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大法弟子自述在北京調遣處遭受的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21日】2002年五月十九日上午我到北京天安門打開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兩個武警搶橫幅,同時把我的左褲腿撕開。在金水橋前,把我推上警車,拉到分局,問姓名、住址,我不說,惡警就把我送到宣武分局。預審問我姓名、住址,我不說,他們就打我耳光、下巴、胸部等。後把我關進一棟一號室。我絕食絕水抗議,預審讓本號的犯人對我大打出手、體罰,一直到後來吃飯為止。

六月十日上午十點,吃窩頭時我誤食進一團細鐵絲,並報告管教,他說帶我上醫院體檢,院長給帶我的幹警一張單子說:「你們自己填去吧。」他們就把我送進一個大院,把我帶到一個大廳,讓我喊「報告」、「是」,蹲著低頭抱首。我不服從,當時又來了四、五個警察,兩個勞教人員對我進行迫害,他們拎著我踩大法書,並且還讓我向他們賠禮道歉,我依然不從,最後讓我寫保證。兩個勞教人員就掰我的手,把兩臂背過去按著我的手用它們的手寫保證,並強行摁手印,說這也算我寫的。後來對我進行更狠的迫害,把我的兩臂背過去,一條腿壓在另一條腿的腿彎裏,那兩個人都壓在我身上,一個壓兩臂,一個壓兩腿,到我甚麼都不知道為止。六月十五日晚,我才清醒過來,醫生問我這是甚麼地方,我看了看說這是醫院,又問誰給你送來的,我說不知道,後來才知是從調遣處送來的。經檢查有多處外傷,我昏迷了一天一夜。在團河醫院住了七天出院,我被分到了調遣處一大隊一分隊。

6月20日,一大隊一中隊長姓茹的把我帶回隊裏分到一班,在班裏讓背23號令。不背就打罵或各種體罰,班長叫馮淑慧,很邪惡,打罵時把門關上,怕外邊人聽到。8月1日我被送到團河勞教所,我就一直絕食絕水抗議,他們對我進行「幫教」,在絕食期間一面勸我吃飯,一面讓我所謂的「轉化」,他們用盡各種方式動搖我。後來他們把我綁在床上,四肢固定在四個床角,能活動的範圍非常小,每天給我灌食時,都非常痛苦。我絕食了十四天,8月14日這天,警察給我錄了一天象,內容是所謂對我生命安全負責,把我綁在床上各位領導模樣的人對我進行所謂的關懷、幫教、灌食等等。我晚上吃飯也錄了像,吃飯之後它們就更加緊對我進行騷擾,經常到吃飯的時間不讓吃飯,很晚才讓睡覺。

在調遣處受到的迫害,警察卻說是為了我好,那對我不好時是甚麼樣呢?這樣的理我不能接受。

2002年9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