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化放心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19日】前言

幾個月前,一個分別了七年的老朋友聽說我還在煉法輪功,嚇得他馬上勸說我放棄修煉,因電話交流不便,我中斷了談話。他一直耿耿於懷,昨天,他居然千里迢迢趕回來。他下火車時,已是夜半,很多人去接他,我們沒有談話的機會,我悄悄地給他留下了一封信。

第二天早晨我去看他,不知他是怎樣想的,就與他聊了起來。可是沒等我說幾句話,他立刻把話題一轉說:「聽說你煉法輪功,我都給嚇死了,於是準備了千言萬語,昨天見到你,就想一口氣兒地說出來,勸你別煉了,可一轉身,發現你已經走了!我無可奈何地打開你的信,反反復復地讀了多遍,徹夜未眠!現在我只想說兩句話:1、看到你的狀態,我不但放心了,而且非常非常高興,和我想像的簡直是天壤之別!2、信中李老師的話說得實在是太好了,我怎麼能夠馬上看到李老師的原文!……」一個多麼渴望了解真相的有緣人啊!我止不住流下了熱淚……。

現在,我把這封信發表出來。

朋友:

一切還好嗎?

又是一個春天來了!多麼奢望能有那麼一小段的時間,我們能夠守望著藍天、白雲,守望著碧野、叢林,和丁香花的芬芳,靜靜地感受──風裊娜地滑過鼻尖、靜靜地傾聽布谷鳥脆鳴後曠野的清寂,和那一聲獨到而欣慰的嘆息。

人太容易滿足了,滿足到能和老朋友們說句話就高興了!

人又太不容易滿足了,得到的名利永遠也只是短暫的逗號,接下來,依舊是無盡的焦慮和奔忙、無盡的憂怨和哀傷……

我們為甚麼要來到這個世上,人生路是自己選擇的嗎?人們都說自己是命運的主宰,其實又能主宰甚麼呢,你能決定自己的生辰嗎?能選擇自己的父母、決定自己的性別嗎?冥冥之中,是怎樣的一種定數呢?

我珍惜生命,因為我曾經從死亡線上掙扎回來!

那一年,我開了一家小工廠,生意本來不錯,資金周轉得挺好,拮据的生活剛剛開始好轉,可我卻病倒了,診斷是肺結核。按說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病,我住院了。打針治療到第十天,產生了過敏反應,高燒40度不退,在醫院裏煎熬了3天,雙目充血已經睜不開了,甚麼藥都用不進去了,醫生讓我愛人把我接回家聽天由命吧,並且說如果藥物能夠漸漸起作用還有生的希望,但是眼睛是肯定保不住了!那些日子,我就飄忽在有與無、夢與醒、生與死的邊緣。常常看見已故的姥姥,穿著黑色的大襟棉襖,來到床邊拉起我就走,到了一扇大黑鐵門前,她一下子就沒影了,剩下我自己,怎麼敲門也不開,當時的我,似乎還清醒,想喊喊不出,想動動不了,使勁掙扎回過神的時候,已經一身汗濕,亦或感到自己是一綹游絲,心被甩開很遠,很久才能回來,那種感覺,今天想來還心有餘悸!又過了半個多月,我漸漸退燒了,眼睛也好起來了,然而,我卻甚麼藥都不敢再用了,手無縛雞之力、咳血!那時孩子還小,為避免牽累父母親,我沒有告訴任何人,只是自己承受著。因為愛人的工作很忙,也沒時間在醫院、單位、孩子之間奔忙,況且對不負責任的醫院也心灰意冷,我們只好回家了。

在家休養了一陣兒,稍能支撐時,我就上班了。只是常常虛脫、咳血!經常暈倒。我是好勝心很強的,眼巴巴看著工作不能做,看著家務活不能幹,簡直生不如死!只是丟不下年幼的孩子!

後來一個朋友建議我去煉法輪功,開始我並不信,可是看見許多同事的身體健康起來,我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去學了,煉了。從此,沒有再吃過一粒藥。不知不覺中,渾身有勁了。後來,我的膽囊炎、胃病、眼睛結膜炎等也都不翼而飛了!再後來,就是你看到的紅光滿面,笑逐顏開的我!

我不是忘恩負義的人,是法輪大法救了我,讓我重又燃起生命火燄,在人家被誤解被圍攻時,我居然連一句真話都不敢說,能行嗎?假如別人誹謗你,我也一定會勇敢地站出來,向他們說清你是好人,即使挨打或承受更大的打擊,不是嗎!

在做人上,我曾經也憤憤不平,在單位,很多事看不順眼,總感覺似乎工作都讓自己做了,待遇都給別人佔了;在家裏,也常常抱怨自己做得多,付出的多,得到的少,感覺吃虧的總是我!心裏總是委屈。

修煉以後,我整個人徹底改變了:我不再愛生氣,因為我知道我周圍所發生的所有事情都不是無緣無故的,我珍視緣份,善待身邊的每一個人。比如和婆婆相處,她是一家之主──主政家務一生,怎麼才能與她友好相處呢?她和天下所有的母親一樣,含辛茹苦,無論怎樣的怪脾氣,都是為了兒女好,我們只有回報她的義務。她也很孤獨,需要與人溝通,我就常常坐在她的床邊,一邊幫她纏毛線,一邊聊聊家裏值得高興的事,或淡化一些讓她煩惱的事,讓她有所安慰和寄託,讓她感到我是她的依靠,只要有我在,就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讓她能踏踏實實地生活。其實,老人們是非常容易滿足的,給她買件新衣,她會高興許多天;幫她洗洗衣服梳梳頭,她會感到溫暖就瀰漫在身邊,隨處可得,你就能時時看到她的笑臉,聽到她哼唱古老的俄羅斯民歌。

和任何人相處都一樣,只要自己不自私,處處為對方著想,為了他(她)的幸福和快樂著想,而自己想做的,並且能做到的,就是付出!那麼,誰與你相處會不幸福呢!

修煉的人是幸福的,因為他們高尚和無私,不要用你的想像去衡量,因為你不在其中,你根本無法想像他們有多麼好!如果說你對我還認可的話,那麼,他們都和我一樣,甚至更好!

我越來越多地摒棄人的劣根性,讓自己越來越無私,心應該是清澈透明的,身應該是晶盈剔透的,腳步應該是歡快愉悅的,與你攜手,應該是相互尊敬的,你說這是多麼美好啊!

有很多話想告訴你,可是總沒有機會。但有些話要是再不對你說,將令我後悔終生!我們曾經一起奮鬥過,爭吵過,歡笑過,同甘共苦過,你很善良,也很坦誠,具有良好的品德,我真心希望你和家人能平安,快樂地生活。

李老師說「我今天就單講這個緣。甚麼是緣?過去我也解釋過這個問題。修煉界一再強調這個緣份緣份,這個緣怎麼構成的?其實我告訴大家,我們在修煉界講的緣,那就不能夠在一個短的歷史時期說得清。它要超越人的一生,甚至於幾生,甚至於更長時間。這緣份它是不斷的。為甚麼不斷呢?因為剛才我講了還業的問題,說到怎麼看人的生命,看一個生命要看他的生命整體,卻不能看他的一生。就像你睡覺一樣,今天和昨天你不承認昨天是你啦,那不行!所以他的緣要牽扯到很長時間。好東西可以繼承,壞東西也可以繼承。那麼也就是說,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這個東西也不斷。一般人講的緣哪,大多數是講的這個親緣,也就是講夫妻之緣。這個講得比較多。其實這個夫妻之緣我過去講過,這常人中的事情,因為講緣嘛我談到它。它怎麼促成的呢?往往大多數都是這樣的:這個人前一世對那個人有恩,那個人無以為報,前一世也許官很小、也許很窮。他受他的恩惠很大,他就心裏想著報答,那麼也可能促成夫妻之緣。那麼也有的人前一世愛慕他,或者兩個人都愛慕,可是沒有那個緣不能夠成為一家,那麼就能促成來世的夫妻之緣。因為人的願望很主要,你想要甚麼,你想幹甚麼,你說我想修佛,那麼佛可能就會幫你。為甚麼呢?這一念太珍貴了,這麼苦的環境下你想修佛。那麼人想要當魔也阻擋不了,他就一味地幹壞事你怎麼阻擋?你說它也不聽,就幹。所以人的這個願望是很主要的。

另外還有甚麼親朋好友啊,學生弟子啊,還有人與人之間的恩怨結成的這個緣,都能促成你成為一家,或者是一個群體,在社會上發生著社會的聯繫,使這個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恩怨得以回報。這都是緣,都是指這個。它不是一世來的,也許是幾世的或者是上一世的,這是指的這種情況。我們還發現,因為有這樣一個關係,就是人在這一生當中有他的恩恩怨怨,有他的親朋好友,有他的妻子兒女等等等等,那麼很可能這一個群體就有恩怨存在。對他好,對他不好啊,他要回報他呀,那麼這些東西就會促成下一世的群體轉生。但是他不是一起來的、大家一塊兒轉生,不是。來在世上早晚不等,有年歲大的年歲小的,反正是這一個人群當中它會發生著一些聯繫,先後轉生來的。不是一個群體或無緣的,與你無關的你會發現走在街上,好像是與世隔絕的人,與他好像是沒有任何關係。你也會發現有這樣的人,好像你們是兩路人。這就不是你這個群體來的,與他沒有任何因緣關係。所以往往轉生來的時候都是一個群體,先後不同時間來的。有當父母的,有當兒女的,有當朋友的,有當仇人的,有當恩人的。我剛才講緣就是這個。

當然修煉的也跑不出這種緣。因為你要修煉嘛,一個人修煉,過去講一個人修煉祖上都積德了,都要受益。不是說你這修煉了,你修成佛了,他們罪業可以不還,都當佛,這可不行。就是說你在修煉的時候知道你這一世得法,可能你周圍的人有你的親人轉生的,可能有恩恩怨怨的這些人你要讓他們得法,可能促成這樣一種關係。當然這個修煉不講親情,不講親情那麼他就打開這個侷限,獨修或單傳的,他要自己去選人、挑人,過去歷代都是這樣修。普度就是我們今天講的這個緣。我談到的這個緣哪,與我們在座的是有關係的。很可能你是有緣得法的,那麼這個緣是怎麼促成的呢?這裏邊很多人是來得法的、有目的來的,還可能有親朋好友、各代弟子也可能是其他緣份所致,不過修煉可不講常人之情,沒有這個東西。我經常講我說有人是來得法的,那麼可能過去都發過這樣的願,自己要來吃這個苦得這個法,也有這樣的因素在裏邊。所以我經常講,我說不要因為一時這一世的錯念影響這次得法,那你將永遠後悔都彌補不了。事實上我看基本上這個緣份這根線牽得很牢,都沒有落下,都在得法。只是在精進程度上不一樣。」(《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

神明和因果,是客觀存在,無論人承認與否。現在世界上有50多個國家上億人在學大法,是因為這是高層次的修佛大法,是高德大法,而不是普通的氣功。誣蔑大法就是謗佛,將要遭惡報。有機會多向家人和朋友們講清真相,多幫助大法做事,那將福報無限!當真相給人類顯現時,不相信的人是沒有改正的機會的,那將何等痛悔啊,因為那就好比你此生做了所有其他無足輕重的事,卻唯獨沒來得及做你一生本來最珍視和最需要做的那一件事!

請想一想今天的世界為甚麼會有這樣的事!千載難逢啊!正像你總想把最珍視的東西送給我一樣,我把最珍貴的一切告訴你。你是一個有頭腦的人,為甚麼不讀一讀《轉法輪》,不帶任何觀念地分析一下,為甚麼會有一億人在煉!人生苦短,更不能在這短短的生命中為了你的私,參與那些不敢公諸於世的邪惡迫害,如果是那樣,等待迫害者的,就是在漫長地獄中,一筆一筆地去償還所有迫害時造下的一切罪惡,那才是永遠的悲慘哪!只要能心存善念,多幫助大法,會福報無限,千萬不能做江澤民等歹徒的殉葬品!真誠地希望你和家人能夠獲得真正的幸福,好人終會有好報。

墜機、沉船、洪水、沙暴、火災、蟲災、瘟疫這些災難是偶然的嗎?老人們說善有善報,那些對大法行惡的人的面臨的報應,是可怕的!

我們不會殺生,連動物都不殺,書中明白地寫著,不許殺生,真正修煉的人都是這麼做的,可他們編造血案和自焚來煽動大眾的仇恨,以前的7年當中為甚麼就沒有這樣的事,為甚麼在海外沒有這樣的事?他們製造血案來污衊,你要不加分析,也跟著說壞話,結果遭殃的是自己。但願您以後不要再看那些焦點謊談了,他們哪裏在說真話,只能坑害人。

請仔細看看天象,想想今天正在發生著的事,能沒有一點感覺嗎?我不是膚淺的人,我不輕易附和,這是我用生命感受到、體驗到的,這是真實的。

即使你不完全明白,也不要敵視大法,畢竟你是大法弟子的朋友,你也是應該得福報的。

百年修得同船渡!我們同事朋友十幾年,是前世修來的,不是簡簡單單的緣促成的,不知是歷盡多少艱難才走到一起的,況且,你一直都對我那麼好,我應該回報你啊!人生百年之後,更漫長的生命要去向何處,我不告訴你真相,我們不是白白朋友一場了嗎?

今夜,在這寂靜的夜晚,窗外忽又下起大雨,面對昏黃的孤燈,聽不到你侃侃而談的聲音,時間在我們中間靜靜地流淌,和著我娓娓道來的低語。可能有些話我沒說明白,但是牽掛朋友的心你一定是能夠明白的!你能真正明白了,我就放心了,只要不對大法不敬,就一定有機會看到真相到來的一天!那時你會感激我,雖然我不指望,但我一定得對得起和我真誠朋友一場的你。

珍惜你,我惦念已久的老朋友,盡我所能。

一個永遠關注你、關懷你的老朋友

***********

並附寓言一則:螞蟻

螞蟻們正在陽光下忙碌著,小多多蹲下來看螞蟻,影子遮住了陽光。群蟻大驚:是甚麼遮住了陽光?

螞蟻甲:好像是一種龐大無比的生命,會不會是傳說中有一種比螞蟻高級無數倍的高級生命,叫做人。
螞蟻乙:是有這麼一種傳說,無數年了。

群蟻們議論紛紛。也有不信的,最大理由就是「看不見、摸不著,眼見為實耳聞為虛。要真有人的話,你們有本事找個人來我瞅瞅,我看見就相信,看不見當然就不信。」但有「人」存在的傳說還是在蟻穴中廣為流傳。消息傳到蟻王耳朵裏,蟻王勃然大怒:「甚麼!有甚麼生命能超過我至高無上的蟻王。」於是在全蟻穴範圍內開展了一次講科學,反對迷信的大規模宣傳活動。

無奈,關於人的傳說已深入蟻心,無法被宣傳改變。蟻王得知,瘋狂叫囂:「我就不信『無人論』戰勝不了『有人論』。給我從小螞蟻灌教起來。」全蟻穴內相信有人存在的螞蟻必須在他們的生命與信仰間做出選擇,小螞蟻必須在畢業考試時通過「人好,還是蟻王好」的答卷。

小多多起身走了。後來一不小心,蟻王被人踩死了,可憐受矇蔽的螞蟻大眾還是搞不懂到底發生了甚麼,還在想天下到底有沒有一種叫做「人」的生命存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