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品學兼優的畢業生寫給中學老師的心裏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7日】

親愛的老師:

您好!我是一個您曾經教過的學生,我們的師生感情一直很好,我也一直很敬重您。因為在當今這個金錢至上的社會裏,像您這樣盡職盡責,為學生嘔心瀝血的老師已經不多了。我曾多次被您的敬業精神所感動。我相信您是一個善良的好人,只是被欺世的謊言所矇蔽。作為您的學生,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有責任也有義務向您──我敬愛的老師講清真相,去除掉您心中對法輪大法的誤解,使您認清這場針對無數好人的迫害是多麼的邪惡殘忍!請不要猜測我是誰,也請原諒我無法如實相告。我只希望您能抽出寶貴的時間將這封信看完,因為字字句句都是學生的肺腑之言!

老師,記得有一次上課您突然提到了法輪功問題。您說您的學生曾給您看過《轉法輪》,您只看了一半就沒再看了。您當時說了一些對大法不好的話。當時我聽了心裏很難過。也許您沒有想到,我這個在您和所有老師眼中都是品學兼優的好孩子,年年被評為「三好學生」,並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重點大學的學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99年4.25法輪功遭迫害之前,全國有一億人在修煉法輪功。不單單包括工人、農民、退休職工,還包括軍人、學生、高級知識分子、黨政官員、離退休老幹部。涉及到社會各個階層和領域。這樣一個龐大的群體的人,難道都愚昧無知嗎?尤其那些高級知識分子,他們中有北大、清華的博士後、碩士、教授,還有中科院的院士。他們在各自的研究領域都取得過成績,他們會輕易地相信甚麼違背科學、完全迷信的東西嗎?難道他們沒有思想、沒有頭腦嗎?在國外,法輪大法在60多個國家和地區弘傳,得到上千份褒獎。國外的法輪功學員中也有一部份人是各學科領域中的精英,他們走在尖端科學的前沿,具有睿智的頭腦,理性的思考,冷靜的分析,敏銳的洞察力,這種人會輕易的上當受騙嗎?當然不會!這說明《轉法輪》中有使他們信服的東西,那是甚麼呢?就是博大精深的法理!他揭示了宇宙、時空、人體之謎,第一次將造就宇宙中所有生命的根本大法──真、善、忍展現在世人面前。他從多角度、多層面揭示了許多人類苦苦探索的未解之謎,他決不是說教與唯心,而是一門真正的科學!一些科學巨人如牛頓、愛因斯坦,一生為人類的科學做出了許多豐功偉績,可卻在晚年對宗教情有獨鍾。因為他們發現自己畢生研究的東西, 包括許多未解之謎可以在宗教中找到答案,在宗教經典著作中也有過論述。

人不相信神的存在是因為人看不見神,而神不會因為人看不見就不存在了。就像人的眼睛看不到紅外線、紫外線,耳朵聽不到超聲、次聲,但人就能否認它們的存在嗎?在人還沒發明相關機器檢測到它們之前,它們已經客觀存在了,只是人還沒有認識到而已。一個真正理性、睿智的人,是頭腦開放的,而不是封閉的。他能接受一切新鮮的事物,而不是本能的產生排斥,否則科學也無法向前發展了。老師,即使您不相信《轉法輪》中說的,可憑心而論,那本書裏不都是教人如何做好人嗎?整本書都是讓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在修煉的過程中不斷放棄個人的利益,時時處處為別人著想,做到先他後我,無私無我。這是對提高國民素質和社會道德風尚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老師,我想您對中國近代史比我了解的全面細緻。建國以後,共產黨發動了一系列運動,從三反、五反到反右,從人民公社到大躍進,再到後來的文革。每一次運動都製造了無數冤假錯案,使許多無辜的群眾捲入其中深受其害,身心受到巨大摧殘。中華大地上演了一幕幕人間悲劇,使中華民族蒙受巨大災難。在文革中,許多老幹部受到衝擊。堂堂國家主席劉少奇竟在沒有經過調查,沒有經過法律程序的審判,甚至連憲法賦予他申訴的權利都沒有的情況下被打成大叛徒、大內奸、大工賊!可惜一部國家憲法卻連這個國家的元首都未能保護!這實在是號稱「依法治國」的中國最恥辱的一頁歷史!然而文革結束後劉少奇又被平反了。當時板上釘釘的「鐵案」就這樣輕而易舉地翻案了,一個國家主席被打倒又被扶起竟能如此地易如反掌!這一切僅僅是因為政治的需要。

現在中華大地又上演了血腥的一幕,那就是對一億多法輪功學員的瘋狂鎮壓。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政治流氓集團採取先定罪,後取證、立法的卑劣手段,將一億多善良的民眾推向政府對立面。然後大打出手,利用國家宣傳機器進行鋪天蓋地的邪惡宣傳,造謠惑眾,煽動民眾的仇恨心理,還炮製出「1400例」、「天安門自焚案」、「傅怡彬殺人案」等一系列醜劇嫁禍法輪功。只要稍動腦子我們就會發現其中漏洞百出。假設「1400例」都是真的,與一億人的龐大基數相比,其死亡率僅為千分之0.014,遠遠低於全國年平均死亡率千分之6.8。這只能證明法輪功有祛病健身、延年益壽的神奇功效。更何況這1400例中絕大多數都是新聞媒體為了完成任務而製造的虛假新聞。在「天安門自焚案」中,當王進東坐在那裏被燒得黑糊糊的,他兩腿中間盛過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居然完好無損,就像道具般擺在那裏,生怕人們不知道他是用汽油自焚的。當劉葆榮喝了滿滿一瓶汽油後,非但沒住院搶救,卻還能精神飽滿的在電視上揭批法輪功!眾所周知,汽油中含有碳氫化合物等有毒物質,喝少了會使人中毒,喝多了會致人死亡,而她卻像喝可樂一般甚麼事也沒有!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在自焚現場,五、六名警察拿著滅火器往著火的人身上噴。在短短的不到一分鐘時間裏,在空曠的天安門廣場,這些警察哪來的這麼多滅火器?還有先進的滅火毯?說是從警車上拿的,普通的巡邏車又不是消防車,配備那麼多滅火器幹嘛?難道他們早知道將發生甚麼事,事先準備好的嗎?還有那個博得無數人同情的小女孩劉思影,她居然在氣管切開並插管呼吸的情況下短時間內就能聲音洪亮地唱歌、吐字清楚地說話,簡直創造了醫學史上的奇蹟!「傅怡彬殺人案」更是荒唐至極,將一個精神病人說成是法輪功學員進行栽贓陷害,掩蓋法輪功不許殺生的事實,愚弄民眾。可見中央電視台造假手段的低劣。假的終歸是假的,即使它再偽裝也無法變成真的。

法輪功學員從鎮壓一開始就被剝奪了說話的權利。他們有冤無處訴,去信訪辦上訪往往是門還沒進就被抓上警車。萬般無奈下他們來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喊口號表達自己的心聲,卻遭到更殘酷的鎮壓。江澤民曾多次下令對法輪功要「十一前消滅」,「三個月內鏟除」,「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法輪功打死白打,算自殺」。他甚至喪心病狂的下令在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可以開槍射擊!公安部還密令打死法輪功學員「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據不完全統計,三年多來有1600多人被虐待致死,數十萬人被投入監獄,數百上千的人被強行送入精神病院。在監獄裏,大法弟子遭受著各種酷刑折磨,電擊、上夾棍、老虎凳、炮烙、竹籤子……,女學員更是遭受非人的折磨。河北廊坊市公安局接到上級密令,要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女學員採取各種手段來強迫她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與實踐,包括肉體上的折磨、羞辱。如果還達不到目的,就讓其從肉體上消失,對外則嚴密封鎖消息或宣稱因病而死或自殺。馬三家勞教所把十八名女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北京前門派出所所長強姦法輪功女學員,北京清河看守所的警察經常踢打、用電棍電擊女學員的下身,一名女學員在北京當街被警察強姦……,罪惡罄竹難書!無盡的酷刑折磨只為了一個目的,讓你放棄真、善、忍,讓你從此不再做個好人!

當我們面對對真、善、忍修煉者的殘酷迫害時,我們還能繼續保持沉默嗎?我們不該去制止嗎?在美國波士頓猶太人屠殺紀念碑上,銘刻著一位叫馬丁﹒尼莫拉的德國新教牧師留下的發人深省的短詩。尼莫拉曾是納粹的受害者,他在懺悔自己的道德污點時寫下的這首詩同樣適用於今天的情形:「在德國,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是新教教徒;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多麼沉痛的懺悔!可是一切都晚了,人已身陷納粹集中營了。面對邪惡做「看客」就等於同謀!對此,愛因斯坦留下了一句千古不滅的名言:「在長時期內,我對社會上那些我認為是非常惡劣和不幸的情況公開發表意見,對它們沉默就會使我覺得是在犯同謀罪。」當那些「非常惡劣和不幸的情況」發生時,正是我們一次又一次的沉默助長了這種惡劣氣燄,使惡行得以在人間肆無忌憚。有位作家對文革前後國人的人性做了精闢的論述:「在文革期間,正該是站起來(仗義執言)的時候,每一位公民卻都跪了下去(屈從於強權與迫害);在文革結束後,正該是跪下去(反思與懺悔面對強權與迫害的沉默)的時候,每一位公民卻都站了起來(控訴與鳴冤)。」文革結束後,全國人民齊聲控訴「四人幫」,把所有責任都歸於「四人幫」,卻很少人能像尼莫拉那樣反思一下自己面對迫害、面對罪惡的所作所為。面對罪惡整個民族都曾做過「看客」。

老師,當我含淚寫完這封信的時候,我只希望您能不再被欺世的謊言所矇蔽,不再對法輪功和大法弟子存有偏見和誤解。無數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用節衣縮食積攢下的錢印製真相資料,就是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能支持正義,在歷史的緊要關頭做出正確的抉擇!他們中的很多人已經為此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面對殘酷的迫害和巨大的壓力,他們不畏強暴,敢於捍衛真理,敢說真話,這就是真!他們為了眾生捨盡一切,本著慈悲善念講清真相,這就是善!他們忍辱負重,在承受巨大痛苦的同時還不忘救度眾生,這就是忍!他們和平理性的抗爭更反襯出江澤民之流的邪惡殘暴!

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正法,自古邪不壓正,正義終歸要得以伸張!老師,不管您信仰甚麼,為了您生命的永遠,請不要反對真、善、忍,因為這是人的基本本性。請將真相告訴您的家人和親朋好友,使更多的人得救。法輪大法會帶給所有善良的人一個前所未有的美好未來!衷心地祝福您闔家歡樂,幸福如意!

關心您的學生
2002年10月28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