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執著與觀念都出自於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6日】我體會我們在正法中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心性表現就是舊勢力的因素,所有的執著與觀念都是出自於「私心」,我們在主動同化法,純淨自己的一思一念就是在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從而達到新宇宙無私無我的標準。在最近的修煉中對很多問題有了更深的體會,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1、根本執著的問題

「神:你給他們一個了解法的過程,所以有的人是抱著各種各樣目的進來的,經過學法大部份人能改變初期的學法目的。
師:一部份還沒改變過來。」
……
神:他們中還有來找法對他們自己認為好的一面,卻放不下導致他們自己不能全部認識法的另外一面。
師:這樣的老弟子中也有,而且一個最突出的表現是: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自己的過去比,而卻不能跟法的各個層次的要求來衡量自己。」(《和時間的對話》)

「有人覺得大法符合自己的科學觀念,有人覺得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有人覺得符合了自己對政治的不滿,有人覺得大法可以挽救人類敗壞了的道德,有人覺得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有人覺得大法與師父正派,等等等等。」(《走向圓滿》)

我個人體悟,雖然根本執著表現上是不同的,實際上都是在維護自己認為最好的、不願被觸及的,實際根本變異的東西。人都對應著不同的天體體系,整個宇宙都偏離了法,而來得法之前也是抱著不同的偏離宇宙法的目的下來的。

「在正法前,舊的勢力將這數千萬遙遠宇宙體系的每一個體系的最低層部份都塞擠進了我們所在的中心宇宙體系的三界中,表現上是正法中其不至於被落下、同時又表現參與了正法,實質上是借助正法達到它們為私的目的。」(《正念的作用》)

「其實這個舊的勢力它只是宇宙中給我正法設立的一個巨大的巨難,當初沒有生命能夠認為我能走過去,所以,在這樣一種認識的狀態下,很多宇宙高層生命都處於一種旁觀的態度,參與的生命以一種根本就無所顧忌地在利用正法之機幹著它們所要的。但是這件事情的本身對於宇宙中很多王與主來講,它們也都知道是至關穹體存亡的事情──這次正法如果不成功,一切都沒了,但是它們又都不想從根本上改變。就是處在這樣一種複雜心態的作用下,這些不同層次眾生表現著它們各自內心真正境界與所為。」(《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

人在常人社會所處的環境是不同的,所以在表現上執著的東西不同(我個人體會這也是舊勢力利用他們的私心做的具體安排)。有人通過學法能看到大法的法理,就是從本質上放下一切自我去同化法;而有人根本上還是不能放下自我,全身心地去同化法。這和舊勢力執著它們要幹的,而不能從正面認識正法,不是同樣嗎?

聯想到我個人在承受邪惡迫害時不能在難中放下生死,正念不足而違心向邪惡妥協,根本上還是怕自己受到傷害,要保護自己。其實越是要維護自我,就越是在失去自我。「抓來了我就沒有想到過回去,到這兒來了我就是來證實法來了」( 《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相比之下,修得怎樣一目了然。」(《大曝光》)後來我發現這種為私想法埋藏很深,時時處處都能體現出來,所以我在遇到問題發出的念頭,我就查查它的根,如果是為私的就絕對要清除。

2、加倍彌補的問題

因為我在正法中走過彎路,回來後就急於做事情,以此來彌補,甚至潛意識中在設想再承受一次邪惡考驗,正念闖出來才是最好的補過方式。在強烈執著和變異觀念的作用下,做的事情遇到了很多麻煩,而派出所的警察馬上又來找我。其實很多剛出來的學員不久又進出,都存在這些心。後來經過和同修切磋和深入學法我認識到它的根源就是舊勢力的敗壞觀念,還是先想到自己,沒有把基點放到正法上。這和舊勢力只看重學員的個人修煉又有甚麼區別呢?

「這麼大的法不經過這麼樣大的考驗是不行的。」(《導航》-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所以這觀念認為真正在邪惡迫害中走過來才是最大的威德。「變異的觀念使他們對於在歷史上對神的迫害成了正當的,像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這些事情已經成了高層生命下來度人的一個範例,這怎麼能行呢?這本身就是敗壞!」(《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而我們就是來證實法,而絕不是來承受邪惡迫害的,「甚麼都是小事,大法弟子證實法這就是最大的事情,你們做出來了!」(《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

師尊早就講過如果這一切不發生可以把一切生命善解,統統都達標準,也就是說沒有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弟子們照樣可以修圓滿。而舊勢力安排的一切是破壞性的,有的弟子被抓、被打、甚至被迫害致死,如果這些弟子都在證實法、救度眾生,能發揮多大的作用?我們不應該站在師尊與正法的角度考慮問題嗎?我們得明白加倍彌補的是甚麼?絕對不只是針對個人修煉中哪裏沒有做好去怎麼做好,如何過好舊勢力安排的所謂考驗,而是真正認清自己作為正法弟子的責任,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才能彌補在正法中造成的損失。

師尊以最浩蕩的慈悲對待每一個學員,不計任何生命過往之過,而這種一味的琢磨自己在修煉中得失的心多麼渺小與可憐?當我想到這些的時候,我的腦子裏甚麼都沒有了,只有一句話:我願與法同在。

3、顧慮心

最近和同修談對法的不同理解時發生了一次爭論。他談到學員還有認識不到的執著,還有第三部份有一些業力所以邪惡的迫害可能會出現。我當時聽了就覺得心裏很不舒服,就和他爭論很長時間,說只要弟子正念足就能否定這些,迫害不應出現。其實當我冷靜下來時找到了這個不平的心背後的東西。我看了師父講弟子有三部份人後,心裏始終有一種顧慮覺得自己是屬於第三類的,可能魔難會大一些,還要吃很多苦等等,開始沒有明確意識到這種顧慮心。

「還有我們許多學員哪,在思想中顧及的很多問題啊,這些事那些事的,其實一想就已經是掉了境界了。甚麼都不要想,甚麼都不用管。師父是慈悲的,一定會給你安排得最好。」(《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都已經在大法中修煉了,而且正法都到這一步了怎麼還考慮這些呢?說到底還是為私,為甚麼不把用來顧慮這顧慮那的時間多學學法,想想如何在救度眾生發揮自己作用呢?「你們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大法堅不可摧》)我想不管我們的歷史因素是甚麼,只要在真正的同化法,就是最正的生命,正念足就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過去宗教修煉,佛家講空,甚麼也不想,入空門;道家講無,甚麼也沒有,也不要,也不追求。煉功人講:有心煉功,無心得功。」(《轉法輪》

其實能做到甚麼都不去顧慮,就做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情,就是最大限度地放下自我而達到完全為了救度眾生的無我。

4、安全問題

很多弟子都深入地談了這個問題,我想把我的深刻教訓講出來,讓大家更警醒。

過去在資料點的時候,我形成一種固執偏激的觀念,認為用人的方法注意安全就是人的觀念,只要認識到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情,我不怕出事,我就不會出事。這和煉了功我的病就會好有甚麼區別?而且摻雜著歡喜心和顯示心,別人都不敢這麼做而我敢。這說白了還是在執著自己,沒有跳出自己的框框,沒有為同修負責,「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啊,都要以法為大,擺放任何事情的時候你都要首先考慮法。大家記得,我經常跟你們講一句話,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慮別人。」(《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當然被邪惡鑽空子時心性其他方面也有問題。結果出事時很多事情影響到了其他同修,有的被抓,甚至有的同修跳樓身亡。教訓太深刻了。這是舊勢力的安排,但當然不能說與自己有漏沒有關係。也是自己的執著符合了它們的安排造成的。

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情,是要堂堂正正的,確實有的弟子做的非常好,在公共場合公開地證實法,周圍的環境也很寬鬆,那確實是境界的體現。而在資料點上或和其他同修接觸時,遇到的弟子在不同狀態和層次,因素很複雜,在這種情況下就要在安全方面做到圓容無漏,減少給大法的損失。但是我們都知道純粹的人的安全問題是不存在,單純在做事的方法上強調是不起根本作用的,根本是要在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圓容無漏才能達到的。

5、技術問題

「我們的出發點是明確的。作為一個修煉人來講,本質上就是在提高自己,修煉自己;在這場迫害當中揭露邪惡,使這場迫害結束,不承認舊勢力的這場安排。所以看上去有很多事情和常人做的事好像是很雷同的,但是本質上是不一樣的,根本的區別在於我們最終的目的和我們的出發點是不同的,我們只是運用了常人社會中的一些個常人的辦法。常人社會也是法給人類社會開創的一個層次,那麼在這個層次當中,我們利用法給常人開創的這個文化和它能夠存在的各種方式來證實法,我想,這都是沒有錯的。」(《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那麼我們在證實法遇到的具體技術問題也一定是針對自己提高的,邪惡的干擾是存在的,但是如果我們用無漏的正念就能清除。具體問題出現時往往都是偶然的,往往和我們對技術不精通有關係,

但我們不能讓假象掩蓋了我們需要提高的實質,單純地用技術去解決技術。確實有時候在別人幫助下可以解決,但是我想自己心性的問題可誰也幫不了。

如果沒有把自己的工作和修煉聯繫起來,技術再高,做事時沒有遇到問題向內找,用人的方法狀態去思考問題,那也只是常人的技術,絕對達不到神的狀態,神的大智慧,所以往往也達不到最好的效果,因為層次越高能力越大。我們都明確了有為的做事心不是修煉,也達不到證實法,如果我們真的是用心去做,用最純淨的修煉的心,用救度眾生的慈悲心,還有甚麼技術問題不能解決?

6、求結果的心

最近給明慧投了幾次稿,寫這些東西用了很多時間,結果都沒有發表,但看到其他同修寫的同樣內容的,但沒我寫的具體詳細,心裏就不平了,總是不舒服,認為自己花費了那麼大精力,卻沒有看到結果,沒發表就沒起到作用啊,等等。

但是靜下來想想,其他同修寫的是不是也起到了震邪的作用呢?是不是其他同修寫的東西更純正呢?這種想看到自己做事的結果的心不也是在執著自己嗎?覺得付出了這些總應該有個回報吧?如果是其他同修做的,你能這麼在意關注它的結果嗎?往往都是有放不下的自我因素在。

「工作誰做都是弘揚大法,有甚麼你做、我做的,你們這種心不去難道還要帶上天國和佛爭強嗎?誰也包攬不了大法,去掉那顆不平衡的心理吧!當你心裏為甚麼事過不去的時候那不是執著心造成的嗎?」(《再去執著》)

「你有一個好辦法,想出來了,你是為法負責,用不用你的意見,用不用你的辦法這並不重要。如果別人的辦法達到的效果是相同的,你並沒有去執著你自己,相反地,你同意了別人,無論你說沒說出你的辦法,神可都會看見:你看看,他沒有執著的心,他能夠這麼大度、寬容。神看甚麼?不就看這個嘛。你執著於強調自己的時候,你就在鑽牛角尖,神在天上看著是受不了的。儘管你口口聲聲說為大法好,我的辦法好,能達到甚麼目的,也許真的是那樣,但是我們也不要過於太常人化的那種執著。如果真能做到這一點,眾神都會說這人真了不起。」「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7、新宇宙的不滅機制

師尊在《轉法輪(卷二)》中講「實際上宇宙最根本上就是能量構成的,」也講過這種能量是消耗、補充式的。我自己的體會是在舊宇宙中的能量消耗與補充只能侷限在每個個體自己的範圍內,因為它們在本質上跳不出自我的圈子,能量就會耗盡,而最終走向滅亡;而新大穹中整個宇宙的能量補充不僅是個體自身的也是相互的,每個粒子都在互動互補,因為每個個體都是完全為了別人,這樣才能永遠保持圓容不破的狀態。

所以每個粒子在正法中真正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就能最大限度的放下私心,達到最純淨的一思一念,自然就能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真正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舊勢力在這次正法中暴露的一切邪惡因素,「一切生命的敗壞,一切生命所能夠在正法時期表現出來的那個不好的狀態,都集中體現在這個舊的左右正法的勢力整條系統上。」(《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那麼我們怎麼樣按照法的要求去破除這一切,去救度眾生,也就是在開創能夠圓容一切的宇宙的未來。

在這方面對我們的要求是絕對嚴格的,「很多大法弟子將來要成就很大的生命的,要包容很多眾生的,甚至於是無量眾生,所以你的標準的降低,那層宇宙就不會時間長,那層穹體就不會時間長,所以一定要達到標準。」(《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希望我們每個大法粒子都能清醒認識到自己神聖的責任,用我們最純淨的一思一念來兌現自己的莊嚴誓約,履行自己的殊勝天職,不負宇宙眾生的期盼,不負師尊為我們所做的無法言表與感恩的一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