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突然遭遇惡警時應正念制止對方的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5日】在大法弟子加大力度講真相救眾生的過程中,由於舊勢力執意地要對大法弟子進行所謂的「考驗」,所以講真相中經常可能出現與惡警遭遇的突發情況。對此,如何在法上認識並用正念對待,用正念制止惡警犯罪行為的實施,最終避免迫害大法弟子事件的發生,讓對方遭限時現世報以少作惡,是當前每個大法弟子都必須面對和正確處理的問題。

師父在對《甚麼是真正的善》一文的評註中指出:「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與過去的個人修煉是不同的。在面對無理的傷害、在面對對大法的迫害、在面對強加給我們的不公時,是不能像以往個人修煉那樣對待、一概地接受,因為大法弟子目前處在正法時期。如果不是我們個人的執著與錯誤而出現的問題,那一定是邪惡在干擾、在幹壞事。」我們在單獨或小範圍集體做真相時,在過程的自始至終,首先必須從根本上歸正我們的思想和行為,努力達到正念正行,至關重要。首先清除周圍環境存在的邪惡因素,消除各種怕心、不穩定心、好大喜功心及各種做事心理,要想到我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最神聖的事,是在捍衛宇宙的真理,是履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使命,任何邪惡休想動我分毫。正念正行,堅不可摧,一切不正的因素都將在我們強大的正念場中解體。同時,在人的這個空間,把過程中的各種事宜安排得體,消除一切不利因素,即使之符合世間的理。

即使這樣,如果心性不完全到位或其它紕漏,舊勢力執意干擾和破壞的所謂「考驗」,仍可能發生。正如師父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的,「大家知道,這個邪惡它看到了自己要被清除的時候也是極其囂張的。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那麼一旦迫害突然發生如突然遭遇惡警時,我們應該如何面對呢?我認為在任何情況下都決不配合邪惡的命令、要求和指使,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基本態度。邪惡怎麼能指使和左右神呢?我們救度眾生的大善之舉怎麼能被邪惡隨便干擾和破壞呢?換言之,舊勢力執意進行的所謂「考驗」,邪惡操控世人進行破壞,從根本上講,都是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犯罪。因此,不能讓邪惡犯罪意圖得逞。把思想定在法上,思想上沒有任何怕心和可能被抓的念頭,用慈悲和智慧去應對瞬間萬變的情況。因為邪惡的任何所謂「考驗」都是針對人心的,一個不動,就制萬動,我心不動,邪惡又怎奈我何!心念及此,邪惡也就不再存在「考驗」的理由了,因為師父的法身無處不在,法光籠罩一切,瀰漫一切,我們的心性達到標準時,一切不正的東西都將解體。在此正念下,我們具體怎麼做都是正確的。比如我們可以給惡警講真相,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道理。如果勸善不能夠制止犯罪,那麼我們就可以運用神通定住惡人等。在運用神通的問題上,一定要按照師父在《甚麼是功能》經文中講的那樣去做,按照老師的原話原意去做,這就能更好地展現大法的威力。如果由於心態不穩,還不能制止或完全制止邪惡繼續犯罪,我們也可以採用人的辦法擺脫惡警的糾纏。只要保持正念正行,我們就完全可以駕馭整個事件的過程。

我之所以寫此文,是因為最近屢屢出現我所認識的同修在講真相中遭遇惡警的情況。正反兩方面的教訓極為深刻。比如國慶節前夕,一同修晚11點在縣城胡同內書寫大法標語,恰恰遇到一個酒後回家的警察。此警察起先惡意糾纏並進行恫嚇,同修發正念除惡,首先用慈悲與善心制止了警察打移動電話報警的企圖,接著告訴他,「我是個好人,在做天地間最好的事,最神聖的事,你們警察的任何迫害都會遭報應,甚至危及你自己的生命和連累你自己的家庭!」幹警被震住了,乖乖地聽同修講了一個多小時的真相。最後說,「你快寫吧,我就當沒看見」。相反,還是國慶節這天,五位同修凌晨2點去發真相資料,大約4點鐘光景突然遭遇3個巡夜惡警。一惡警開始同男同修糾纏,另兩個惡警每人同時抓著兩個女同修的衣袖。男同修正念除惡,機智走脫。四個女同修一動不動,完全被邪惡鑽了空子,結果全部被抓,遭到殘酷迫害。還有一同修大白天在一派出所附近發真相資料,遇一惡警糾纏。在勸善無效的情況下,果斷擺脫糾纏向路旁一塊玉米地跑去。後來,該派出所集中一些幹警無論怎麼折騰,就是找不到人,最終大法弟子在師父呵護和加持下安全脫險。

在邪惡表現極其猖狂的地方和地區,大法弟子要堅定地從法上否定一切舊勢力安排。同時也要敢於破除舊勢力執意強加給大法弟子的所謂「考驗」。發生了,我們運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正行及神通智慧制止邪惡破壞,制止任何針對大法弟子的犯罪企圖和行為,至關重要。這是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在法理上認清並正確處置的問題。我們堅定地用正念正行清除這種執意地邪惡「考驗」,使之瓦解和破產,就是從法上否定舊勢力安排的具體體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