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

——向可貴的中國人講清真相是目前正法的當務之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3日】師父說:「所以講真相的事每個大法弟子都得重視起來,這是你們最應該全力做的最偉大的事。眾生的被救度,你們自己對應的天體的圓滿,都在其中。大法弟子人人要做。不放過一切機會。」(《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下面談一談自己在講清真相中的一點做法,旨在與同修交流,更好地做好講清真相的工作。

一、不放過一切機會。

我的做法是固定時間講與隨機講結合起來。每日早晚六點發完正念後,我便到家附近人最多的地方講上兩個小時左右。其它時間便隨機而講,或街頭巷尾,或菜場商店,或機關學校,或拘留所門口,或610辦公室或汽車、火車上……,只要是我接觸的人,我就不放過一切機會。

二、去掉怕心與急心,時時向內找。

我在批發市場與一布商講真相,對方不接受。這時又圍上來七八個人反對,我越講他們越不接受,而且人越來越多,我處在被動局面。這時我冷靜下來反思:這裏人多,我擔心有便衣,想早點講完快走,是怕心導致了急心,所以才陷入被動。我又想,這些人不明真相,這裏就是真有便衣,我也要慢慢地給他們解釋清楚。念頭一出,不到一分鐘,便柳暗花明了。人群中過來一位年輕人說:「自焚在一分鐘左右就將全過程拍攝下來,記者怎麼這麼快就到了?肯定是假的。」其他人一聽,噢,真是。我再講其它的真相,全都接受了。

三、放下私心,用智慧講清真相。

一次我去丈夫單位辦事,我悟到其實是那裏的人需要我救度,不能錯過機會。我求師父加持,幫我創造一個講真相的環境。中午大餐廳裏有一百多人在就餐,這正是講清真相的好機會。如何切入呢?我想起師父告訴我們「用智慧去講清真相」,我就從丈夫對我的不理解談起,讓他們單位的人給評評理。可又一想這樣做丈夫能否接受得了啊?用師父的法理衡量,這不是為私嗎?丈夫一個人丟了面子,可一百多人能夠得救,這不值得嗎?我雙手合十,先向各位致意,並說道:「各位朋友,誰都有父母妻兒,教育孩子是父母的責任,可我家孩子不聽話,丈夫說孩子不聽話是由於我半年不管造成的。我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只因為法輪功說句真話而被關押半年,不是我不管孩子,是他們迫害我,我沒有辦法管孩子。這能是我的錯嗎?」接著我便講起了真相。最後說:「為了更好地教育孩子,請各位幫忙勸勸我丈夫。」這時丈夫氣得拿出手機就要報警,我說:「你報吧,我等著。」一同事把住丈夫沒有報成。我離開大餐廳到處級幹部的小餐廳和外圍的三個小餐點講真相,在師父的呵護下,談得都很融洽,人們聽著、問著,最後都接受了。兩個半小時順利歸來。

四、危難之中講真相。

我在精神病院被非法關押期間逃出醫院,流離失所,後返回家中(租的房子)。一天下午兩點,當地派出所警察包圍了我的住宅,執意要進屋抓人。我拒絕,他們用開鎖大王一開,我就在裏面反鎖,同時發正念清除邪惡的物質場。這樣一直僵持到次日早六點一刻。我想起師父說邪惡最怕曝光。我讓兒子看著門鎖,馬上捲個紙喇叭坐在陽台裏對著馬路上的行人揭露邪惡、講真相。我高喊:「鄉親們你們好,大家都來給評評理吧。警察執法犯法,現在就在我家門前沒有任何理由撬鎖,侵犯公民權利,迫害良民百姓。我是一名優秀教師,只因煉了能夠使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的法輪功,就遭到如此迫害。天理何在啊!」樓前的人越聚越多,有的警察也跑來聽了。我喊累了,便回去休息一會兒,七點多再次揭露邪惡、講真相。接著我進屋學法,剛讀了四頁,所長敲門要與我「和平談判」。他說:「沒辦法,我是執行公務,核實住戶。」我知道這是搪塞,沒有上當。我把自己的真實姓名告訴了他們,他們找來單位領導讓我到陽台上去核實。經過二十四小時的圍困,在我講真相、揭露邪惡與同修齊發正念中(在這期間我電話通知他們),大法顯出威嚴,另外空間的邪惡自滅。我即刻走出家門,講真相又有了新的話題。

同修們,這宇宙的正法只有一次,對修煉者而言,千萬年的等待機緣只有一次,對等待我們救度的世人又何嘗不是呢?如果我們救度的是一個主、一個王,真正被救度的將是無量的眾生啊!師父說:「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精進要旨二﹒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同修,抓緊慈悲救度,切莫機緣再誤啊!用我們口中的利劍揭穿爛鬼的謊言,放下一切執著,迎接法正人間的早日到來。

以上為個人體悟,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