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法中修出來的智慧救度可貴的中國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4日】在向中國人講清真相的過程中,經常碰到他們提出的許多問題,我發現,回答得好不好與我們對法的理解有直接的關係。從某種意義上說,像是在考試。有些問題簡直就是衝著我們的漏洞而來。由於沒回答好,印象就深,在以後的學法中往往在讀到某一段時會突然一下恍然大悟:「咳,怎麼這麼笨,這書裏全有嘛,怎麼就想不起來?」這樣就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在講清真相中提高,加深對法的理解;同時,在法上提高後促進更好的講清真相。久而久之,甚至產生一種向中國人講真相的渴望,好像甚麼問題我都能給他說清楚。

剛開始時,我喜歡抓住一個人就一通善言相勸,也不管他想不想聽,結果常常把人嚇跑。現在我往往會說:「您好啊,我是法輪功學員,您對我們有甚麼看法?請多提寶貴意見。」不管他們提的意見多尖銳,只要沒有攻擊師父和大法,我都會說:「我們會認真考慮你的意見。因為我們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如果我們哪兒做得不好,就一定要改。」這樣一下他就不再固守敵意和戒心,會覺得你很和善,願意和你交談。在找到他的執著和障礙後,再有的放矢地講。如果有攻擊師父和大法的,我就立即打斷他:「等一下,你了解法輪功嗎?你看過法輪功的書嗎?國內的宣傳不可信……」等等,然後我再澄清事實。遇到邪惡之徒謾罵攻擊大法時,要想辦法把它的囂張氣燄打下去。如果回答有力又帶幽默感,讓旁觀者哄堂大笑,就會使對方自取其辱,而且還很佩服,感到法輪功學員一身正氣不好惹,以後不敢妄為。當然要做到這一點不太容易,但這類事情碰得多了,同時我們抓緊學法,大法會開啟我們的智慧,那時自然就知道如何做了。

實踐中我發現,在回答問題時如果能抓住要害三言兩語就講清楚,效果最好。講的過長過多他反而聽不明白會不耐煩。以下是我遇到的一些問題和體會。

問:你們老師只是中學畢業,為甚麼你們這些博士碩士還相信他的理論?

答:你知道孔子是中學畢業還是大學畢業?可是孔子的儒家學說在中國傳揚了兩千多年。禪宗六祖慧能不認字,為甚麼狀元王維等文士那麼崇拜他?只要他說的好說得對,人們就會按照他說的去做,誰還去管他是中學畢業還是大學畢業。美國的發明大王愛迪生也只上過小學。沒有愛迪生發明電燈,大家可能還在點蠟燭照明。

這類問題不易直接回答,因為師父講的是宇宙大法,不來源於人類的知識。不是從學校裏學來的,直接告訴常人他們理解不了。那麼我就常常用類比或比喻的辦法,因為孔子的儒家學說也不是人類的知識,而是從天上來的。在學法時我注意到,師父在回答學員問題時經常打比方。

問:李老師是不是在利用法輪功賺錢、斂財?

答:如果李老師真的在斂財,就不會把他所有的書都放到互聯網上讓人免費下載。法輪功學員煉功後都受益了,許多人得了絕症都好了。李老師只要說一句,每個人給我一塊錢,馬上就成了億萬富翁。別說一塊錢,一百、一千塊錢學員們都會拿出來的。可是李老師沒有這樣做,相反,他把一些新學員自作主張捐的錢都退了回去。

問:你們為甚麼要包圍中南海?

答:這完全是誤解。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是去包圍中南海,他們是去位於府右街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要求釋放被抓的天津學員。而府右街剛好在中南海旁邊。如果府右街在王府井,那就成了法輪功學員包圍王府井了,誰會管你包不包圍王府井呢?再說,即使去中南海又有甚麼錯?布什總統宣誓就職那天有兩萬美國人前去抗議,也沒見美國政府說他們在圍攻呀?

問:法輪功學員有嚴密的組織。

答:自從99年7月江XX一夥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全國各地幾乎所有煉功點的負責人都被逮捕,但仍有大量法輪功學員不斷湧向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在大街小巷發傳單、貼標語和掛橫幅等,誰在組織他們?

問: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是在破壞中國的穩定。

答:破壞中國穩定的不是法輪功學員,而是江XX。為甚麼?眾所周知,要想國家穩定,就必須讓人民生活幸福、安居樂業。政權才會穩固,也不可能被推翻。「得人心者得天下」。可是江XX一夥不抓經濟建設,不懲治貪污腐敗(江XX父子其實是中國最大的貪污犯,只不過打著合法的幌子),不解決幾千萬下崗工人的生活問題和幾億農民的溫飽問題,反而集中全力大搞文革式的運動,殘酷迫害和平的法輪功群眾。一群退休的老頭老太早晨起來在公園裏煉功鍛煉身體招誰惹誰了?卻被抓到黑牢裏往死裏打,還不准喊冤,這是哪家的王法?所以說如果真有亡黨亡國的危險,唯一的禍根就是江XX!不會有第二個人。

問:你們是不是在搞政治,想要推翻政府?

答:法輪功學員中有許多是退休的老年人,這些人只想安度晚年,怎麼會去搞政治?再說指望這些人起來推翻政府,豈不是天大的笑話!另一方面,法輪功講不殺生,法輪功學員連一隻雞都不會殺的,怎麼可能拿起武器推翻政府?法輪功學員本來快快樂樂、平平安安地煉功做好人,現在被江澤民逼得無路可走,又被打死許多人,才走出來發傳單、講真相的。目的是呼籲廣大人民幫助制止殺人,儘快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儘管迫害如此殘酷,他們仍然堅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和平請願。

問:法輪功和我有甚麼關係?我就想多掙錢過好日子。

答:大家都想多掙錢過好日子,可是有一個前提,整個國家民族必須興旺發達。文革期間人們也想多掙錢過好日子,可是做不到。當時全國一片混亂,沒有那個環境。

如今的當權者心思不放在經濟建設上,卻集中全國的人力物力打壓法輪功,迫害講真善忍的善良百姓。僅是在全國各地建立所謂「轉化班」就花掉40多億人民幣。同時縱容貪官污吏以權謀私、官官相護,不管老百姓的死活。老百姓辛辛苦苦工作賺來的血汗錢都被貪官污吏裝進腰包。幾千萬下崗工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上億農民缺吃少穿,進城打工形成「民工潮」。貧富兩極分化急劇擴大。為甚麼治安狀況這麼不好?這麼多人沒活路,就會鋌而走險,成為造成社會動盪的不安定因素。如果人人都講真善忍,做好人道德高尚,國家一定會繁榮富強。

可是江XX政府不僅不提倡真善忍做好人,提高人民道德水平,反而拼命鎮壓、迫害善良好人。中央610辦公室居然下令:「殺人放火的可以不管,煉法輪功的一定要抓。」這豈不是顛倒黑白!?好人被關進監獄,壞人、罪犯卻逍遙法外、為所欲為。社會治安能好得了嗎?「壞人橫行,好人遭殃,他們要把國家民族推向何方?」

在講真相過程中,我發現「貪官污吏」、「以權謀私」和「官官相護」這幾個詞最容易激起常人的共鳴。因為這在大陸是極其普遍的現象,人人都痛恨,但又無可奈何。所以只要一提起這個話題,幾乎百分之百的人都有同感,然後再講下崗工人、農民進城打工、貧富兩極分化和治安狀況惡化等,而當權者不想辦法解決這些社會問題,不懲治貪污腐敗,反而竭盡全力打壓一幫和平的煉功群眾,真是不可理喻。這樣順勢講下來,大家都覺得有道理,雖然偶爾有個別人會說「我管不了那麼多」等。網上有許多這類消息,在與常人聊天時可先談這些消息或講一些小故事作為引子。

在給國內的惡人打電話時,有些人一聽是法輪功就掛電話。於是我就先從其他事情談起,例如:

我:「XX書記,你好!我是美國華僑。能耽誤您兩分鐘嗎?有件重要事情。」

惡人:「甚麼事?」

我:「您是過來人了,解放後最高領導人發動了無數次運動,歷史證明全都是錯的,是為政治需要而挑動群眾鬥群眾,拿老百姓當猴耍。尤其是文化大革命。可是文革一結束,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自知壞事幹得太多躲不過去,就趕緊自殺了,後來又秘密槍決一批幹壞事的惡警。連毛澤東的夫人江青都被判了死緩,最後在秦城監獄上吊自殺而死。」

惡人:「你究竟想說甚麼?」

我:「我是想說,聰明人幹甚麼事都會留有餘地。也就是說給自己留一條後路,不要上當受騙跟著當權者一條道跑到黑。例如迫害法輪功就又是一場政治運動。現在國際上有一個法網恢恢惡人榜,所有惡人都被記錄在案,一旦真相大白,這些人都沒有好下場。全國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警察和各級官員遭惡報的不計其數……」(掛斷,再打沒人接)

下面是給國內邪悟者打電話時所遇到的一些問題。

問:為甚麼修煉?不是為了圓滿嗎?那圓滿又是為甚麼?

答:不為甚麼。人都是從高層空間美好的地方掉下來的,就是應該返回去。人當人不是目的,是為了返本歸真。就像一個人掉進糞坑,他唯一所想的就是趕緊從裏面爬出來。難道你還去問他為甚麼要爬出來?難道在糞坑裏呆著很舒服嗎?

問:你們修煉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圓滿,而雷鋒沒想圓滿,只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他才是真正的無私無我。

答:雷鋒是個好人。但我們修煉人要達到的標準更高。師父說過,不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雷鋒會愛他的敵人嗎?不會。他只會對他的同志和階級兄弟「象春天般的溫暖」。對敵人他是要「象嚴冬一樣殘酷無情」。雷鋒還說要「做一顆永不生鏽的螺絲釘」,「黨叫幹啥就幹啥」。他天天讀的是甚麼書?毛澤東選集。XX黨、毛澤東叫幹的事就是好事嗎?再說,現在說雷鋒是傻子的人不是大有人在嗎?那些人如果進一步說你是傻子,因為學雷鋒,不學貪污腐敗,那你能改學「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嗎?主意識要強!

圓滿才是一個真正的無私無我的境界,可不是甚麼追求享福和私慾呀!達不到無私無我的境界的人根本談不上圓滿,把神佛的圓滿境界和常人的私利等同起來是對神佛的最大的褻瀆。當然,達到無私無我的境界的人會得到生命的昇華和美好的一切,這是宇宙的法理的體現,難道宇宙的法理應該給壞人美好的一切嗎?通過修煉達到無私無我的美好境界才是生命的真正歸宿,也是我們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呀!

問: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在回家路上被一群老百姓用石頭打死,為甚麼?釋迦牟尼佛說神通敵不過業力。所以趙昕被打死也是因為她個人的業力。

答:釋迦牟尼佛當時說了甚麼無法查證。耶穌為甚麼被釘在十字架上?那是舊勢力的迫害。因為舊勢力偏離了宇宙大法。同樣趙昕和其他大法弟子被害也是舊勢力的迫害。即使他們有個人的業力,師父也不會這樣安排他們還業。

問:要放棄對師父的執著。沒有師父我也同樣可以修煉、提高心性,將來也會圓滿。

答:很可惜,我恐怕要說你是在白日做夢。修煉界有個天機,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沒有師父,誰來保護你?誰給你演化功?誰給你淨化身體、消除業力?圓滿後去哪裏?不管修哪一門,沒有師父的安排,你哪兒也去不了,只能永遠在這個垃圾堆裏呆著。

註﹕從這個對話我也明白了「師父」這兩個字的特殊意義。「師」,就是教給我們法的老師,「父」,就是父親、父母,給予我們生命的人。且不說大法造就了我們的生命。如果師父不來正法,我們所有人都會爛在這裏,永遠回不去,最後隨著大穹的解體而毀滅。常人不知道,但我們大法修煉者知道,師父吃了無數的苦,不僅給了我們第二次生命,而且我們能夠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無比幸運的。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珍惜時間、助師正法呢?還不「抓緊救度快講」更待何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