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師多呵護 得法往回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8日】我得法很晚,但受益很多。98年4月底,我才正式進到大法修煉中,這之前曾多次與大法擦肩而過。在此之前我曾學過其他一些氣功,目的就是治病。我有多種疾病纏身,頭疼、頸椎骨質增生、鼻炎、肺結核、心衰、腰疼、腿疼,從頭到腳,都是毛病,做過三次手術,身上缺了幾個部件。手術醫生都詼諧地說:「看不出你還久經沙場呢。」

我從小到老沒有別的嗜好,就喜歡看書,古今中外甚麼書都看。但50歲以後看書就比較吃力了,要先躺下,然後戴上眼鏡,翻過來看一會,再翻過去看一會,坐著看不到5分鐘,從脖子到腰疼得渾身冒冷汗。因此就很少看書了。站都很吃力,嘗試過很多方法鍛煉,吃過很多藥、補品,都無濟於事,未修大法前幾乎不能在外面站著與別人聊天,一出門就找地方坐。後來發展到渾身痛,痛起來既不能坐也不能躺,站著扶著牆,真有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無法形容,找氣功大夫能看好,但維持不了幾天就又犯了。找中醫治,中醫說你這病很雜不好治、脈象很弱,既不能補又不能瀉……所以我煉氣功的目的主要是治病。但都堅持不了幾天,還總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97年發現我們附近有煉法輪功的,我過去看了一會,有個橫幅上寫著煉法輪功在小腹部位有一個法輪。我心裏想:玄,成天坐那裏,冬天冷,夏天熱,就我這身體受得了嗎?對我來說太難了,我從小腿就硬,踢毽子只能踢一個,再踢就不知毽子飛那兒去了,於是扭頭就走了。

98年4月底,我有一個鄰居從我身邊匆匆忙忙經過。我問她忙啥呀?她說,「煉功,」「啥功?」「法輪功。」當時我覺得很難相信,她也煉法輪功?法輪功有書嗎?她說有哇!她讓我看書,非常熱情地邀我進屋看書。「這一下得救了。」打開書一看,一下驚呆了,我被書中博大的法理深深的吸引著,思想上馬上意識到這不是一般的書,頭腦中出現「天書」二字。因為時間關係,我提出想帶回家看,她很爽快地就答應了。一回家,我就放不下這本書了,我邊做飯邊看書,吃完飯又接著看,當天就看完了《轉法輪》。我心裏豁然開朗,甚麼都明白了:這是真正的佛法修煉,還了《轉法輪》,我又借來《轉法輪(卷二)》,剛打開書馬上感覺前額被狠狠揪了一下,很緊。第二天就讓她帶我去找煉功點,下午集體學法兩個小時一瞬間就過去了,別人都走了我才知道到點了,以前身體裏那些疼痛的現象也消失了,總想有更多時間學法、煉功。

從那以後,我決心把剩下的時間全部用來修煉。剛開始時困難很多,以前習慣睡懶覺,夜裏經常是整晚失眠。一直到凌晨5點,睡一下就起來,通常是8點過後才能起得來。但煉功點上是早晨6點準時開始。我必須把這一關過去,但自打修煉開始,夜裏不失眠了,早晨一醒就是5點半,正好,因為還得走一段路,到那兒正趕上。偶爾起不來了,師父就叫,有時打門扣,但只有我能聽見,聲音很大。

有一次我想再賴一會床,馬上聽到一個聲音告訴我「都25分鐘了」,我一看鐘,果然正好5點25分了。煉功之前,家裏只要有一隻蚊子,我首先能感覺到,煉功後從未聽見蚊子叫。我們一家人,包括我丈夫、兒子一家都掛蚊帳。門都是開著的,就我一個睡在屋門口小床上,既沒掛蚊帳也沒點蚊香。可他們都讓蚊子咬,我卻一點也感覺不到。

有一天兒媳大叫:媽呀快來看那。我以為甚麼大事呢,原來她在收拾屋子時發現頂、牆上,密密麻麻都是蚊子。但有一次我感覺到了,那天吃完晚飯走了一圈,回來才8點過一點。我心裏想,反正下午在點上已學了法了,早點睡吧。這樣一想,惰性馬上就上來了,剛躺下,蚊子馬上就鋪天蓋地上來了,伸手就能抓著,根本睡不成,感覺是掉蚊子堆裏了。很快我悟到,我得法晚,如不抓緊精進,恐怕是來不及了,是師父點化的。馬上坐起身來學法看書,一切就平靜了,看了一個多鐘頭,才又去睡,再也聽不見蚊子叫了。

恩師處處在呵護著我。一次我燒了一大鍋開水,灌在一個12磅的暖瓶裏,從灶台上把暖瓶往下提,剛提到兩腿中間猛聽呯地一聲,當時還以為是樓下放大火炮,但提水的右手猛然輕了,才知是瓶膽掉地上了。低頭看腿下,既看不見水也看不見碎玻璃,心想水和碎玻璃哪兒去了呢?到處找,才發現全部到對面的台板下面那個角落去了,人一點也沒傷著,我知道這是恩師在保護我,恩師為我們承受了,心裏真感激。師父為了度我們這些迷在凡間的弟子,不知承受了多大的魔難,而我們自己卻不精進,千萬年的機緣一旦錯過,那是甚麼樣的損失,用人的語言是無法形容的。

學法剛開始過病業關,幾乎是一波接一波,以前壓入身體裏的病業師父要給我淨化了,發燒、腹疼、鼻炎、腿痛之類瞬間過去的就不說了,太多太多了。舉個例子:從我記事起我的腳在冬天從未暖和過。無論穿多厚,走多遠的路,兩隻鞋脫下來都是冷的。30歲以後就是大熱天,睡在床上大腿以下的部位好像在另一個世界,很冷。我還以為別人都這樣,一直到90年代,偶爾有一次媳婦剛進家門,我出去扔垃圾,穿上她剛脫下來的單鞋(冬天),裏面暖暖的,才知道自己不對頭。但從煉功以後這種現象變過來了,98年冬天腳開始發熱,已經12月了還穿著單鞋,走一點路就感覺腳熱得不行,就在家坐著、不動腳也熱。真是翻天覆地的變化啊。

我在未修大法之前,心性很不好,正如師父在大法中提到的「張果老騎驢」,「八仙中張果老倒騎驢,很少人知道他為甚麼倒騎驢。他發現往前走就是後退,他就掉過來騎。」(《轉法輪》)人從小到大是一個倒退的過程,小時候心靈很純淨,沒有那些歪心眼,看到罪犯,就想,我決不會去犯罪。老師和父母都覺得我誠實,甚麼不好的事都不會與我聯繫起來。記得9歲那年夏天,一個中午我躺在床上睡不著,忽然看見了另外空間的建築,看了很長時間,大約兩小時。至今記憶猶新。隨著歲月的流逝,社會的污染、無神論的宣傳,心裏逐漸滋養出很多不好的念頭,遇到矛盾總覺得自己對,心裏想既然人死如燈滅,不得白不得。給自己招來不少黑色物質,難怪多年來渾身沒健康的地方。通過修大法,我猛然驚醒!懸崖勒馬。師父告訴我們,人來一世不容易「你幾百年得不到一個人體,上千年得到一個人體,得到一個人體也不知道珍惜了。你要托生成一個石頭萬年不出,那個石頭不粉碎了,不風化了,你是永遠出不來,得個人體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夠得大法,這個人簡直太幸運了。人身難得,講這個道理。」(《轉法輪》)

由於師父的慈悲救度,我的心靈和身體都很快地得到了淨化。常慶幸自己,覺得自己一生總有千般不幸,但能得到大法是萬幸。過去的一切怨恨煙消雲散。當然在修煉中也碰到不少心性關。但一想到師父告訴的凡事沒有偶然,心裏就能約束自己。過關過得好不好,向內找,找自己,這就是修煉。

師父反覆強調通讀大法。「人類的任何組織能超越於神佛之上嗎?批評氣功的人有能力指揮佛嗎?他說佛不好,佛就不好了嗎?他說沒佛,佛就不存在了嗎?」(《精進要旨》--為誰而修)7.20事件發生的時候,還是感到風雲突變,心裏有點緊張,但很清楚電視是在造謠。我打定主意要實話實說,用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我的師父救了我。警察很快就來家了。他們問我看電視的感想,我說電視上說的不是真的,給他們講了我煉功前後的變化,講我們根本就不參與政治。他們自己也說:咱們地區800多人煉功沒聽說誰出問題,他們又問你們這兒還有誰煉啦,我回答說:別人誰煉我不管。他們又說我不配合,我回答,要是配合你們,我成甚麼人啦!

我們以後也經過了許多挫折,才慢慢地打開局面。迫害當初,有時還會用常人心去考慮問題。在證實法的進程中一步步走過來,不斷總結經驗,吸取教訓。

開始我在社會上講真相、發資料,對其意義認識不深,有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見好多平時我給他們講真相的人都主動過來要求我多講一點。他們另一面很想聽。我認識到這是師父的點化,每一份傳單、光盤、資料都不會白送。在這中間也曾被警察追過,跟蹤過,進過拘留所。但堅信有師父在身邊甚麼也不怕,正法一定能成。我寫這份心得體會是想給師父彙報,也和同修們交流一下,再就是希望如果還有沒走出來的同修,千萬不要錯失良機。大法在鋪天蓋地邪惡瘋狂迫害中走過了四年魔難,彌天的陰霾已散,新的開端就要展現。在最後讓我們同唱一首歌:

落入凡間深處,迷失不知歸路。
輾轉千百年,幸遇師尊普度
得度得度 切莫機緣再誤
得度得度 切莫機緣再誤

如有不妥,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