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弟子:生命因正法而更有意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29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很榮幸能於這麼殊勝的場合中,向大家報告在正法修煉中講清真相的一點心得,我今天要報告的題目是「生命因正法而更有意義」。

目前,正法以無比洪大之勢在大穹中迅速層層突破著,台灣的同修紛紛以各種方式向可貴的中國人民講清真相。自從今年一月份起政府開放大陸人士來台觀光及文化學術交流後,桃園弟子也因為中正機場之所在而能有這份榮幸與責任更直接親近大陸政府官員或旅客。在法理上我們知道這是天象變化、正法進程的一個環節。也許這趟旅程就是他們明白真相、得救或得法之路。一定得讓他們不虛此行啊。以下我就簡單向大家彙報一下我們機場洪法的經驗和體會。

剛開始,我們先向航警講清真相,並於每次掛橫幅前禮貌地向他們打聲招呼,然後謹慎地掛上閃亮的橫幅,我們發著正念,相信踏入國門的同胞都能看到,同修們用生命在天安門見證的「法輪大法」竟然可以安然無恙地掛在國際機場──這不就直接在澄清著邪惡的謊言嗎?有一段時間我們摸索著如何辨識大陸來台人士。在經驗的累積下,也就漸漸能認得出來。有的是散客,拎著行李箱焦急地張望,可能是來台探親的。我們會善意地問他是否需要幫忙?有時用手機幫他找尋親人,或帶他至觀光局服務台廣播,有學員甚至在電話中告訴其家人我們在「真善忍」鮮黃的三角旗幟下等您。臨走前,我們會送上一份真相材料並祝其愉快。對方都會很感激地說:「謝謝」。他們會感受到眼前的法輪功學員和國內政府的宣傳是多麼的不同。師父說:「大法弟子在正法期間表現出來的狀態、慈悲、善良、純正與大忍,影響著將來的社會。」(《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們的一言一行就代表著真相。

有時也難免會碰到拒絕的人,有一次被拒絕時,我心中想到:「算了吧!他可能沒有緣份。」可又馬上轉念一想:「有緣、沒緣是師父說了算,更何況師父教我們慈悲於眾生,還一再地給邪悟者機會,我這樣的想法,哪裏有修煉人的善啊?」所以我再追上去,等他把行李放好,我雙手恭敬的呈上報紙說:「這是一群熱愛社會的人所辦的報紙,請您收下嘛!」之後向他誠摯的微笑,他終於收下了。謝謝師父,讓我從中再次體會到「是修煉不是工作」。而自己對於慈悲的理解又再次昇華。

有一次也碰到疑似特務者,在座位上接機等了三個小時,當時我們把他們當成一般民眾向他們洪法,其中一位自稱是大陸新娘,我們將得法後的改變及目前大法局勢一一向他們陳述。只是事後才懷疑他們的身份。因為宜蘭區大法的弘揚蓬勃發展,他們竟然不知所在的知名小鎮有多個煉功點,而且他們接不到人卻仍悠哉的等待,不同於一般人的焦急。更大的破綻是,他們問我們為何從早上就在此接人?而他們直到晚班的學員離開時還在。不過我們悟到,師父傳大法是敞開大門的,而一個常人在修煉者的面前是很脆弱的。我們心胸坦蕩,有啥好怕?「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惡而不是大法弟子」(《建議》)我悟到講清真相不可以帶著人的觀念去衡量,師父說:「排除思想框框,人善良的脾氣、秉性、特性、特點就容易體察出來,那是真正的自己。」(《轉法輪卷二:佛性》)講清真相中我們要有一顆純淨的心,一顆慈悲的心。每一個生命都該有權利了解真相,明白真善忍的美好。

還有一位同修遇到大陸的大法弟子,他主動向學員表明身份,當他知道海外的弟子在不同的地方做著相同的事,眼淚便不自覺地流下。學員也跟著流淚。相信無聲的淚水中凝聚的是更堅定的心,助師正法,永不棄絕。

當然,我們更多的機會是面對文化交流團體或者是純粹旅遊團。剛開始時心中難免有怕心,但是在法理上悟一悟,我們是在做最正的事,所以即使面對一群西裝筆挺的學者官員,我們仍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有一段時間,同一時段的學員去歐洲洪法,一去二十多天,點上的學員又上中班,所以我必須一個人前往。第一個禮拜,考驗就來了,我的安逸心起來了。「要不要去?」一邊問著先生,一邊塞了幾份資料,沒精打采地背起背包。此時同是大法弟子的先生就斬釘截鐵地說:「剩你一個人,更該去!」是啊!我對法的堅定到哪去了?修煉不是大幫哄啊!師父說:「堅持實修是對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長期考驗」(《放下常人心堅持實修》),我的悟性太差了,我連那種「要不要去」的念頭都不該有。我知道有位同修參加完紐約法會剛抵達國門,接著又送同是大法弟子的家人搭機前往鹽湖城參加法會,而他克服了長途搭機的倦意,直接轉向入境大廳等待來台大陸人士。另有一位同修按時遠從苗栗來機場洪法。相比之下,我找到了明顯的差距。於是重整心情,駕著車奔向機場。由於匆忙之中,忘了帶掛橫幅的吸盤,於是我得雙手撐開橫幅,才有辦法讓人們看到。時間可貴,不容許我常人之心再冒出來,於是我站在出口撐開「歡迎法輪功學員」字樣的橫幅。說真的,當下有種彷彿置身天安門的感覺。當然實際上那是天壤之別的環境,可是心跳有些加速。啊!原來我的天安門在中正國際機場。

由於橫幅的長度比一般接機的大了許多,因此吸引著來往的人好奇的目光,有的甚至會喃喃地念著橫幅上的字。東南亞來的旅客也很多,也好奇於這景象。師父說過,這場邪惡的迫害,華人是受害最深的。他們能在國外看到法輪大法,相信也是師父有序的安排。還有一位西方人士,用英文念了橫幅上的字,我也用簡單的英文告訴他:「法輪大法好!世界上約有50多個國家的人在學煉。」他頻頻點頭,並用英文說:「Good!I know.」雖然如此,我仍覺得一個人的效果有限,因為沒人去發真相材料。

於是第二個禮拜前往時,我順利地約了同修一起去。結果當天好幾團的人,資料發到後來不夠發,我還碰到一個51人的學術交流團。我面帶微笑地對其中一位說:「您好,歡迎您到台灣來,這份免費報紙送您看看!」他緊張地掏著口袋說:「一份多少錢啊?對不起,我剛下飛機,還沒換錢。」我再次表明免費時,他才連聲說謝的收下。於是我們聊了起來,我說:「您打哪兒來?」他說了一個地名,是風景名勝地。我告訴他我知道那是個好地方,每年寒暑假時台灣有好多旅遊團去那裏度假。他說:「是啊,每年有上萬人次的觀光客呢!有機會您也來,帶這份報紙來,我就認得出是你了。」我笑著說:「好啊!有機會的。」由於出奇的順利,不自覺地起了歡喜心。

第三個禮拜時,又多了一位同修參與,資料也多帶了一些。結果除了來的團沒上回多之外,更碰到一位台灣接待的旅遊業者,惡狠狠地制止大陸人士接我們的資料,並說了一堆不堪入耳之語。從他口中得知,他知道我們長期在此發材料給大陸來台人士,但是他非常無法理解。有大部份的原因是影響到他的生意。(據說大陸官員們回去都得交一份台灣旅遊報告)我們沒動氣,待他將二十多人的團帶至一旁等候巴士時,我們再上前和他講清真相,同修們在一旁發著正念,希望能扭轉他的觀念。我向內找找,哪裏有漏。我覺得那陣子忽略學法,還有歡喜心被魔利用,我覺得我的正念要再加強,反應要再冷靜。師父說:「因為它是對法的考驗,你在哪裏、無論做著甚麼,都是在你自己應該做的這件事情中提高。」(《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我感覺師父時時都在我們身旁,適時的鼓勵我們,偶爾也會考驗我們,或讓我們摔跟頭,從中悟到進而提高。而在考驗的當下,我們要努力做到的是,爭取過關的機會,不在一個魔難中耽誤太久,看上去那對個人提高是個障礙,其實對整體而言更是損失,因為邪惡會利用我們任何一顆人心,任何一顆執著的心沒完沒了的干擾,所以既然修煉的路上任何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我們都得好好地悟一悟,別讓珍貴的機緣溜走。

如今,機場洪法已近半個年頭,兩岸緊接著將面臨「三通」的問題,而據數據顯示,目前來台的大陸客維持在四萬人次,且有越來越多的趨勢。我們也漸漸感到正如同師父所言「法輪大法好 漸入世人道」 (《大法好》),在全體同修重視發正念的共識下,機場洪法環境輕鬆許多,材料接受度亦較高,有的大陸官員不讓隨團人員拿,他還是偷偷接了一份說道:「看一下有甚麼關係?」

師父說:「在發正念中清除了操縱人的邪惡因素後才從根本上使世人清醒了」(《北美巡迴講法》),而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中,師父也談到:「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沒有重視發正念的這些學員,你們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裏面的邪惡還沒有清除,就是這麼個原因。所以發正念這事大家一定要重視起來,不管你自己覺得有能力和沒能力,你都應該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體範圍之內起作用的,同時你要清除外在的,那與你所在的空間是有直接關係的,你不去清除它們,那麼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還要迫害其他的學員、其他大法弟子。」(《在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讓我們更加重視全球齊發正念的效果及發正念的次數,這樣邪惡因素被清除的越多,被操控的人越少,得救的人就更多了。而我們機場洪法的同修們今後會更加珍惜師父慈悲為我們安排的環境,以理智、成熟及慈悲的態度讓更多遠道而來的同胞們把真相帶回國內,告訴更多更多遙遠天體下來的主啊王啊,以無愧於師尊的等待。

以上是我個人的一點體會。最後我想以師父的《見真性》和大家共勉:「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2年台灣北區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