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龍山教養院的伙食問題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12日】我於2001年4月末被綁架到瀋陽龍山教養院,被非法判處一年教養。在這裏,我親身經歷了教養院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僅從伙食一方面,就可見其迫害的一斑。

從外觀上看,教養院周圍環境的衛生條件還可以。但是吃飯的時候,到食堂一看,就發現不是那麼回事了,相當不衛生。做飯的都是一些男普教,渾身上下沒有一點乾淨的地方,那個手上的污垢能有一層,那個水池子一會有水、一會沒水,黃的、髒的簡直讓人發嘔。有一天吃早飯,我拿起一苞米麵餅子,吃了兩口,發現又苦又粘,可能苞米麵發霉了,還沒做熟,我簡直嚥不下去。我拿著沒熟的大餅子看了看,發了一會呆,突然站起身分開人群往外走,同修們都問我,「趙姨,你幹甚麼去?」我說,「我找警察去,我問問他們,他們能吃,我就能吃。」很多同修都拽著我,不讓我出去找他們,她們怕我吃虧,和我說,「60多歲的不就你一個,我們就是來吃苦的。」我說,「我們沒有罪,是[舊勢力]他們強加給我們的,我要問問他們這裏是渣滓洞、還是白公館,我們是甚麼犯人?我們做錯了甚麼?」惡警們聽見了,也沒敢進來,我故意放大了聲音,讓他們聽見。

到了夏天,每個房間都有鬧肚子的。很長時間了,你好了,她拉,她好了,又有人拉。我們法輪功學員中,有一個叫李大夫的,過去在防疫站工作過,她明白是伙食的問題,能說出很多的道理來。她找到了警察和他們據理力爭,一直談到下半夜2點多鐘,警察們最終答應換法輪功學員做飯,從此,我們可算吃上乾淨的飯菜。

從這個事實我體悟到:這些事都是舊勢力的安排,我們不能聽他們的安排,我們要跟師父走,在法上認識法,在法中走自己修煉的路。我自己有沒有漏?有沒有正念正行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師父說,「修得執著無一漏才能圓滿哪!」(《修煉不是政治》)我看到,現在每天還有學員被抓進去,邪惡還在迫害我們,我們要問自己:你是不是還有漏的地方被邪惡鑽了空子?有沒有正念正行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我舉個例子,我們瀋陽有個同修,她表現得非常好,被抓走後關在馬三家勞教所十五個月,堅強不屈,受盡了魔難和迫害,沒有供出一個人和資料點,表現得非常好。邪惡見她這樣,也就不管她了,就放出來了。回來以後她抓緊工作,印資料散傳單。但是,我們的同修非常「崇拜」她,好幾個資料點都聽她的,這時她的心就出來了。後來,她又被抓了,暴露了好幾個資料點和很多大法弟子。大家想一想:如果我們沒有執著心和沒有漏能給舊勢力迫害的藉口嗎?如果我們不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那不就是按舊勢力安排的走嗎?所以我們必須在法上認識法,走正自己的路,我悟到:現在我們每過一天,都要回頭看一看,自己有沒有漏,這可不是小事。師父說過:「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