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幫助營救我的校友和同修──曹凱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9日】

受迫害人:曹凱
年齡:32歲
關押地點:京山線茶澱站106-12 (郵編300481)

經歷及受迫害情況:

曹凱本科就讀於蘭州大學。他和我既是大學校友、同修,又是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的校友和同事。他上學時品學兼優,當過班長,多才多藝,曾獲一等獎學金。後考入中科院發育生物所攻讀碩士學位,期間曾獲「地奧獎學金」,獲「優秀研究生」稱號,並在發育生物所攻讀博士學位。

1995年5月,曹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並在蘭州大學幫助建立了第一個煉功點,並幫助周邊地區建立了輔導站。得法前他患有嚴重眼疾,眼底每月出血2-3次,嚴重時每週1次,視網膜隨時都有脫落的危險,天天要依靠藥物維持。疾病導致他不能看書、不能跑、不能跳,無法進行正常的學習生活,痛苦不堪。每次出血時,只能躺在床上,一動不敢動,如同廢人一樣,因此學校特批他休學兩年治療。醫生建議他做手術,不要繼續學業,如果眼睛再出一次血,就要雙目失明。無奈之中他向中、西醫多方求治,又練了許多氣功,均無明顯效果。修煉法輪大法後他病症全消,精力充沛,有時連續工作48小時也沒問題。

曹凱身心受益,對大法非常堅定,也做了很多洪法的工作。他在蘭州大學,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和發育生物所期間,一直志願擔任輔導員,經常組織大家學法煉功和舉辦洪法活動。「4﹒25」後,曹凱即被中科院發育生物所、知春裏派出所和中關村派出所重點監視,要求他「交代問題和幕後主使」。1999年7月20日,曹凱被邪惡之徒秘密從家中帶至科學院基地非法關押,後被監視居住一個月左右,逼迫其說出大法資料來源。

1999年9月,曹凱因公開煉功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後被勒令休學。發育生物所黨委不顧曹凱剛出生不久的孩子患有多種先天疾病,強行收回所裏租給其夫婦居住的房屋,致使其夫婦長期流離失所,最終孩子不幸夭折。

1999年10月28日,曹凱夫婦雙雙到全國人大上訪,被海澱看守所非法拘留。關押期間,他絕食9天,用生命為大法鳴冤。第9天時,因眼底出血被送往醫院檢查,第21天被取保候審放出。1999年12月原法輪功研究會成員被非法審判之前,邪惡之徒由於害怕曹凱申請旁聽而將他騙入中關村派出所關押一天。2000年3月,北京市公安局警察非法闖入曹凱租住的房屋將其非法逮捕。曹凱絕食抗議。5天後,出現心動過速的現象。公安怕出人命,才將他釋放。

2000年5月12日,警察再次闖入其租住房屋欲將曹凱綁架,但因其妻子張文芳(當時正懷孕)拼死攔在警車前反抗才未被帶走。2000年6月,曹凱在海南某學員家交流時被捕,在當地關押半個月左右。押回北京後公安七處看守所和海澱看守所非法關押他將近一百天。曹凱絕食抗議達90多天。他遭到長期強行灌食。看守為避免麻煩,將灌食的管子一直插入其胃中。由於長期酷刑虐待,他被折磨得奄奄一息。2000年9月底,他因身體原因被海澱看守所釋放。2001年2月,他在一名大法同修家中時又被惡警非法抓捕,後下落不明。

現在查明,曹凱被非法關押於天津市京山線茶澱站清河農場,刑期不詳。曹凱父母年邁且遠在外地;愛人張文芳到人大上訪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後即被原單位開除,沒有經濟來源。目前不知下落。

法輪大法把曹凱從痛苦的深淵中解救出來,給了他第二次生命,使他能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和一個純淨的心靈更好地服務於社會。然而,也正是因為他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做一個放淡個人名利、完全為著別人的好人,竟遭受江氏流氓集團如此慘無人道地殘酷折磨,甚至幾乎失去生命。曹凱的遭遇無情地揭穿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荼毒人民、虐殺善良的真實面目,給它們所謂「人權最好時期」提供了一個最佳的註腳。我們真誠呼籲善良的人們攜起手來,幫助和救援曹凱,和千千萬萬象曹凱一樣的法輪功學員。

呼籲人:呂罡(美國西北大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