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父母:理解是對兒子的真正關愛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1日】導讀:作者是一名國營企業職工。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1999年「7.20」以後,因到國務院信訪辦向國家領導人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被判勞教。在教養院期間,他以自己幾年來親身的感受,以及1999年「7.20」以後在教養院期間被殘酷迫害的真實經歷,用清晰的道理和真情實感向自己的父母,歷述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因上訪和向世人講清真相而被中國江氏集團殘酷迫害的事實,並澄清了諸多真相。

*****

思念的爸爸媽媽:

你們好!兒子希望無論如何你們能耐心地將這封信看完,無論我的觀點和你們的觀點發生多麼激烈的衝突,也希望你們能冷靜。如果你們真的很生氣,那麼一定要以保重身體為先。我希望媽媽一定不要瞞著爸爸,讓爸爸看看這封信。兒子先在這裏謝謝你們了!做兒子的是真心地想為你們好,請理解我的一片苦心吧!

將近一年沒辦法跟你們通信了,心中非常掛念,不知你們身體怎麼樣了?本來江集團說這個月讓接見,結果到頭來又不讓見。花70多元辦了接見證又不讓見,難道我們沒有接見親人的權利嗎?難道人權在某些人的意志下,就是可以隨便踐踏嗎?有的家屬來接見,他們也要搜身,真不知道是誰給了他們這麼大的權力。其實,對於接見這個事,我也很矛盾。惡人們逼大法弟子的親屬說誣蔑法輪功的話,否則就見不到自己的親人。這是逼著你們對大法犯罪,這是兒子最不願看到的事。可是,如果不見你們,想著白髮蒼蒼的老人失望的眼神,兒子的心怎能不痛?可從這件事上,你們應當看清到底誰是無情的?發動迫害的獨裁者才真的人性全無啊!現在,這些事都歸「610」管,「610」的權力凌駕於公安、法院和檢察院,無人能夠制約,它可以說是今日中國法律的一個怪胎。

由於不能見面,心中有千言萬語也無處訴說,每當想到媽媽千里迢迢的跑來,又失望地回去,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樣難受。就連我們隊長也看不慣他們的所作所為。十月份,媽媽來了不讓見,隊長找到大隊提意見,說老母親那麼遠地跑來,讓見一下又能怎麼了?結果第二天來的人就讓見了,可以說是借了媽媽的光。當然,對法輪功的迫害,你們兒子所經歷的一切,我想任何一個理智的人都會看出這是這一場殘酷的迫害造成的,你們都六十歲的人了,在人世間經歷了無數的風風雨雨,無數的世態炎涼。你們知道政治迫害的殘酷,知道當權者為了一己私慾可以毫無人性。當權者所用的手段完全是顛倒黑白,造謠誣陷。歷史到了一定時期,一定會有一個公正的結論。

為甚麼在這麼大的壓力面前,我不肯放棄?就是因為我看到媒體上批判法輪功的一切言論都是栽贓,對法輪功所做的一切都是手段,你們、還有許多善良的老百姓,為甚麼對法輪功心存敵意?就是因為你們偏聽偏信了他們的一面之詞。你們對法輪功缺乏正面的了解,人家說甚麼你們信甚麼,在我的眼裏就不同了,我一眼就可以看出他們在顛倒黑白,因為我對法輪功有深刻的了解,對這些修煉人有深刻的了解。即使在鎮壓日漸升級的今天,大法弟子用的還是最和平、非暴力的方式,走的是最正的一條路。

學了大法後,誰給我送禮,我都不會要,實在推不掉,我會上交領導,幹工作不會挑三揀四,與人為善,在利益面前我不去爭,不抽煙、不喝酒,誰不說我好?大法弟子都是這樣的人,何罪之有?法輪功是當今世上唯一的一塊淨土。

我們隊長剛接手的時候很兇,他以為法輪功就像電視上宣傳的那樣,可是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他發現這些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而且文化層次很高,我們班一半以上是本科學歷,全大隊還有研究生、博士生、教授、大老闆、還有老警察(今天司法系統的領導都是他的學生),真正的了解之後,他全變了,處處維護著我們。他盼著我們能早日平反回家。

爸、媽,外人都能認識到這一點,你們為甚麼卻總要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呢?我是多麼盼望能得到你們的理解呀!父母為我的付出我全都看在眼裏,我也是無以為報的。可你們對大法不理解,我就會非常痛心,我無法遵照你們的意思,違背自己的良心去說去做,覺得如果我做一個那樣的人,我會一輩子陷於痛苦和自責之中,生不如死,這也是我為甚麼不肯放棄信仰的原因。

你們認為我是被人騙了,難道教人做好人也是騙人嗎?法輪功沒有任何政治訴求,只是要求一個修煉的環境,於人於己有利無害。今天你們對大法的誤解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當權者對人民的欺騙和對大法的打壓。舉個例子說,一個人拿著財寶在路上走,被壞人搶了,可是人們不去譴責壞人,卻去責怪那個好人不小心,這不是顛倒是非了嗎?何為因、何為果呢?在法輪功這個問題上,很多中國人就是這樣的想法,面對強大的國家機器覺得自己太弱小了,無能為力,你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任何的傷害,你們寧可以身替之,你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自己的兒子放棄。

但是,不論你們承不承認這是一種信仰,這件事牽扯了上億的人,中國當權者對法輪功的鎮壓在國際上造成了巨大的惡劣影響,至今仍有無計其數善良、無辜的人被非法關押,幾百人被迫害致死,這麼一件大事的發生,不應該理智地思考和對待嗎?難道不合當權者的心意就可以想打就打,想殺就殺嗎?任何時候我們都沒反過政府,我們只是希望他們停止這種錯誤的行為,何必這麼勞民傷財、禍國殃民呢?而且這件事不同於歷史上任何一件事,多去了解一下就會知道很多真相,我們太無辜了。

爸爸媽媽,這件大事的發生,我們有選擇的權利。在巨難面前怎麼做是自己說了算,求一時的安逸,恐怕要永遠的後悔,爸爸媽媽,一切迫害都是強加的,歷朝歷代做好人都不會錯,我只希望你們知道你們的兒子是個好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符合法律的,他們這樣對待我們是不公平的,僅此而已,如果你們能這樣認識這個問題,我覺得很高興。

爸爸,法輪功有二十幾本書,講了很多的道理,可你連一本都沒看完,就因為所講的和你幾十年因接受的XX黨宣傳而形成的無神論的觀念相抵觸,就看都不想再看。信神或不信神是人的自由,這是全世界都認可的人的基本權利,當聽到你說我的思想變成這樣你很痛苦時,我非常震驚,我無法理解你在這件事上的固執和武斷,我很失望。全世界有將近七十億人,我看資料說佛教徒有三億,基督徒有十九億。世界上大部份人信神,你有今天的認識是因為你所受到的教育和所處的社會環境造成的。如果你是一個西方人,而不信神,那麼在他們的國家你的認識就是很奇怪的。人不信神,沒道德約束,就甚麼都敢幹。

我只希望你能寬容地對待我的選擇,不要在江集團對我們進行迫害的同時,再因為你的不理解令我痛心。江ΧΧ這麼做有它險惡的用心,而你們所做的是在割開的傷口上又撒了一把鹽,爸爸你知道嗎?我這麼說希望爸爸不要生氣,我學法這麼些年了,我何嘗有不孝順你的時候,對你們無情無義了呢?是先有因還是先有果?難道在迫害面前選擇逃避,跟你們回家才是好的嗎?我不想面臨這樣的抉擇,我不想傷害我的親人,可這件事發生了,而我又想堂堂正正地像一個人一樣地活著,我想不是我要傷害你們,也不是你們要傷害我,痛苦來源於這場迫害,攤上了,就應該堅強地抵制迫害,爸爸,法輪功講的是對親人、對誰都一樣好,對自己親人更要好,哪說要對親人冷酷地不理不睬呢?我不希望你因為這件事就不認你的兒子,就要把我的房子賣掉,就對小蘭一家人恨之入骨,就覺得在人前抬不起頭來,我已經二十幾歲了,路是我自己選擇的,不要把怨氣發到別人身上,誰又能左右我的思想呢?

在中國要打倒誰,要鎮壓誰,哪怕是國家主席,三天就完了。可我們經歷了三年多的迫害了,我一直以來不想也不敢把我的遭遇講給你們,怕你們擔心,你們即使知道我在教養院被迫害除了傷心又能怎麼樣呢?多少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親屬都是上告無門,沒有哪一個律師敢接法輪功的案子。今天我就把真相講給你們。以前法輪功學員被分散在各個大隊,通過高強度的體力勞動逼迫這些人放棄修煉。撿豆撿到深夜3點,1500包豆一個人碼垛,小車不倒就是不停地推(推磚土)。法輪功學員被集中後(3.19),用電棍、老虎凳的酷刑強行逼迫大家放棄修煉,不放棄就往死裏打。老虎凳碼到24塊床板時,連綁腿的皮帶都崩斷了,衣服扒光綁在床上,潑上涼水用電棍電,水電乾了再潑,電棍沒電了插上電源接著幹,最多時十幾根電棍一起電;用膠皮棒子打得臀部和腿全黑了,生疥瘡的受刑時血竄起多高,有的吊在窗欄杆上毒打,用烤燈烤屁股,一直把肉都烤熟;打一桶水,把頭按進桶裏嗆水;腿雙盤上,然後用繩子綁住,一綁一宿;把嘴堵上,鼻孔裏插2根煙捲;強迫灌酒,不喝用木板撬嘴往裏灌,嘴被撬破,血流滿身;用皮帶把眼睛綁上,嘴裏塞上破拖布,臭襪子,用繩子勒住,手腳全綁上,然後毆打……聽說在馬三家教養院有的幹活累得昏死過去。有的法輪功學員背上被打得都生了蛆,一脫衣服,蛆就往下直掉。堅強不屈的人又被送入嚴管班,一天只允許上兩次廁所(有的老人被逼得大小便失禁);幹活幹到半夜12點,早晨4點就起床,從70歲的老人到20歲的小伙無一人倖免,經常能聽到大法弟子受刑時的慘叫,那時這裏就是這樣的魔窟、人間地獄。多少人一提起那個時候,就眼淚止不住地流。還有許多,惡警們還將電棍插到學員的肛門裏。後期有絕食等的就送去嚴管,一天二十四小時,用手銬銬在床上,叫三塊板,頭一塊,屁股一塊,腳一塊,有的人被銬快一年了。

當然強制轉化已經過去了,現在情況越來越好轉,這些也不是你們兒子經歷的,我們經歷的叫4.11,一到大隊就由兩個四防押著到各班感受氣氛,所有被轉化的人站著罵一句話(罵師父罵大法),隊長四防如兇神惡煞氣氛緊張得令人窒息。然後讓學員跪在地上,一跪幾個小時,吃了晚飯接著跪,動手打,最後惱羞成怒,一個個拖上去用電棍過,在強大的精神壓力下,在往上拖時,我向邪惡屈服了。這就是你們看到的我的「轉化」,所以我告訴你們一切等我回家再說吧!當我看到你們給那些兇手鞠躬,流著淚表示感謝時,知道我心裏是甚麼滋味嗎?也許你們為我後來的醒悟痛苦,可如果你們也有同樣的經歷的話,你們就會知道誰正誰邪了。知道嗎?折磨完了我們,還管我們要錦旗,還逼著我們為他們唱讚歌,多邪惡呀!但是,法輪功學員即使面對這麼殘酷的折磨,我們沒一個還手,沒一個罵他們的。

我後來為甚麼醒悟呢?是因為陸陸續續有幾個人失去了生命,有被活活打死的,我知道的2001年就死了五個人,逼瘋了一個,還有被打殘廢的,更多的人是遍體鱗傷。兇手們也許以為迫害會永遠持續下去呢!他們的計劃是安排了很長一段時間,甚麼時候下最後的毒手都有安排,當大家醒悟後,重新修煉後,他們的工作「成績」全沒了,灰溜溜地陸續被調離了大隊,而教養院院長和司法局局長卻虛偽的說他們不知道這裏發生的一切,怎麼能不知道?他們天天在這蹲點。王軍(臭名昭著,暴行累累的打人兇手)收拾完新收的,連軸轉要對嚴管的下手的時候,局長半夜時12點開車來,告訴他,「別再動手了,死人了(女隊)。」他們清清楚楚地知道他們的所作所為是在踐踏國法。真的要追究責任時,他們就要丟車保帥,這裏太黑暗了,很多人都不配稱為人。

將這些真、善、忍的善良百姓迫害致死這種行為不是喪盡天良嗎?如果在這樣的大是大非面前都麻木不仁,那麼無論對國家還是個人而言不都是極其危險的嗎?再說那個「轉化」,往哪轉吶?勞教人員抽煙、喝酒、打人、罵人、滿嘴污言穢語,喪盡人格,為一己之私不惜踩著別人的屍體往上爬的卑鄙小人,要把人轉化成他們那樣的人嗎?

這還是在人的表面所表現出來的變異和道德的下滑。我們的修煉講開天目,(其實,這些特異功能已經被科技界證實是客觀存在的。)開天目的同修看到,當人被「轉化」後,另外空間的身體的肉一塊塊地掉。最後都變成骷髏了,有的手都變成了魔爪,由一個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操縱著,整個人在表面空間類似精神病症狀,其實已經完全不是原來那個人了。

在我們班就有兩個開天目的,每天都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遇到了甚麼邪惡,是怎麼將它們清除的,還有兩個能元神離體的,也就是元神能脫開這個身體進入另外的空間。這些年這種有功能的人我遇到很多,並不覺得奇怪。你們從不接觸這些,可能並不理解。我只是強調放棄修煉對一個生命是真正的傷害,比人世間的殺人還要惡毒凶殘,害的是一個生命的永遠,其實還遠不止這些。

我一再強調,千萬要冷靜地對待我們這些修煉人。其實宇宙正處在正法時期,也就是宇宙中的生命都偏離了法,宇宙的主佛要正法重新開創眾生生存的環境,要救度眾生。其實一個生命只想著自己圓滿,就絕不會圓滿,是為了救別人,所承受的一切痛苦,其實都是為了別人,因為一些人不理解,卻冷漠、麻木地看待我們。大法弟子講真相是希望法正人間時,眾生能夠因為沒有對大法犯罪而不被淘汰。

有些別有用心的人說法輪功講世界末日,講宇宙大爆炸,真可笑。在大法的書中找不到一句這樣的話,未來有幾十億人要得法修煉呢。確實,大法的法理中講了善惡有報的天理。但那些不好的生命,尤其是一定要淘汰的。如果你們對這件事沒有一個正確的認識,兒子怎麼能不擔心?不要看到打壓在一步步升級就灰心,因為邪惡越到最後越瘋狂,這也是到了最後的表現了。如果說邪惡原來是一棵樹,那現在就只剩最後一片樹葉了,也就是說法正人間已不遠了。在這之前一切眾生皆有機會認識大法,都在重新擺放位置。

我的解教報告已經打了,再有一個多月我就可以回家跟你們相見了,我想也到了該講的時候了。這兩年你們一封信也沒給我寫過,也不讓我往家裏寫信,我想你們是怕別人看到覺得抬不起頭。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一個好人被迫害本來就是侵犯人權的,親人又不理解,其實不論壞人們怎麼迫害都是邪惡對大法與修煉人的迫害。爸爸媽媽,無論怎麼邪惡都有結束的那一天。看看這幾十年的歷史,在難中的時候,誰相信風雨一定會過去,太陽會重新露出笑臉呢?可這一切又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一定會發生的。關鍵是看自己能不能堂堂正正地做個堅定的好人,不要悲觀失望,被眼前的假相嚇倒,人的一生也不可能都一帆風順、無災無難的。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也終有結束的一天!兒子只盼你們能對大法有個正確的認識和對我的理解。

本來只想講我們是怎樣做好人,又是怎樣被殘酷地慘無人道地迫害。其實大法對生命的要求也就是這些,不需要誰做甚麼,不需要誰去說甚麼,只要能有認同真善忍的一念,認識到這是一場惡人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是無辜的,就足矣了,就可以走過法正人間時被淘汰的危險。

爸爸媽媽,你們為我付出的一切兒子都沒有忘記,你們為了給我買房子,卻賣掉了自己的房子,為了老實的兒子不被判刑、為了幼小的孫女,大冬天的見到那些警察就下跪,可你們卻不知道,這場災難是誰造成的?而你們卻去求那些助紂為虐的人。爸爸媽媽,當你們流淚的時候,我又何嘗不是淚流滿襟啊?誰是鐵石心腸呢?可憐天下父母心啊!沒有這場對修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就不會有這場親人的骨肉分離了!

記得當我上北京被戴著手銬押解回來時,正好遇上你們上北京找我沒找到失望地回來,火車上偶然地相遇讓你們在車廂外哭了一宿。爸媽,你們想一想,我按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為我們受到的不公正對待而上訪,何罪之有啊?

希望有機會讓妹妹也看一看這封信,請她原諒,她結婚、生孩子,我都不能回去,請妹妹理解吧!你們是我的親人,是我尊敬的人。我們之間不應該互相傷害,一切都歸罪於邪惡的謊言,欺騙了無辜的世人,我師父要挽救世人,而邪惡卻把世人往地獄裏拽,誰正誰邪難道還不是一目了然嗎?無論我受到多麼不公正的對待,我走得正行得正,無怨無悔,只是不能膝前盡孝,不能撫養孩子,就請爸爸媽媽多費心了。相信有一天你們會明白,你們有一個在大法中修煉的兒子,這是多麼大的福分啊!那時已沒有語言感謝我的師父了!

別不多敘,祝爸爸媽媽身體健康

愛你們的兒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