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教所惡警將我的身體折磨致殘 但無法動搖我堅修大法的心(下)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3日】到2001年4月,我家人接到匿名電話,告知我家人「趕緊看我」,而且說「那裏可惡毒呀。」這時,我母親又一次來看我,他們不讓見,在我母親強烈要求下才見到我。望著我不能行走的雙腿,電棍殘害後臉上留下的疤痕,還有幾個月殘酷的肉體和精神折磨後的滿頭白髮,我母親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哭聲。母親說「怎麼會這樣,不是說對她們挺好嗎?怎麼給我兒電殘廢了。」在我家人的一再要求下,惡警秦XX、李XX等帶我去醫院檢查,路上警察張XX威脅我說「到醫院別瞎說」。到醫院後,他們掛了急診號,先不讓我進急診室,他們欺騙大夫說我「腰裏長瘤了,腿不能走」。大夫在沒有給我檢查的情況下,給我開了核磁檢查單,檢查費2000元。他們這時又用藥費威脅我說:「得兩千元藥費,你做不做,不做以後別提電你的事。」面對他們毫無人性的迫害,我說,「告訴我家人送錢來,我做。」可是,他們根本不通知我家人。為了掩人耳目,他們將我調到二人住的屋裏封閉起來。

直到5月份,我母親為了救我出去,帶著行李住到勞教所,天天找勞教所要求釋放我,而且要求給我檢查雙腿。在這次檢查中,惡警秦XX繼續欺騙大夫說「你別聽她說話,她是煉法輪功的,精神有病。」大夫說「精神和神經我們一檢查就知道。」在大夫給我做肌電圖檢查中,惡警們數次推開門進行騷擾,怕我講殘害我的事實,而且還要挾大夫。大夫說「我是大夫,講醫德。」我的肌電圖檢查報告單上確診為「雙下肢原性神經損害」。望著檢查結果,大夫痛心地說,「就是個煉法輪功的,咋給折磨成這樣?」

在檢查結果出來後,他們仍然非法關押我。又將我調到嚴管隊,這時我已經被折磨得臥床不起,全屋十幾個人幾乎都拉痢疾,我發著高燒39度多,又拉痢疾,沒有人管。我感覺到生命的每一天對我來說十分艱難。同屋的人安慰著鼓勵我說「你怕死嗎?」我說「不怕。」她說「別怕死。」就這樣,我頑強地活著。在我遭受殘酷折磨的痛苦日子裏,惡警們逼迫我寫保證書。我知道邪惡能迫害我肉體,但是我堅信大法的心和頑強的意志,誰也動搖不了。在我臥床期間,一男惡警指著我說「你還有一口氣呢?」這樣的惡警,哪裏還有一點人性?!

2001年6月,我母親在勞教所招待所住了將近一個月,歷經磨難,受了不少罪,犯過心臟病,但天天要求勞教所釋放我。在此情況下,將我從勞教所保釋出來。

當我從勞教所這個人間地獄出來時,我是被一個女勞教犯背出來的。在被惡警用電棍折磨後5個月的日子裏,我晚上沒有睡過一個整宿的覺,都是坐著。勞教所11個月的非人折磨,把我從一個健康人折磨成滿頭白髮、骨瘦如柴的殘疾人。看望我的同事們一個個都驚呆了,「這哪像四十出頭的人,簡直折磨成了老太太。」看著我被殘害後的樣子,人們在問,「這就是電視上演的所謂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關心愛護嗎?」

我熱愛我的祖國,熱愛生活。然而正是我熱愛的這片國土上的當權者,在指使著人民供養的警察殘害著這些善良的人們。而這些個手無寸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煉功人,時刻牢記李洪志師父講的「我們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反對政府。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們不能把人當成敵人。」(《我的一點聲明》)這些個善良的煉功人,無論在任何邪惡的迫害下,沒有發生過一例暴力衝突,而是在向迫害他們的人用善心講清真相,告訴迫害他們的這些人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充份表現出了大法弟子的慈悲。

回到家後,對於我一個被折磨成殘疾的人,從上而下的迫害並沒有結束。我生活上不能自理要靠家人照顧,經濟上更困難,愛人的幾百元月工資要養活4口之家,供兩個孩子上學,我母親從勞保工資中給我們全家買米、油、菜。邪惡從經濟上卡我,不但生活費不給,單位站長就連我入的股錢,分的紅利都卡著不給。在我家附近設人監視我,單位經常接連不斷到我家騷擾我,逼我寫保證書。局領導威脅我家人說「不行把她送勞教所去。」「聽說她還要討個說法。」公司副書記竟在我家誣陷我說「勞教所那麼多人,怎麼就把你電殘了,你肯定在勞教所裏鬧事、不老實。」望著這個正邪不分、善惡顛倒的領導,怎樣才能證明我沒有鬧事呢?然而,你知道不知道在勞教所又折磨死了多少煉功人。難道人的善良本性在你身上真的埋沒了嗎?

2002年春節從初一開始到十五,單位每天派一個工人來我家監視我,攪得我一家不得安寧。在中央召開兩會期間,他們無理地不讓我愛人上班,在家看著我,給他施加壓力,搞得我們家庭氣氛緊張。經濟上卡我,生活上騷擾我,再加上雙腿致殘每分每秒像針扎一樣的疼痛,要不是大法弟子,我早就承受不住了。

我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我愛我的兒女。是那些助紂為虐的惡警把我殘害得喪失了勞動能力,無法照顧兒女。我要生存,我一家要生活。為了生活,我拄雙拐艱難地找到直接迫害我的站長,而在我每次到單位的時候,他就嚇得逃跑了,而接待我的是派出所、保衛處的這些人。在我多次找單位後,他們每月僅給我200元作為生活費。在單位大批人員辦理內退的情況下,我找公司、站領導要求內退。他們硬逼我寫保證書,以此為給我解決內退的條件。我不寫,他們開始寫好了要我簽字,我不簽。他們就拿著寫好的保證書讓我母親抄寫,冒充我寫的,而且向上報謊稱我寫保證書了。這就是當今的幹部們所做的一切。

誰沒有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兒女?法輪功的修煉者同樣擁有自己幸福的家。在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集團的邪惡迫害下,多少法輪功學員失去了家庭、工作,又有多少被非法勞教、拘留、判刑,又有多少被打死、打傷、打殘,又有多少被逼流離失所。億萬名法輪功修煉者在血腥的迫害中煎熬著,甚至,他們的親人也都在這場迫害中承受著。

今天我仍在邪惡的迫害中,遭受著雙腿、雙腳的疼痛。自從邪惡使我致殘後,快兩年的時間,我都在痛苦中度過。人生當中甚麼是不疼,我已經感覺不到了。可是至今勞教所還扣押著我的肌電圖和其他檢查報告、病歷、診斷書。這哪裏還有一點人性。

我所寫的是我三年來在邪惡的迫害中的親身經歷。而我只是億萬名法輪功修煉人中受迫害的一例。

人啊,讓你善良的本性醒來吧!那些追隨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集團殘害法輪功的惡警們,你們必須停止作惡,善惡有報,這是天理。分清正與邪、善與惡,不被謊言所矇蔽與欺騙。

(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