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會:也談否定舊勢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5日】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知道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那麼到底怎麼才算真正地否定舊勢力呢?學習了師父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後對這個問題有了更深的理解。師父講:「……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原來真正的否定舊勢力是不承認舊勢力的本身呀!就是腦子中根本沒有舊勢力這個概念。只要是符合法的就去做。

因為舊勢力為了迫害大法層層都做了安排,破除一層,還有一層,一直破到底。我們自身不是也耗在其中嗎?我們的使命是助師正法,不是為了破除舊勢力,和舊勢力玩遊戲。我記得某城市看守所中關了很多大法弟子,開始那些惡警對大法弟子很兇,不讓煉功,不讓學法,後來大家悟到要開創學法煉功的環境,之後邪惡終於同意大法弟子們在看守所中煉功,把收走的大法書也還回來了,集體學法也不管了,說只要不去北京上訪就行,一段時間後,大家突然悟到,這不是邪惡的又一種迷魂藥嗎?我們的使命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不是為了到看守所中開創甚麼學法煉功環境來的。大家悟到了,很快陸續被釋放了。

這件事對我的啟發比較大。是啊!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根本就不承認邪惡的任何安排,也不允許舊勢力這個概念在我們思想中存在。只要是在法中正悟的、只要是能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我們就去做,根本不管你舊勢力怎麼安排。「舊的勢力不管它們怎麼安排,隨它們安排好了,但是最後做這件事時絕不能按照它們的要求做。」(《北美巡迴講法》)我們助師正法的正念正行都是來源於大法的,不能隨著任何舊勢力的安排有任何思想上的波動,思想上的任何波動都是沒有走出舊勢力的安排,都會干擾我們的正念正行。

我在單位向同事講真相,發給她們光盤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他們也在向常人傳遞著光盤,講述著真相。我單位是個有60多人的私人企業,人際關係非常複雜。一天,同事告知我,領導知道你煉法輪功了,有人向領導彙報了,恐怕下一步要動你的工作了。另一位同事告訴我:聽領導講,要把你的工作轉給別人。我聽到這消息後內心非常平靜。我在想:單位的大部份同事都明白真相了,向幾位領導講真相,平時還真沒有這樣的機會呢,也許這是他們明白真相的唯一機會吧!至於單位讓我走與留這並不重要。「個人修煉中的情況,已經不能和正法相比。」(《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我能不能繼續留在單位工作又算得了甚麼呢?面對單位非常複雜的工作環境,甚至聽到單位可能調查我的背景等等(因為我上過網,當地公安曾來我工作所在的城市找我四天)。我沒有動任何念頭,沒有想領導要如何對待我,想他們如何如何都是對生命的不負責任,甚至都沒有想:這是邪惡的干擾,我要清除它,不能讓它迫害我的工作。(因為我的工作是維持生活的唯一保障)。我認為這樣想都是有漏的,非得保住我的工作才算是破除了邪惡的安排了嗎?救度眾生才是根本呀!

師父講:「我們在煉功的時候,你不想好事,也不要想壞事,最好是甚麼也不想。」《轉法輪》第五講)「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理解你想好的,想不好的,都是不好的。舊勢力就是想讓我們按照它的安排想下去,甚至給你演化出你期望出現的結果,從而干擾正法。我們對大法是堅如磐石的信,只要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就是符合正法此時對我們的要求。就是在否定舊勢力。至於出現任何結果並不重要。領導知道我煉功,這本身就是真相,因為我工作兢兢業業,有始有終,認真負責。這不就是對媒體宣傳的否定嗎?

其結果出乎我的意料,領導在知道我是大法弟子的情況下,把我推選為單位2002年度六名先進工作者之一,紅榜表彰,配戴紅花,發紅包,發證書。事後領導對我說:煉法輪功的對,身體好沒問題,回家隨便煉,我信的就是你這個人。沒有人能夠取代你在公司的勤儉,你是大家的榜樣,在工作中大家要向你看齊,在信仰方面有要迴避的地方直接講,單位一律開綠燈。」

在這件事上,我始終沒有想舊勢力會如何安排,我要如何破除等。我就在想如何按照正法對我們此時的要求去做,去救度眾生。「你們的正念,你們所做的一切,都從法中來……」(《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你的思想中全是法,是慈悲,法給予你的能量才是最正的。才是最好的破除邪惡的安排。思想中沒有舊勢力的概念,舊勢力就沒有在你的空間場中存在的理由。如果所有的大法弟子思想中都沒有舊勢力,那舊勢力就在宇宙中徹底地不存在了。讓我們多學法,徹底從舊勢力的安排中走出來,走好正法路上的每一步。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