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8日】

(一) 矛盾

已是晚上七點多鐘了,說好了要到我母親家吃晚飯,而且也來電話催了,可丈夫接了電話,一點走的意思都沒有,仍然在看《明慧網》。問了兩次走不走,他滿臉不高興。心裏就想:真有大法的事情要做,過去母親家做也是一樣,不在乎這一下。

收拾好東西後,又問了一次,這回丈夫的臉立刻拉了下來:「就是你,趕著要走。事情還沒做完呢。」我回道:「你又沒有告訴我還需要多長時間,告訴我了,我也好有個安排。我又不是非要立刻就走。那邊還等著呢。」心想,一個修煉的人,做了一點大法的工作就可以訓斥於人,大法工作做得再多,沒有修自己,又有甚麼用!回身給母親那邊打了個電話,讓那邊先吃,不用等,便學法去了。

然而,心裏並沒有平靜。邊學法邊反思剛才發生的一切。婚後所發生的一系列矛盾歷歷在目,而在其中自己所暴露出的執著就像過電影一樣,是那麼清晰。這時,我想到了師父,想到了自己的使命,想到了在邪惡迫害下和丈夫一起並肩走過的歷程,我忽然覺得我應該感謝丈夫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提高的機會。

出現矛盾不是偶然的,長期以來,由於雙方都是大法弟子,而且忙於正法工作,彼此都放鬆了學法,忽略了心性的提高,以至於在正法的工作中產生並加強了常人的爭鬥心和妒忌心,甚至一度影響了大法的工作。究其根本,還是一個隱藏的很深的「私」字在作祟,同時暴露出在正法中求得失的骯髒的心。通過不斷學法修心,調整自己,對於丈夫時常因大法工作而表現出的指責、埋怨,有時甚至是瞧不起的態度,也越來越能用法衡量,用正念看待了。但是,每次都不是那麼徹底地放下,總有那麼點不平衡。

這次,我沒有像以往那樣覺得心裏委屈,而是當我想到師父時,我覺得我應該毫無保留地按照大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站在正法的角度來看待一切。這樣,我的觀念在瞬間轉變了。我覺得丈夫的態度雖然不好,也沒有像修煉人一樣和我溝通,但他是出於一顆對法負責、把法放在第一位的心。情緒雖然急躁了點,但修煉中的人是完全可以諒解的。隨之,我完全能夠跳出人的情,用一個修煉人的心態善意地理解丈夫的態度了。

同時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一方面是在對待大法工作上,雖然可以合理地安排好一切,但責任心有時沒有丈夫那麼強;另一方面,自己的容量沒有真正地擴大,還是把自己如何如何做的好看重了,境界沒有得到昇華。

我還理解到,對正法用心的大小,不等於做事的多少,只有自己的心念在任何時候都放在了證實大法(其中包括自己的一言一行同化於大法)、救度眾生、圓容大法上,才能真正做到對同修的包容、體諒和善意的理解;同時能真正找到自己的執著和有漏。

當我的觀念轉變後,再學法時就立刻靜下心來了,全身進入了完全透明的狀態,彷彿比晶白體更透,只有自己的主意識在學法,全身心溶於法中,玄妙無比。

我的心底湧起一種感動,想要落淚。我感到了師父無量的慈悲、大法的洪大和莊嚴殊勝。只要真正按照大法的標準去修自己,大法就在改變、歸正著自己,以至達到同化大法,用純淨的心去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歸正一切。

(二) 母親中獎了

吃晚飯時,母親(大法弟子)說昨天有人來推銷宣傳品,今天來說這一棟就我們家中了獎,要送一台綠色環保的儀器,可以保證室內空氣新鮮。母親婉言謝絕了。推銷員很不高興:白送的都不要,真是有毛病。

母親說:「為甚麼這事兒總讓我碰上?是不是我有甚麼問題?」我說:「那就找一下,看還有甚麼沒有放下。」由於四年的迫害,我和丈夫都失去了工作,靠我臨時打工的收入維持生活,負擔孩子的學費。母親對這一點看得較重,我在此問題上也形成了一種對母親的觀念。

一直未做聲的丈夫開口了:「你應該告訴他,我們老師講了,不能要別人的東西。」母親聽後愣了一下。我明白丈夫講的有道理:他是把遇到的人都看作是需要講清真象的對像了。我馬上接著說:「他的意思是,也許每次來我們家推銷的人,都是有緣來知道真象的,可你沒有給他們講真象。」母親這才明白。

從這一簡短的家庭對話中,我悟到,在正法修煉中,很多的時候,我們用常人的思維在對待需要救度的世人,沒有把每一次機會都當作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機會來珍惜,而是當作一般常人中的事情來對待,說明我們並沒有把一思一念都溶在法中,放在證實大法上。同時,對待老年大法弟子應該耐心地將我們對事情和法理的理解講清楚,才能更好地共同提高,做好正法的工作。有時看似自己的認識在法上,但卻沒有耐心向老年大法弟子講清,或覺得講明了老人接受不了,暴露出顯示心和在學員之上的心,也就更體現不出大法弟子應有的善,其實,這也是沒有在法中歸正自己的一種表現。

大法弟子在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正法過程中的整體回歸,才是我們這趟隨師正法的大圓滿。

一思一念在法上,時時處處按照法在不同層次的要求去做,才能在正法進程中真正達到勇猛精進。

(三) 女兒的期中考試

下午學法時,心裏突然「咯登」一下,不自覺地想到,也許女兒的物理沒考好(女兒正好下午考物理)。

晚上回到家,問女兒考得如何,女兒說有的題不會做。想到她中考期間因我的擔心執著,反而考得非常不理想,我一下看到了我那顆隱藏得很深的名利心,覺得自己非常可笑。

反思自己為甚麼學法時能夠被干擾,說明自己對親情以及世俗的追逐仍然沒有完全放下,想到師父的慈悲苦度,為弟子的承受,不禁滿懷羞愧。

同時,也明白了一個道理:作為學生的小弟子就是應該學習好。學習好不等於每次考試分數就一定會高。認真學了,努力了,但可能確實有沒有搞懂的,不會做,考試沒考好。那麼,分數的高低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要把沒有搞懂的搞懂,那麼以後就會做了。學習不是為了分數,但是全部學會了,考試自然就考好了。注重分數的本身,還是執著於得失,而沒有真正從本質上看問題,所以就會患得患失。

就像修煉,一個人修煉得好,不一定每次過關都能過去,但沒過去,爬起來後找到自己的根本執著去掉它,摔摔打打中最終走完修煉的全過程,從而達到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