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如同納粹集中營(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3日】

北京市團河勞教所現任副所長李愛民(主管管教)是個凶殘、毒辣到極點的歹徒。表面上看,他戴著眼鏡,佯裝溫和;但誰又會聯想到,多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令人髮指的獸行,就是他一手策劃的。2001年11月,在來到團河以前,他任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的副處長。

【背景介紹: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是將從看守所被判處勞教的人員(包括法輪功學員和普通勞教人員)集中臨時關押,長則兩個月,短則半個月,進行喪失人性的「入所規範教育」。然後,男性轉到團河勞教所,女性轉到天堂河勞教所。調遣處始建於2000年6月,當時有四個中隊(四排破平房),每中隊四個班,每班約30餘人。四中隊為女隊,一、二、三中隊為男隊,高牆上全為電網。2001年夏,在操場上又建了三排平房,關押學員。2001年12月調遣處遷址,入住新樓】
 
特別是2000年6月至2001年6月,整個調遣處被凶犯李愛民變成了極其恐怖的集中營。
 
從分局看守所送來的學員剛走進大鐵門1,鐵門馬上自動關閉。兩排惡警約二十個,每人手裏一根劈叭作響的電棍,全副武裝,把學員夾在中間。有惡警厲聲喝斥:「從現在開始,你就是一名勞教人員!」接著便叫喊著命令:站立、行走不許抬頭,必須低頭看腳尖,兩手放於腹前;蹲要「摟(音陰平)著」,即雙手手指交叉抱後腦勺下蹲,兩肘放於兩大腿裏側,絕不許抬頭。如果有人稍敢不從,這群惡警便上來瘋狂電擊、踹打學員。一次,有一女大法弟子不低頭,被一名夜叉似的女惡警衝上來,當胸猛踹,踢倒在地,拽著弟子的頭髮拖出十幾米,手裏揪下大把的頭髮,邊拖邊打……有個叫李長所的暴徒(男)手段極狠,對於不低頭的大法弟子經常被他用「脖切」(即雙掌猛砍學員的頸部)打得昏死在地上……
 
這是第一項,對法輪功學員還有一項,就是寫「保證書」,每個學員必須得寫。惡警指使班長(普教)從班裏拿來一把兒童椅,(在北京,勞教人員全坐兒童椅)高聲叫罵著逼學員趴在椅子上寫保證,如果誰不寫,馬上拳打腳踢,隨即,惡警便手持電棍肆無忌憚地猛電學員,再不服就捆到床板上、椅子上電擊,摁著手寫……
 
除此之外,還要穿一身紅的囚服;進班前須扯破嗓子喊多少遍「報告」等等。剛進去的不煉法輪功的一般勞教人員,看到調遣處的恐怖,沒有不膽戰心驚的,有的甚至嚇得尿了褲子,癱倒在地。放眼調遣處,你會猛然驚心:哪兒是地獄?這兒就是!滿耳朵聽到的都是劈叭作響的電棍、厲聲的叫罵和一聲聲淒慘的哀號,還時不時地有因聲音小而被惡警強令成百遍地高吼「報告是,報告是……」「報告隊長,我是X中隊勞教人員XXX……」「謝謝隊長,謝謝隊長……」;滿眼看的都是一隊隊穿著磚紅的囚服的人,深低著頭,跺著緊促的小步,沒完沒了練隊列的,而惡警們人手一根電棍,為所欲為……甚麼人權?甚麼人格?甚麼尊嚴?男女老幼?老弱病殘?統統都沒有了,只有兩個字「暴力」。
 
人間負的因素為所謂考驗大法徒而被舊勢力放縱操控,竟邪惡到如此不可想像的地步!而以上所述,僅僅是進調遣處的第一天,也就是剛剛開始。可怕的是,對調遣處而言,卻是每天如此。這就是江氏流氓政治集團所說的「人權最好時期」上演的希特勒式的「奧斯維新集中營」的恐怖,四週高牆電網,鐵門緊閉,外人根本不得而知。甚至在2001年3,4月間,國外記者採訪團河勞教所前,從所裏到隊裏一致強令團河被關押人員,絕不容許向記者透露有調遣處這個地方。

(未完待續)

希望廣大從團河、天堂河出來的各地大法弟子,走出陰影,抹去眼淚,拿起筆,把那段慘無人道的被迫害經歷公之於天下,讓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北京市團河勞教所、北京市新安女子勞教所(2002年3月15日遷到北京市天堂河女子勞教所)、北京市天堂河法制培訓中心在國際社會現出其真實的邪惡面目、揭穿其欺騙全世界輿論的彌天大謊!

所有這些不法警察必將受到法律的制裁。當年以色列人走遍天涯海角追捕納粹黨徒,你們將來絕對無法逃脫正義之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