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歲老人講述迫害前後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5日】我是中國大陸的一名法輪功學員,今年五十歲。

我以前身患多種疾病,由於家庭貧寒,連溫飽問題都無法解決,就更沒有錢來看病了。日積月累病魔緊跟著我不放,村裏人都看不下去了,就來家中勸我老伴要把我送去醫院,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醫生以前說是「大弱症」,就是全身無力,稍有點餓就要吃飯,否則就動不了。難受啊,痛苦啊。可那時醫生又說是「美利耳式綜合症」。但家裏負擔太重,又沒有錢,我也不想再醫了,就回家來。一九七四年的一天我在床上看一本小說書,不幸從床上跌下來,脖子摔的又紅又腫,背上起紅瘡去醫院住了二十天,沒有起色,我就不想再醫下去了。還是回來拖,可晚上雙手發冷,必須緊抱雙臂才能睡去。

直到一九九七年,我幸得師父的法輪大法。修煉了一段時間之後。身體奇蹟般得好了,那些糾纏我多年的疾病都不翼而飛了。連村裏人看到我的變化都說「法輪功真是神奇,連你的病都醫得好」,對我都是「另眼相看」。每天我們都是下午七點左右吃完飯,收拾好屋子就去輔導員家集體學法煉功。因為我們居住在農村,許多人不認識字,就由會認字的人一句一句的教讀。我也學會了很多以前不認識的字,能和大家一起背誦《論語》和《洪吟》上的一些經文了。天天都是這樣,不管有甚麼重要的事都阻擋不了我們集體學法煉功,每天我都能感受到自己身體的變化和同修們心性的提高,逐漸體悟大法的無限內涵和法理的博大精深。現在回想起來,那裏真是人間難得的一方淨土啊!

但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也就是大法遭受鋪天蓋地而來的瘋狂鎮壓的日子。我們也沒有合法的集體煉功修煉的環境的那天,輔導員被當地派出所帶走,整整關押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才被放出。她告訴我們說我們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集體學法煉功修煉了,只能自己回家修煉了。面對這個晴天霹靂般的打擊,許多同修是流著淚告別的。從此我們只能在家看書學法、煉功了,我們沒有忘記師父教給我們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轉法輪》),這一真理來時刻指導自己的一言一行,謹遵師父的教誨,提高自己的心性……。

面對江氏鋪天蓋地而來的利用電視、報紙、新聞、收音機、「焦點訪談」……媒體進行造謠,栽贓陷害。例如,一個下崗職工因為沒有辦理手續就去修車而被沒收了所有工具和零件,自己想不開就去山上服毒自殺身亡的案件,卻被拿來造謠說是煉法輪功「走火入魔」自殺……像這些造謠,只是想煽動那些不明真相的中國人,仇視法輪功。一貫只知道「假醜惡」的獨裁者江××是害怕我們的大善大忍和師父的無限慈悲的。修煉過大法,或了解過大法的人是知道江××的謊言和陰謀。但是我們的家人和朋友出於對強權的恐懼,對我們進行反對。面對家人的親情和江××的打壓,我們只能在心裏默默的忍受著,我們的心在流淚、在流血;世人的無辜和江氏集團的殘暴讓我們擔憂和惆悵;現在就連我們走親竄戶,都被說成了集會,隨時可能被非法抓捕、監視。我們這些手無寸鐵的善良民眾連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沒有了。

獨裁者對中國百姓的禍害、給修煉人造成的巨大壓力是人們現在還沒有看清楚的。比如,一位大法弟子的家人對她說「現在是白天,人家(江××)說是晚上,你就要說是晚上」。一位年輕女同修的親人對她說:「你小心被學校開除,將來工作也要成問題,也沒有哪個男孩子敢要你……」有一位同修被迫害,失去工作,世人很不理解不敢說江氏的不對還說她自己煉功工作也不要了。其實這也和××黨給人民灌輸的「一言堂」及該黨執政以來的一貫的謊言,混淆了黨和國家,和人民的概念,高唱「國家的一切權利屬於人民,政府官員是人民的公僕。」可是那些高官們卻信奉另外的宗旨:「為人民幣服務。」

連我們去北京天安門上訪,都被江氏誣陷成了「圍攻」和「參與政治」。這位同修家有一哥一妹,家又是農民,父母花了家裏所有的積蓄才把她供養出來,農村供個大學生不容易啊?!她怎麼會不要工作?是那些江氏集團的爪牙不給她工作啊!警察也經常去上門騷擾,吵得雞犬不寧,弄得年邁的雙親、離婚的哥哥和始終關心著她的妹妹無時無刻不為她的生命安全擔憂。

類似這樣的事情在中國是隨處可見,這只是滄海一粟。在我身邊打死、打傷大法弟子的事也時有發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