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快講」的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1日】當師尊的《快講》經文發表,我的心情是激動、澎湃。「快講」的內涵,「快講」的緊迫,無時、無刻,不在我心中迴盪。初期,我的「快講」對像是親朋與好友,繼而是親戚的親戚,朋友的朋友,再繼是同學、同事、鄰居,加之找我談話的單位的「610」,看守所門口的探監人群,和一切有緣碰上的熟人和陌生人……。我想:與我有緣的人基本都講了,而且絕大多數是多次反復重講,有新資料及時送上門,而他們明白的一面,也主動協作我「快講」。我想明白的人多了,我的「快講」對像也少了,我可以喘一口氣了。

2003年7月的一天,下午4:00左右,我無意中打開電視,(白天一般不開電視,)一下就看到我昔日的同學,一個國營金融單位的黨委書記,她在作誹謗大法的發言,這時我聯想到在99年的8月份,也是一個偶然的機會,看到她在電視裏,作誹謗大法的發言。我震驚了!也很氣憤!(我們是50年代的中學同學,98年曾見過一面,平時沒有往來。)為甚麼是這樣?《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師尊講到:「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要面對它去講清真象、去救度生命。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們在救度生命。同時呢,在講清真象中,很多被矇蔽的人與誤解、偏見,都可以把它解決掉。」

遵循師尊的教導,第二天下午1:00我帶著資料,乘公車進城了。在多次詢問後,找到了她的住處,她一開門,驚訝的一時沒說出話來,(她知道我在修大法。)我說:「你好!」她驚訝之餘高興地說:「你怎麼來了?」我說:「你想了解法輪功嗎?我就來了。」

這時她老伴也出來了,(某單位的一把手,轉業領導幹部。)於是我直接進入主題。圍繞法輪功,介紹了《轉法輪》,講到了師父的慈悲度人,講到了我的身體巨變,講到當今邪惡之首、妒嫉小人,講到了電視造假,所謂「天安門自焚栽贓」,講到我為甚麼要來講清真相?這是我們師父在再一次地慈悲救人啊!……氣氛祥和,一問一答,一個下午我都是盤腿結印。她老伴也學我樣,他散盤結印,認真聽。

時間過得真快,六點了,她急著要煮飯,我也趕緊默默發正念。

晚上,在送我上車回家時,我問她老伴,你對大法有甚麼感覺?我其實是問,你對大法的看法,誰知,他興奮地說:我感到小腹處,有一股熱流在往外衝,兩關節像冰塊一樣冒冷氣,我高興地說:你與大法有緣,我師父的法身在給你下法輪了,同時也在給你消業了……。臨走時,我留下了光盤和其它資料,約好我明天再來。

第二天她老伴高興地告訴我,他昨晚睡了一個好覺。而且肩周也不痛了,頸背也通了。激動之餘,紅光滿面。

我的同學向我提出了一個問題,她說:「我看了資料,你們在參與政治呀!」

我不慌不忙地告訴她,師父的經文《不政治》。又是一番問和答。這時他們明白的一面突然提出來,要學法輪功,我說:你們一定要排除後天形成的一切常人的觀念!要相信我們的師父,要相信大法,要心懷「真,善,忍」……。

第三天我又去了,並帶去了師父教功光盤和經文《不政治》,時間又到了五點了,他們兩口子迫不及待的說:快教我們動作吧!……。現在,他們已經在煉功了,並在拜讀《轉法輪》。不管他們能否修煉,但能說明一點,他們不會仇恨大法了。慶幸的是,他們已經在從正面認識大法。

這件事,對我的觸動很大──「快講」的面與點的問題。在被後天觀念長期灌輸的企業上層領導幹部中也有等待被救度的生命,也許他們就是某一天體大穹的主或者是王,「你對他講清真相的時候,你救的就是一個龐大的天體,龐大的生命群,救的是一個主,一個王。」「你在講清真相中,你在救度著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龐大天體與那天體中的生命,因為這是大法和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北美巡迴講法》2002年3月)

正法還沒有結束,邪惡還在行惡!還有善良的生命仍在謊言的毒害中。「快講」刻不容緩!

個人感悟,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