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團河調遣處的萬伏電棍、牢霸拳腳和骯髒「衛生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19日】剛進團河調遣處,全副武裝的惡警站一排。如果大法學員不寫所謂的「保證書」,就將受到毒打,被電棍電。平時這些電棍是不讓拿出來的。有一位60多歲的姓翟的老學員,被惡警同時用幾根上萬伏電壓的電棍電,翟老被電得渾身起泡,但他沒有屈服,後被綁在床上達數天之久。2001年4月份以前,在調遣處經常可以看到學員被用刑時的悲慘場面。那種悲慘的場面就是在明慧網上也披露得很少。用盡人類所有的語言都無法描述。以下所寫的情況是包括勞教人員,不僅僅是法輪功學員。

剛進去調遣處,要脫光衣服進行所謂的檢查,有好的生活用品、貴重物品會被搜身的牢霸搶走,這都是在警察的縱容下進行的。進門還要高喊「報告」,要不能喊得像歇斯底里似的,就不讓進屋,喊得越歇斯底里牢霸越高興,那是一種變態的心理。進調遣處還要進行「法西斯」似的軍事訓練,短則幾天,多則一個月。立正站軍姿,練隊列等,打、罵、被電棍電,是常有的事。很多人都累倒過。還有就是背誦司法部23號令。有很多年齡大、記憶力不好的人為此吃盡了苦,被打罵是免不了,晚上還不讓睡覺,直到會背為止。在那裏生活,真的是提心吊膽,說不準甚麼時候班長或牢霸會踹你一腳,打你一拳。在那裏,警察一般不打人,都是牢霸打,牢霸也懂得避開警察打人,不讓警察擔責任,警察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早上,6點起床,要是慢一點,免不了又是一頓拳腳。早上起床後和晚上睡覺前都要點名。點名時,雙手抱著頭,蹲在地上,如果姿勢不對,就拳腳相加。點名後開始上廁所、洗漱,廁所只有5、6個位子,30幾個人,在裏面上廁所叫「蹲、擦、起」,只有幾秒鐘時間。而且上廁所還得班長同意,如果這些牢霸不高興,就別想上廁所。牢霸要上廁所時,大家更難受,因為牢霸上廁所要佔很長時間。洗漱間能用的水龍頭只有幾個,惡警將總水閘開得非常小,水是往下滴而不是流。30幾個人,牢霸當然要優先。上廁所,洗漱的時間總共只有10分鐘。大家像一窩蜂似地去搶位子。老實一點的人真的沒機會洗漱,上廁所。洗澡也是這樣。剛進去的人7、8天沒有拉大便、沒洗澡是很常見的。夏天,7、8天沒洗澡,渾身發臭。

在調遣處,只要不是下雨,都是在露天場地蹲著吃飯(據說2001年10月份以後改在屋內吃飯了)。吃飯前還要背誦一段23號令和報告詞。炎熱的夏日中午,太陽火辣辣的照在頭頂,一群人蹲在地上,汗流如雨,啃著難咽饅頭,吃著難吃的漂著蟲子的熬出來的青菜。五分鐘之內要吃完。沒吃完就扔了。

白天幹活,調遣處經常是包筷子,用寫著甚麼「高溫消毒」、「衛生筷」等字樣的紙將筷子包起來。那隻包筷子的手,真的是髒得不能再髒了,上廁所、擦鼻涕等等,從來就沒用水洗過。連喝的水都困難,別說有水洗手了。包筷子時,那筷子在床上、地上到處都是。進去過的人出來後沒人敢再用所謂的「衛生筷」。想起在裏面時,是怎麼包的那筷子,都感到噁心,更別說用那種「衛生筷」了。每天的任務都非常重,早上起床後就開始幹活,中午是沒有時間休息的,晚上要幹到7、8點鐘,有時要幹到十一、二點。其他人還要幫那些牢霸幹活。有時有好幾個不幹活的牢霸。

平時沒事時就坐著,晚上有時看看電視,但是坐的時候必須坐得端正,坐得筆直,稍有不正,便會挨牢頭的毒打。

很多普通勞教人員在裏面都暗自流淚,對那些牢霸恨之入骨,對社會、對政府、對幹警充滿了仇恨。

那裏面很多人都知道大法好,包括那些牢霸,他們被逼於警察的壓力和自身的利益不得不管著大法學員,不讓學員相互之間說話等等。但是在裏面也有一些因一時的錯念做錯事的善良的人,他們經常在暗暗地幫助大法學員、生活上照顧學員。

通過和學員接觸,那裏面也有一些警察明白了大法好,知道法輪功是被誣蔑、陷害的。他們不敢公開與大法學員談話,只是私下裏偷偷地和學員談論這些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