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牢獄苦中苦 正念成就證法路

——25歲青年被葫蘆島教養院迫害三年 父母親戚均遭勞教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3日】我今年25歲,大專文化。我曾有個幸福的家,是個受父母寵愛的獨生子,也有美好的前程,可是卻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就被解體了,一家3口(父母和我)先後都被關進了勞教所,我剛剛從勞教所出來,父母現在還在被非法關押。當我從親友那拿回家門鑰匙,回到久別的家,看到地板上厚厚的一層土,有的地方發霉了,頂棚漏過雨的地方留下了片片黑斑(頂樓),窗台上的灰塵很厚,菜板上落滿了棚壁脫落的碎片,一看這房子就知道好久沒人住了,我心中一陣淒楚。

1995年我正在某學院讀書,平時很愛好氣功。正月的一天,我到書攤上買氣功書,賣書的人告訴我:現在人們都煉法輪功了,法輪功能修煉。這句話打動了我的心,我就請了一本《轉法輪》,從此走上了修煉的路。親人們看到我身心發生的巨大變化,父母、兩個姨、一個舅和外婆都先後走上了修煉的路。

畢業後我到北京打工,住在清華大學附近,在圓明園煉功點煉功。99年4月24日,我和幾名同修聽說天津抓了很多人,25日早晨7點多鐘我來到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那裏已經有很多同修了。大家本著對政府的信任,想向國家領導人反映一下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我們沒有標語,沒有口號,不影響交通,秩序井然,氣氛祥和。總理接見了上訪學員代表,晚上被抓人員全被放了,晚上9點多鐘我們離開了中南海。

99年7月22日,邪惡的江集團迫害法輪功開始了,信訪辦、府右街被戒嚴,我就到西單,看到不斷的有同修被綁架到大客車上拉走,來京上訪的學員特別多,拉走一車又一車。我和許多同修也被綁架到大客車上拉到石景山體育館,下午4點人多得充滿了整個體育場,我們又被劫持到豐台體育場,晚上11點,我們被用專列送到了錦州。我被派出所勒索了100元車費後被送回當地。

9月24日正好是中秋節,我和6名同修又去兩辦上訪,當場被綁架。駐京辦把我劫持回當地,勒索了100元車費後,把我關進了拘留所,拘留1個月。一個月到期後,渤海派出所惡警問我還煉不煉,我說煉,又被非法勞教3年送到葫蘆島教養院迫害。

葫蘆島教養院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集中營,手段極其殘忍、卑鄙。2000年5月30日,我和5名同修被送進嚴管班重點迫害。惡警張福勝將一同修鼻子打出血後又往身上潑一盆涼水,又逼迫我們讀污衊大法的書,我們堅決不讀,惡徒就強迫我們跪下,我們不跪。惡警張福勝指使7個犯人用組合拳、飛腳打我們。一頓暴打之後又強摁我們跪在拖布把上,從上午9點一直到晚上9點,50分鐘歇一會兒。我雙膝失去了知覺,渾身是傷,兩個多月才恢復過來。第2天早6點多鐘,惡警佟利勇又強迫我和3名同修做俯臥撐姿勢,一直到中午,累得我雙臂支撐不住不知摔了多少次,大理石地面都被汗水浸濕了。犯人看手支撐不住就用拖布把打雙臂、臀部,之後又拳打腳踢。惡警佟利勇強迫我們讀誹謗大法的書,我們不讀。下午3點一個同修被打昏死過去,用電棍電都沒反應,第2天早6點才甦醒過來,昏迷了14個小時。我們經過這幾番迫害之後,頭臉被打得腫大、變形,面目全非,互相都認不出來了。我們的手3-5天還不會動,吃飯都得靠別人餵,晚上睡覺上不去床,翻身都翻不了,全身被打得青紫沒一塊好地方,疼痛難忍。父親聽說我的情況後強烈要求見我,惡警王勝利勉強把我帶到樓門外,讓父親在100米外的大門口看了我一眼就馬上把我帶回號內,父親帶來的食品也被惡警扣下分吃了。在嚴管班,惡警每天強迫我們坐在水泥地上不許動,雙手放在膝蓋上,兩腿伸直並攏,上身挺直,從早6點坐到晚9點,3頓飯都是窩頭、鹹菜,每頓只給一個小窩頭,飢餓難忍。

2000年7月教養院成立洗腦隊,共60多人,有18個人被送進了嚴管班,我是其中一個。我們每天被罰坐,從早6點到晚9點,雙腿並攏,雙手扶膝,身體正直,不讓動,犯人看著,中午不讓休息,不讓去廁所。這樣我們被罰坐了57天,我們的腿都被控腫了,渾身酸痛,臀部疼痛難忍,室內悶熱,大汗淋漓。

2000年12月12日,惡警劉國華、張國柱把我帶到辦公室,強行把我上衣脫光,雙手被戴上手銬,強迫我坐在地上,屋裏擺著一排電棍。惡警劉國華說:「不轉化就扒你一層皮。」張國柱、劉國華兩惡警拿4根電棍同時電我。我看到電棍上寫著30萬伏高壓脈衝電棍,電棍外邊是螺旋式的鐵皮。電棍沒電了就充,充完了再電,其間還用鞋底打臉。惡徒把我全身都電遍了,很多地方都被電焦糊了,空氣中瀰漫著肉焦味兒,它們連打帶電折磨了3個小時。我不妥協,第2天又來了一番,增加了一個惡警李希寬,它們折磨我2個多小時。經過酷刑折磨,我頭部被打得腫大,變形,整個上半身都是傷痕,3年後被電的傷痕仍依稀可見。

2001年1月3日,我和10多名同修又被送進了嚴管班,每天被罰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三九天冰得骨頭疼,春節也是坐在水泥地上度過的。從早6點一直坐到晚9點,保持固定姿勢,晚上給一個褥子睡在水泥地上,又潮又冷,這樣我們被體罰了一個月。惡警還經常威脅我們:過一段時間好好收拾你們!我們的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

2001年11月30日,葫蘆島市教養院動用防暴警察迫害大法弟子,這是一次對大法弟子的暴力摧殘,絕食的大法弟子被灌白酒、啤酒,絕食多天的大法弟子也被幾根電棍電擊和毒打,很多人被打得面目全非、遍體鱗傷、血肉模糊。30日晚上9點多鐘,惡警齊志平帶著兩個頭戴鋼盔面戴黑麵罩的防暴警察突然闖入號房,從床的上鋪一下子把我揪下來摔在地上,用腳踩著我,雙手背銬,手銬勒進肉裏,幾分鐘的時間手就變成了紫黑色,雙手被銬抽了筋,不能動了,至今左手腕還留有那次被銬過的傷痕。那天晚上共有11人被防暴警察迫害後送到看守所,我是其中一個。後來錢鵬被非法判有期徒刑6.5年,李立新、周維生、張成傑幾人均被非法判有期徒刑6年,送到瀋陽大北監獄繼續迫害。12月4日,我與幾名同修又被綁架回教養院。5日,我們又遭受一次殘害,惡警謝博把我帶到食堂小二樓,惡警張福勝、王勝利、郭愛民、宋忠天、劉佳文等人蜂擁而上,將我打倒在地,張福勝用腳踩著我的臉,一頓拳打腳踢。毒打過後惡徒們又用4根電棍同時電擊我的頭、臉、及全身,連續電了20多分鐘。這次迫害後我在床上躺了一個月,起不來床,由兩個包夾嚴加看管。

2002年10月是我被迫害3年到期的日子,當地派出所惡警直接把我劫持到拘留所關押,一個月後又把我送到看守所繼續迫害,11月20日才把我放回。

我母親99年因為上訪被判勞教2年,在馬三家受盡非人折磨仍堅持信仰,回來後在公園裏煉功又被非法勞教3年,劫持到馬三家勞教所迫害,我父親因為不寫不進京的「保證」就被非法勞教2年,送到葫蘆島市教養院迫害,我的舅舅和我的兩個姨也因為不放棄信仰曾被劫持到勞教所關押。可是像我們這樣的家庭在中國大陸有千千萬萬。生活在中國大陸的民眾連基本的信仰自由和生存權都被剝奪了,只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就遭到非人的折磨,只因為說一句真話就被殘害,甚至被虐殺,這真是對「人權最好時期」的最大諷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