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美好的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日】尊敬的師父好,精進的同修大家好:

我叫林愷馨,今年45歲,家住澎湖,得法至今三年多。第一年得法,以單純、寧靜的心精進學法,效果是好的,每每讀到某段法了解了內涵,心裏的昇華感,實是筆墨難以形容。那種從生命最微觀向外擴散的美好感覺,常常忘了周遭的一切,每個細胞活力十足地溶於法中。那一段日子打下了在法中堅實的基礎,成為後來正法中做的更好的有利條件。前年法會在徵稿,沒想發表心得;平日在網站寫修煉文章,是因修到那有所體悟,而隨筆就寫,但要刻意寫自己修煉歷程似乎不那麼起勁。修煉後大法一直改變著我,看事情的角度就更不一樣了。舉個例說,以前人家讚美你的衣服好漂亮!我會說:真的嗎?謝謝你!現在我會將這份榮耀歸於設計師,想想他聽到這話時的高興。充其量不過是我把它穿的得體,在適合的場,合適的搭配,將衣服的風格特色穿出來而已。而自己在大法中助師正法,做著大法中的事,這一切不也是師尊給予的嗎,沒有師尊,沒有法,那千萬年的等待仍是空,因為天體大穹不能純淨,生命不能歸正,是無意義的。因此深刻體會《洪吟》中的「做而不求──常居道中。」那個內涵。一件事做完了,不一定得讓人知道是你做的,或覺得你了不起。自己亦不覺得做了甚麼,無須被肯定、被認同,那是真正無求的境界。因此要寫一篇自己的修煉心得實是不知從何著筆,走過了,也就過了,回過頭看看真的沒有甚麼!今年又在徵稿,更沒想要寫,只想聽聽同修們精彩的修煉史。仔細思量,發覺最近每日除確保學法、發正念的質量、煉功及上班外,下了班忙完家事後,一坐在電腦前就是三五小時,在網上講清真相每每忘了時間總到深夜。經常在修煉中有所體悟,卻苦無時間成文。向內找,其實是有點懶、有點求安逸,不想動腦花時間,就覺得趕快上網講真相較重要,好像有點顧此失彼。卻忘了寫文章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也是靜下心來好好看自己的過程,唯有不斷向內找,不斷發現未去的執著去掉它,在圓滿的路上才能走的更好,才更對得起師尊,對得起殷殷企盼的眾生。另一方面這也是證實法的一個方式,幾經思量就寫了這篇修煉心得,其中定有多處不足,請同修慈悲包容並指正。

三年多前在4.25中南海事件中,無意中在媒體看到了美國紐約某處公園內有一批人靜靜的、閉著眼在煉功,雖只有幾秒鐘的畫面,可卻像插頭插了電般震撼著我,鏡頭中無聲的寧靜、祥和,像世外桃源般的吸引住我。於是開始打聽,因身處小島資訊缺乏,只能請台北同學打聽。一星期過去了毫無音訊,心急如熱鍋上的螞蟻;現在想來一切都是緣,都是安排好的。就在急的不行時,一天,先生興奮的告訴我:有了,找到了,每週六在中正紀念堂有人在煉功。我二話不說,買了機票到台北借宿同學家。隔日到煉功點去,就這樣開啟了我的修煉路程。那一日點上只有三人,閉著眼沒搭理我;心想,一趟路來,隔日就回,無論如何也要煉煉,跟著抱輪,不想一抱震撼無限。之後煉靜功,所出的現象更讓自己驚喜的久久不已。心裏直嚷著:找到了,真的找到了。得法後才知道,想修正法的那一念一出,煉功當下師父法身即為我淨化身體,並且下法輪。證實了師父說的:「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地幫他。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可以無條件地幫他,所以我們就可以為學員做很多事情。」(《轉法輪》)因此想修煉的那一念多珍貴呀!過去20年在心靈的提升中尋尋覓覓,接觸許多法門,東闖西奔,總感覺不是自己最終所要找的,因此苦苦等待追尋,總修不出高層境界來。而今,短短一小時半卻體悟滿滿,全身能量流打開了,那當下感覺與宇宙相通。煉完功後還知有本指導心性修煉的大法《轉法輪》,心中更是興奮感動無比,就這樣找到了多生無數劫等待的性命雙修的宇宙大法。

從小生命總在邊緣徘徊,體弱多病,也過了幾個生死關。得法前身體雖無絕症,但器官好似無一完好。生了二女後,更是折磨得不成人形。失眠十四年,百日咳十四年,頭痛、心臟痛,因生產的尿失禁、子宮長瘤、肝臟有黑點,最痛苦難耐的是頸椎及腰椎每月固定發作一次,處於完全不能動彈的狀態;那時人生是黑白的。從小心靈的苦更多,父母離異,親人暴力相向,毫無親情可言。一切的苦從小就承受著。可這些都打不倒我,每次過不去時,總覺得身後有人看顧著我。得法後才知師父早就管著的。現在修煉後的我,不但無病一身輕,氣色好,皮膚光亮亮的。睡眠時間減少了一半。一段時間沒見的朋友一定會說:你怎麼更年輕了?以前先生總數落我,三百六十五天沒一天是好的。現在這句話早早消失已久。想來這一切都在證實大法呀!

修煉後,消病業,高興地承受,身體上的苦咬咬牙就過去了。慢慢地病業沒了。心性關開始一個接一個來,有時苦到刨心挖骨,但等過去後回頭看看卻不免笑自己,有甚麼嗎?怎當時就那麼難過呀!這也證實人在生命長河中積攢了多少執著,每一個執著在修煉中都得挖出,去掉,因此用常人方式顯現就是關、就是難,承受起來,每個當下就覺得苦,而當那個執著去掉了,修煉者卻在其中昇華了!有時覺得自己越精進,層次要更提高時,師父管的更嚴,一思一念不在法上,馬上就現時點化,必須隨時保持嚴肅的心對待修煉過程,時刻向內找,哪怕別人來撞擊你,當下你不覺得是那樣,也都得先承受再向內找。由最初的傷心、難過到可以表面忍著勉強接受,到坦然不動、心平氣和再到化彼此的矛盾於祥和,再到善意地理解,那是一條緩慢、辛苦的歷程;也唯有走過,才體悟甚麼是退一步海闊天空,甚麼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而這一切都是在《轉法輪》一書所揭示的法理中所證悟的。這是一部真正引人實修、度人離苦的宇宙大法呀!

師父在《導航﹒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中說:「其實不管怎麼樣,無論一個生命他在常人社會中承受多大的痛苦,我告訴大家,和你們圓滿了以後的果位相比,不成比例,真的不成比例!大家想一想,過去一個修煉的人經過一生的修煉,甚至於幾生的修煉,可是我們今天在短短幾年中就要人圓滿,承受過程只是一瞬間,而且時間是推快的。將來回過頭來看看,如果你能圓滿,你發現那甚麼都不是,就像一場夢。」我深切的明白這一切都是師父承受的,是師父給的,我的承受太少太少了,不算甚麼的,只有更精進,儘快修好自己才能報答師恩於萬一。

正法中自己一直留心跟上正法進程,每個階段被安排了該做甚麼事總會有同修來提醒。在明慧網中每看到同修可歌可泣的正法事蹟,經常落淚。感歎自己在如此安逸的環境下再不好好助師正法,好好救度眾生,實是有愧師尊為我如此諸多付出。記得當師父新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明慧網發表那天,我打開電腦,興奮地看著新經文,看著看著,看到了法中揭示的真相不禁痛哭失聲,其中那一段:「正法弟子不能走過正法時期是沒有下一次修煉機會的,因為歷史上已經給了你們一切最好的,今天在個人修煉中幾乎沒吃甚麼苦,而你們生生世世造下的天大的罪業也沒叫你們自己承受,同時以最快的方式給你們提高著層次,保留你們過去好的一切,而每一層次中又給你們補充更好的,修煉中一直都給予你們每一境界中最偉大的一切,圓滿後將使你們回到你們最高境界的位置」。看到這,心中對師父偉大的給予,及真正體會甚麼是度人的內涵,流下了深刻、感恩的眼淚,久久,久久……。因此每當自己不自覺安逸、鬆懈、偷懶時,就想起師父說:「而且從正法以後宇宙的整體時間都是被推快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前,一天是過去的一秒鐘。現在還在不斷地加快,目前的一年大約是過去的一秒鐘,這還是平均數,而且還在加快。」(《北美巡迴講法》)想到這,我還能求安逸、放鬆自己嗎?還有多少眾生待救呀!

此次美國休士頓正法之行,在當下也是個放下生死的考驗。在得知須有美國簽證的同修支援時,是當日早上十點多,只有幾分鐘的思考時間。那幾分鐘內想到了邪惡無所不用其極地迫害大法弟子,想到了正法中需要你時,你在哪?想到是否還在維護常人甚麼?當下甚麼都沒考慮了,儘管有金錢關的問題,但隨即參與正法的強烈念頭打敗了一切。每一次克服了常人的困難走了出去,就像一次的決裂人,就像一次放下生死,每一次參予的過程,就是一次去執著的過程。記起師父在《路》中說:「一個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部歷史一定是自己證悟所開創的。」當下毅然決定參予此次如此緊急之休士頓正法行,當日下午我們澎湖四位同修,緊急請假搭機前往美國。想起師父在《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說:「當一個修煉人在一個沒有邪惡場的環境中談能放下生死,就像在我們今天這樣正的場中你談放下生死,說起來非常輕鬆,因為沒有任何壓力。如果在一個邪惡的環境中,布滿了邪惡因素的環境裏面,你再去證實法,敢於走出來揭露邪惡,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麼在這樣的環境中,雖然它非常邪惡,可是大家想一想是不是也很難得呢?真的很難得。過了這個時期,那麼也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國內的同修每每用生命捍衛法,他們是真正做到了放下生死,他們真正的做到了宇宙的保衛者同時為宇宙正的因素負責。自己的一點點參予又如何相比呀!在休士頓那幾日,在惡劣的天候中,感受邪惡的猖狂,正邪分秒的較量,大法弟子密集、近距離的發正念除惡,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那一刻忘了安逸、丟了私心、少了執著,一顆純淨的心與師父與同修們除惡、正法。

去休士頓之前,每日密集發正念及學法,儘量做到了質與量的要求。事後證實平日的基礎在至關重要時刻會考核與檢驗自身狀況的好壞。平時做的好可確保在每場宇宙正邪較量中的能力。每場戰役在人的這面會感到累、疲倦,這時正念的足與不足就很重要。平日的靜心學法及對師父、對法的正信,更是時刻考驗著大法弟子。

常常覺得自己太幸福了,在大法中修煉,又有師父管著,看上去自己好像做了甚麼,但我深刻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這段時間,慈悲、偉大的師父讓眾弟子參予是在法正人間前給弟子建立威德的機會。同修們切莫失去這偉大的機緣呀!

以上是我修煉中粗淺的體會,謝謝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