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正法精英」現象的一點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2日】看了明慧網2003年1月9日一篇文章後很有感觸,特別是文中提到了「正法精英」現象,先不討論這種說法是否合適,但這種現象在大陸很多地區確實存在,有的地區還非常嚴重。對這些被認為是「正法精英」的弟子,我覺得他們真偉大。但是從大法的整體角度上來看,大法的主體──所有的大法弟子如果都是精英,就不會存在這種說法和概念,而這種現象一旦出現了,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應該向內找一找是甚麼原因促成了這種現象。

各地區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中有一個很普遍的現象:一開始這些大法弟子在法的認識上和心性上都比較強,能力也很大,於是逐漸地各種各樣的事情都落到了他們肩上(很多事情大家都可以做,但由於「等、靠」思想,或認為他們做得更好而不想自己去突破,不去主動承擔,等等),他們逐漸的越來越忙,沒有時間學法、煉功,最後他們被迫害,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

事情發生了,大家又在由於被迫害而形成的一些固有觀念(這些觀念很多都是由於這場迫害的存在才形成的,而這些觀念的本身正是舊勢力對大法弟子冠冕堂皇地進行迫害的理由,它本身也是舊勢力的安排,沒有正念和善)中一味地替被迫害的學員找原因(向外找、找別人),而很多原因都是表面現象,甚至這些同修的一個個執著有漏都是被舊勢力安排好了的(有時由於我們整體上做不好,我們成了這些安排中的一個棋子,促成了這些事的發生),這些都不是事情的根本原因。如果我們認識不到那些根本原因,我們的分析和思考也只能是陷在具體的事情中左衝右突,不識廬山真面目,反而被一些表面現象逐步侷限了自己的行為。只有當我們真正找到了這些事情的根本原因,我們才能站在一個新的高度上俯瞰這一切,勢如破竹,這時再來分析那些表面原因才是對法的圓融。

找一找出事了的同修有哪些執著和漏被邪惡鑽了空子,這是被直接迫害了的大法弟子絕對應該做的,但這不是沒有直接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所應該過分關注的,因為修煉人不是別人的評論員,遇到問題都應該想到和自己的不足有關。很多的同修出事都是由於我們整體有漏造成的。我個人體悟邪惡對大法的整體進行破壞的根本原因之一是因為我們整體上在法上不成熟,而我們每個人組成了這個整體。

舊宇宙從來都是成住壞滅的,師父沒正法前誰都不知道新宇宙會成住不滅。舊宇宙是一茬一茬的毀滅,然後又一茬一茬的再造、更新、直到毀滅,所以舊勢力在歷史上它們也安排了在正法中有這樣的因素存在,就像大法弟子一批批的走出來,在他們走向成熟的時候由於種種原因他們被迫害,又有新的大法弟子走出來,組建新的資料點,走向成熟,有的又被迫害,又有新的弟子走出來……我知道在大陸很多地區都存在這種現象,大法弟子的前仆後繼就像一朝一代在歷史上上演,像不同的天體大穹的眾生在正法中一一表現,不同的大法弟子帶來了不同的正法方式以及資料點的不同組建運作方式。而那些走向成熟的同修被迫害的表面行為原因是舊勢力安排給常人看的表面原因,被迫害的同修的執著和有漏是舊勢力安排給大法弟子看的表面原因,也是舊勢力安排其他大法弟子走向成熟所做的鋪墊,它們都不是根本原因。當然這種歷史的安排只是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一種原因,還有大法弟子的正念等因素,沒有模式,不能一概而論。在正法中這些舊勢力的安排上演了,說同修的被迫害和我們整體有漏有直接原因是因為我們不成熟,舊勢力的安排表面上是為了我們的成熟,其實是為了反對正法。如果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做好,舊勢力對緊跟正法進程的大法弟子的迫害就不會存在。

由此我想到,在迫害已經發生並持續了三年的今天,我們大法弟子的整體提高,也就是每個大法弟子在法上的不斷精進,每個大法弟子在做正法工作過程中心性的不斷自我提高,每個大法弟子作為整體中的一員對其他同修的善念和負責態度等等,就不是一個可以不重視的問題,更不能以自己要「走自己的路」而長期掩蓋個人的執著,因為整體提高事關大局,直接關係到我們整體上如何更好地突破舊勢力安排。完全超出了個人修煉的範疇。

我個人體悟邪惡對大法的整體進行破壞的另一個根本原因是因為我們還是不同程度的缺乏整體觀念。在這方面我有著深刻的教訓。前幾個月前我們這兒的負責人等出了事,剛開始我還能對他們發正念,後來就逐漸的淡漠了,甚至因為不接觸他們,表面上他們也不做大法工作了而忽視了他們也是正法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思想中的整體概念根本就沒有了那些被長期關押的弟子。後來做了個夢點醒了我:在夢中,一個層次很高很高的舊勢力要和我們這兒的大法弟子決鬥,這是必須的,幾個大法弟子上去試了試都沒能打敗那個舊勢力,於是我們這兒的負責人就毅然決然地上去了,只不過我們這兒的負責人選擇了地下為決鬥場所,在那兒一對一決戰,戰鬥極其慘烈,我們這兒的負責人至少歷經七次復活最終戰勝了邪惡。醒來後我很震驚,勞教所等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是邪惡勢力的黑窩,大法弟子不能依靠別人的恩賜把大法弟子放出來,不迴避,不繞過,而是堂堂正正地浴血奮戰踏出來,這顯然是最艱苦的正法,也不是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做到的,也許在歷史上這些大法弟子為了法而選擇了最艱難的路,但是我們卻把他們忘了,甚至不能用正念對待他們在勞教所的一些表現……

在整體的概念上,我不知道有多少大法弟子像我一樣曾經有過這樣的教訓,也不知道有多少大法弟子正在經歷這樣的教訓,但就我自己而言,不是一時的而是堅實的整體觀念還很欠缺,需要在堅實的實修中真正的在理性上昇華。

我想被同修當作「正法精英」的大法弟子也應該找一找自己的原因。(一)學法、講真相、發正念是渾然一體的,是正法的完整的方法和概念,缺一不可,不可偏廢,應該圓融的處理好。(二)師父在《聖者》中說:「其人賦天命於世間、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懷大志而拘小節,博法理可破謎,濟世度人而功自豐。」我個人認為對大法弟子的要求是一條比一條高,其中「濟世度人而功自豐」一條,就大法弟子的功德而言在「濟世度人」中會無求而自得,但就決定大法弟子層次高低的功力而言必須靠大法弟子自己在修煉中紮紮實實的提高,決不能把工作代替了修煉。(三)很多大法弟子在正法工作中、在反迫害中獨當一面、一臂擎天,有的已經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很偉大。但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是以法為師,大法的師父只有一個,在大法中誰都不可能一臂擎天,誰都不可能在法之上,所有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必須清晰自己的整體概念從而促進整體提高而不是僅僅依靠自己的力量。我對被當作「正法精英」的大法弟子無限敬仰,但我真不願看到這種現象。所有的大法弟子應該都在正法的努力中不知不覺地起到精英的作用。

個人體悟,僅供參考,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