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躺了3年零9個月的我又奇蹟般的站了起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14日】29歲那年,我突然發病,不說話,身體酸累。24小時睡覺,整天沒有食慾,特別喜歡靜,一聽別人說話就煩,整天臥床不起,一晃就3年。那時的生活就靠妻子一人維持,生活貧困。這是第一次發病。

病好後又過了幾年,到35歲那年,大年初三,又突然發病,不說話,腹痛難忍,喝過一支杜冷丁疼痛加劇。後送入縣醫院,照相說沒病,在醫院觀察期間從不吃飯。等到第九天,大夫以胃穿孔病施行手術,沒發現病灶。術後一週又開始疼痛,經大夫研究,讓我轉院。但苦於沒有經費,我又留下來。後又經大夫研究決定再手術。就這樣又手術了三刀:腹中間、腹兩側各一刀,又沒有發現病灶,但就是胃疼,診斷不出原因。

然而一週後,預料不到的事又發生了:腹部中間那一刀開口,兩邊刀口全部感染,整個腹部潰爛。本院大夫沒有辦法,又從各大醫院請來教授。研究結果:從沒見過這樣奇怪的病例,按臨床診斷,根據腹部感染、潰爛等依稀能見到腸子這個病例發展程度,如能康復,那真是「鐵樹開花,枯枝發芽」。當時研究此病例的11位專家、教授都搖頭嘆息,讓家屬準備後事。為了維持生命,由於胃部始終疼痛,不能進食,骨瘦如柴,又找不到血管,最後決定在腸部打孔,輸牛奶。就這樣維持著,我被病痛折磨了128天。

突然有一天我能寫字了,並告訴家人我哪天能說話,我把我發病期間的感受寫了下來。我雖然在疾病中一直昏迷,但頭腦一直清醒。昏迷中我感覺自己躺在一個鐵床上,飄在雲層上,四週站著白衣人,他們都非常嚴肅地注視著我。當時我感覺特別難受,我求他們把我放下,可他們不理我。他們天天把我弄上去,晚上把我放下來,那時我感覺莫名其妙。我這次的病態一直持續了三年。

病好沒幾年,95年大年初一,我又突然發病,感覺特別累,只有躺在床上整天睡,不會說話。多方醫治無效,妻子又維持生活,又四處求醫,可我就是不肯吃藥,大夫來只有診斷一下,沒有結果。那時的生活特別貧困,租住別人的房子,房子主人怕我死,把我家趕了出來。在妻子一人的奔波下,生活總算又慢慢地穩定下來,這樣又持續了3年零9個月。

在這次發病期間,妻子已得法煉功。我整天睡,很少吃飯,然而頭腦一直清醒。我雖然煩別人說話,可她們煉功人在我家學法煉功我卻不煩。97年秋,妻子勸我看書。由於我不能起來,妻子讓我看,我就躺著看。看半本的時候,我能坐起來了,接著看完一本。這本書是李洪志師父的《法輪佛法(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接著我又看《轉法輪》。看第一遍,我能下地走;看第二遍,我能試著做飯。看完《環境》那篇經文,我決定上學法點參加集體學法。

到了那裏,一看大法弟子都坐著看書,我也坐不下呀。有一個同修給我找來一個厚墊子。就這樣,在煉功點我試著能單盤。別人都在念第四講的 「玄關設位」,我也跟著學,一人念一段。輪到我這,我心裏直打怵,我一直不會說話,能念嗎?別的同修就鼓勵我:「你也念,試著念!」我突然感覺口渴,我從來不喝水,喝一杯水,又咳嗽三聲,試著念,竟然念出聲了,一連念了四段。我又能說話了!當時在場的同修都感動得哭了。第二天早晨我上煉功點煉功,雙盤能盤80分鐘。就這樣,床上躺了3年零9個月的我又奇蹟般的站了起來,是大法徹底地救了我!

康復後,我能蹬三輪車送玻璃,多遠都不怕,150里地來回跑,拉1000多斤玻璃也不覺累。有時往樓上送貨,扛密度板160多斤上樓,一步三階,身輕如燕。扛貨時別人給10元,給我7元,我從不與別人爭講。無論幹多重的活,我從不知累。大法改變了我的生活,大法改變了我的命運,我在大法中獲得了新生!

我真的是發自內心地想把我的經歷寫出來,告訴世人法輪功有多麼的神奇,法輪大法有多麼的偉大,「真、善、忍」有多麼的輝煌。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世人啊,為了明天清醒吧,分清善惡,給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