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母親黃秀超受迫害的事實──來自加拿大的兒子的呼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7日】我母親黃秀超今年是六十六歲的老人了,在今年春節前(2002年2月6日)被中國廣東省遂溪縣公安局抓走,被遂溪公安局關押近五個月。今年六月十號遂溪法院在親屬不在場、不知情的情況下,判我母親四年徒刑(和我媽同時被判的另一位43歲的女學員也長達3年6個月)。過了上訴期後,在六月二十八號法院才通知我的家人,期間我弟去看她時,看到她的眼角有出血,很憔悴。

我母親是在99年720期間學法修煉。她的瘦弱多病的身體得益於修煉大法而有極大的變化。當時由於我父親的身體不好,我介紹我父親煉法輪功。我父親在家裏看了《轉法輪》,但是不會煉動作,就在7-20開始的前幾天,我就把我父母接到我家裏住,一是為了休養,同時教給我父親煉功的動作。99年720期間,電視天天連續播放對法輪大法的誣蔑宣傳,製造恐怖的局面,我母親就在這樣的環境裏也看完了《轉法輪》,並學會五套功法。7-20鎮壓開始後,我家裏的情況有了很大的變化,由於我是4-25前兩個月學會煉功,這樣的恐怖面前我的壓力很大,我父母在我家裏學法煉功壓力也很大,不得已我把他們送回湛江的家裏。我父母就這樣在我家裏一個月的時間裏學會煉功的動作,並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在湛江家裏,我的父親由於對真相不了解,在家庭生活壓力和政治壓力下停止了修煉大法,而我母親還在堅持修煉大法。我母親文化不高,勉強看懂書中的字,她的身體虛弱矮小,在家裏還得帶孫子,做飯做家務,店裏的活還得幫忙,全家為了生活一天忙到晚。家裏是用租來的房子做生意和居住,條件不是很好。我母親經常是晚上十一、十二點才能休息, 為了學法煉功她得早早在四點鐘左右起床,早上七點多她得準備做家裏的早餐,快七十歲的她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堅持修煉。

母親以前脾氣和身體不太好。是法輪大法把我媽改變過來了,一煉功她的脾氣開始好轉,身體開始變好,修煉法輪功給她的身體和精神帶來的一切使得她對大法深信不疑。她有時問我「為甚麼我老是改的不夠好呢?」 她在想怎樣才能變成更好、更好的人,更符合真善忍的要求的人。有一次她說,她跟別人說法輪功,別人怎麼都不聽,她說,法輪功叫別人做真善忍的好人,別人點了點頭。她在試著告訴別人大法好。由於從上壓下來的政治壓力,老人家她感到壓力很大,我記得我約在出國前兩個月,見到她時,她的眼睛裏有眼淚,帶著血絲,在這樣大的壓力下她在難受,這麼好的功法,她告訴親人大法好,告訴兒女大法好,還遭到兒女的誤解。她常說,我不會講話,不會說話,她在為此焦急,怎樣才能讓別人知道法輪功的真實的情況呢,知道法輪大法好呢?她就這樣學著做講真相的事。我母親一直是安分守己的人,膽子小,我很了解她,她以前的脾氣不好,但她心底那份善良,對生活苦難的默默承受的意志一直令我驕傲。

當我知道我那膽子小的母親因為貼介紹法輪大法的真相材料被抓時,我很吃驚,冷靜下來我為她那份勇氣而高興,接著更為她的安全擔憂,那麼多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殘酷折磨,被打,被折磨致死,她那瘦弱的單薄的身體行嗎,我會不會失去我的母親? 同時我也在擔心與我母親同時被抓的另一位43歲的法輪功學員梁景秀,誰能幫她呢?

我母親年紀大了,需要照顧。她一生吃了太多太多的苦,大法給她帶來快樂,帶來在苦中快樂地活下去的力量、信心和勇氣,大法使得她身體健康,大法使得她改變她以前不好的脾氣,然而卻因為她為大法說公道話,告訴人們大法好而被抓,被判刑。

媽媽,我一定要救您!身在囹圉中的您,您能聽到在加拿大的兒子的呼喚嗎?

在加拿大有那麼多善良的人,善良人的力量是巨大的,聽到我的呼救的加拿大人民一定會向您伸出援手,您的苦難將不再延續。我堅信與您一同承受苦難的梁景秀的苦難也不會延續,成千上萬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苦難也不會再延續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