麼「傻」?最近單位又去家裏一趟,告知我被單位開除,並限兩個月內將戶口遷出。開除是我意料之中的事,但我不明白是誰給了他們權力讓我把戶口遷出。而這一切是在我沒有觸犯任何所謂的法律的情況下發生的(暫且不管那些法律是否合理)。這也是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失」的一個例子。也曾有好心人讓我們「表面上說不煉,在家裏偷著煉」。我們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按「真善忍」修煉的人,怎麼能如此口是心非,做好人都要偷著做,這也太沒天理了!

我所受到的迫害只是千千萬萬個受害的修煉法輪功的人中最輕的一種,你總不相信政府當權小人會對我們如此狠毒,以後我會給你寄去一些迫害實例,讓你「見識一下」。你們每天沐浴在「國泰民安」、「祖國山河一片大好」的謊言聲中,對帷幕後面的情況無從知道,我們所受到的摧殘恐怕只有用「罄竹難書」來形容了。作為一個老百姓,你們的知情權被剝奪了,經過粉飾的謊言充斥著你們的耳目,使得一部份人看不清真實了。哎,我也是多說了,其實不管中國的經濟、政治如何都與我們修煉人無關,我們只求能安心修煉就行了,可是這也難如人願。而且我們也從沒有參與政治,更沒過要推翻誰的權力,只是政府中少數小人妄圖利用打倒法輪功達到它們個人的不可告人的私利,發動了這場迫害。其實這不僅僅是對修煉人的迫害,所有受到謊言矇蔽的人都是受害者,這一點是千真萬確的,以後你們會慢慢明白的。我師父說過:「悠悠萬事過眼煙雲 迷住常人心,茫茫天地為何而生 難倒眾生智。」(《大法破迷》)

要說的話很多,不知如何將他們貫穿起來,斟酌了很久才寫了這幾頁字,但仍覺意猶未盡,也不知你能否聽進去,姑且暫停吧。如你有甚麼看法,我很願意與你進一步交流。此致!

祝安好!

友 紅梅
2003年2月8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