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強大的正念安排自己正法修煉、救度眾生的時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4日】近日,與同修交流時,得知有的同修最近一段時間工作上的事情特別多,以致於必須中午加班才能完成,工作負荷的增加,佔用了正法修煉的時間,也造成身體非常疲勞,影響到了午夜12點全世界大法弟子發正念。我認為這決不是師父的安排,因為正法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時間已經很緊迫了,師父怎麼會安排如此多的工作量來佔用我們寶貴的正法時間呢?這肯定是邪惡的干擾,必須用正念鏟除。

師父給我們安排的工作環境是用來修煉的,是用工作中的便利條件來更好地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而不是單純為了工作而工作,這個主次要分清。同修講當工作時好像甚麼都忘記了,只想把工作做好,這很讓人敬佩,但是仔細地從法上一想,覺得有點不對勁,作為大法弟子來講,總覺得有點陷入繁忙的工作事務之中而不可自拔、被工作牽著走的感覺。

通過學法我們知道,在做任何事情的時候,大法弟子都要以法為大,目前宇宙在正法,我們與師父正法同在,助師世間行,任何其他事情都是圍繞著正法的需要而存在的。當然,這並不是說大法弟子就不需要工作了,正相反我們不但要工作,還要把工作做好,但必須擺好工作和正法講清真相的關係,因為做好工作也是我們在人間圓融大法、為完成我們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服務的。我們應該時刻不要忘記自己正法的責任,大法弟子是人間這台戲的主角,不能跟在其它的事情後面被牽著走,反而弄得無法去做最需要我們做的正法工作。我們的史前大願只有靠我們自己主動突破種種障礙和干擾才能得以實現。

目前在國內國外還有很多被謊言矇蔽的世人,需要我們去講清真相,還有我們的自身修煉提高,這一切都需要時間,多一些時間就意味能多救一些眾生。在工作中我們要擠時間,在生活中我們要擠時間,還要排除邪惡的干擾與破壞,不讓舊勢力鑽空子,有的時候覺得有很多事情在等著我們去做,可就是沒有時間怎麼辦?我覺得我們應該用自己的「正念」去要時間、重新安排時間,也就是使用佛法神通來如意安排自己的工作、生活與正法時間。

我比較重視發正念,盡一切可能做到整點發正念,並在發正念時加上 「清除干擾破壞我正法,佔用我寶貴正法時間的一切邪惡」一念,清除一切用干擾我們正常工作這種形式來佔用正法時間的邪惡。比如,在工作中我經常遇到這種情況,當我需要複印工作中所用的資料時,複印機在別人印材料時都很好,一輪到我複印就卡紙,馬上意識到這是邪惡的干擾,我立即默念正法口訣,真是立竿見影,複印機又開始正常工作了。由此我悟到,邪惡無孔不入,雖然是在工作中出現的事情,也應時刻用正念去對待。實際上這也是邪惡的一種干擾形式,在工作製造困難來佔用我們寶貴的正法時間。

每天堅持煉功、學法、整點發正念、全面閱讀明慧文章已成了我每天的必修功課,如果要到外地出差,這幾件事情勢必受到影響,所以我經常發正念調整,結果去年一年中只有一次外地出差,本來需要三天時間,通過發正念只在外地呆一天就回來了,而一道去的同事卻呆了四天才回來,工作也並沒有耽誤。有時領導布置的工作任務,在常人看來都是需要花費很多時間才能完成的,並且還要經過好幾層領導審定的。每當遇到這種事情,我就針對這項工作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我完成某某工作的邪惡,決不允許用這件事情來佔用我寶貴的正法時間」,結果總是用最快的時間完成,並順利地通過了層層領導的審批,基本沒有反對意見,在別人看來這項工作做得還很好,同時也證明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有兩次安排我給單位一把手(此人是教授,總覺得自己的水平高)寫大會發言材料,這位一把手有個習慣,喜歡咬文嚼字,審稿時甚至於一個字一個字地摳,力爭達到最完美,他還要求寫材料的人陪著他一道改,到了交材料截止日期的前一天必定要熬個通宵,從改到上交材料往往要花半個月時間,而且上級領導還要審,不符合要求還要打回來改。凡是給他寫材料的人,都被拖得疲憊不堪,所以單位的同事最害怕給他寫稿子。我想既然安排我來寫,那我就把這個工作做好,而且相信一定能寫好,因為大法弟子的思想境界是遠遠高於常人的,用高層次的理(大法的法理)指導常人的工作,那結果永遠都是最好的。表現在常人社會中,就是大法弟子說的話、寫出的文章,常人覺得很有哲理性,無論做何種工作都能取得好的效果和好的成績,因為我們是在運用大法賦予我們的智慧在做,這就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區別,這也是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做到的,但絕不允許浪費我們寶貴的正法時間。因此我又發正念「清除這件事背後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不允許各級領導用改稿子這種形式佔用我寶貴的正法時間」,結果當我寫好要交給他審稿時,他「及時」地出差了,到了開會時才「及時」回來,如此等等,上級領導也沒有打回來再改。雖然單位一把手沒有親自審稿,但在作大會發言時,他對別人說寫得還不錯呢!辦公室的同事們覺得這兩次的事情很奇怪,他們親眼看著我寫每篇材料只用一個上午的時間,不像別人那樣,花了一兩個星期寫的材料,最後到了領導還要來回改幾遍,就對我說你怎麼比別人運氣都好,不但沒花很多時間而且這麼順利通過,認為我的工作能力比較強。

藉這機會我又向他洪法(由於以前我經常向辦公室同事介紹大法法理,日積月累奠定了一定的基礎)。我說我不允許用這件事情無謂地浪費時間,每個大法弟子的智慧都是超常的,而且都是有功能的,這不是虛無縹渺的事,而是發生在身邊的現實,我們是在運用功能做事,大法是超常的科學及修煉大法帶來的一些美好、神奇的事情,他們都能接受。向他們解釋在當前大陸這麼嚴酷的環境下,大法弟子為甚麼不能放棄修煉,因為每個大法弟子都是帶著使命到人間來,修煉的好壞決定著龐大天體中的生命的好與壞、去與留。如果放棄修煉,這些龐大天體的生命會被淘汰。雖然他們一時無法完全理解,但表示我們修煉人這樣做一定有道理的。我個人體會到如果常人做一件事情,需用三小時的時間,大法弟子則需要在一小時或更短的時間做完,這樣我們才能有更多地時間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更好地救度眾生。

在生活中,我也時時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破壞我正法修煉的生活環境的一切邪惡,不允許邪惡利用破壞我生活環境中的物品來佔用寶貴的正法時間」,基本上家庭物品沒有出現不正常情況。一個月前的一天電視機出現了偏色,我愛人說找人來修修吧,我想要是找人來修會浪費很多時間,不想浪費時間,就在發正念時加上一念,結果第二天電視機就恢復到正常狀態。最近一天,我愛人(不修煉)突然覺得腰很疼,有時都直不起腰來。因為一人煉功全家受益,自從我煉功以來,我愛人身體一直很好,為甚麼這時會出現這種情況呢?我覺得這又是邪惡干擾的一種形式,企圖通過迫害我愛人的身體來達到干擾破壞我正法、佔用我正法時間的目的。我又發正念,鏟除這樣一種干擾。後來我愛人到醫院專門做了全面檢查,結果一切身體正常。由於我比較重視發正念,遇到問題用正念對待,雖然要工作,還要帶孩子(因愛人經常出差,幾乎照顧不到家,孩子幼兒園的接送都是我一個人做)、買菜燒飯、做家務,但仍然有充足的時間用來學法煉功、到整點發正念,做講清真相的事情。

還有去年9月初的一天早上,我發現辦公桌上放了一張電影票,一問原來是市裏放映誹謗大法的影片,下文件要求各單位都要去看。再有半個小時就到放映時間了,我就坐下來發正念,不允許我單位的任何人去看,並請師父加持。過了十五分鐘工會主席到每個辦公室去問大家去不去,說這是政治任務你們都不去嗎?再不去時間就來不及了,結果沒有一個人去。工會主席一看大家都不去,他說本來他就不想去看這種電影,是上邊硬壓下來的,一看大家都不願意去,他也不去了。到了放映時間,我特意到每個辦公室轉了轉,真是沒有一個去看這場誹謗電影。下午4點鐘的我到駕駛班辦事時發現辦公桌上有幾張4:30分的電影票,原來是為保證上班所有的人員都能去看電影而又不影響工作,是分兩批看。我立即回辦公室發正念,不允許單位任何人去看。到了4:30我又特意到每個辦公室看看問問,確實沒有人去看。

師父說「那個毒藥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讓它毒了,它做不到。所以從這一點上看,我們對邪惡的勢力,包括常人那些迫害大法的惡人不要抱任何幻想。」(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對干擾迫害大法弟子,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我們一定要用正念清除。當我們正念強大時,那些邪惡真的甚麼都不是,還不夠小指頭捻的。

以上是與同修交流時的一些體會,同修鼓勵我寫出來與大家交流。我覺得與其他同修相比自己做得不是很好,離師父的要求差距很大,不想寫。況且自己從沒寫過心得體會,不知道如何寫。但我最喜歡看別人的心得體會,後來意識這是一種私心,只想獲取不想付出。就克服了自己的懶惰思想,寫了這篇體會,我是想到那裏寫到那裏,有點雜亂無章的感覺,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