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法煉人」的新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日】記得自己剛剛得法時,對老學員們聚在一起只是大量讀法,很少討論感到很不理解。對師父書中講的應花大部份時間學法、少量時間討論,也不願意照做。當初我想:如果學法只是讀書的話,那還不如在家讀好了。慢慢地隨著對法認識的加深,同時自己在摔摔打打的修煉實踐中,逐漸體悟到了學法的重要性,也悟到了不同狀態中學法可以採取不同的形式。

真的,當能夠靜下心來讀法、用心用正念學法時,法中的佛道神自會點給我們應該明白的一切,學法者自然也就會有不盡的心得。師父早在《拜師》經文中寫道:「一切功,一切法盡在書中,通讀大法自會得之。學者自變,反覆通讀已在道中……」。師父又在以後各國的講法中,次次強調了學法的重要性。而我在最近的一次學法中,從法理上,更加明白了學法的重要性。

《轉法輪》第37頁上有這麼一段話:「……所以這個功完全都是自動在演化人,這樣就形成了一種『功煉人』,也叫『法煉人』。」在第91頁上有這麼一段:「在很高層次上修煉根本就沒有意念活動,因為你在常人打基礎這個層次上,那套基礎已經打完了。到了高層次上修煉,特別是我們的功法是自動的,完全都是自動的修煉。你只要提高你的心性,你的功就在長,」以前總覺得師父這部份的法是針對功的演化而講的,現在突然對這些話有了一個新的認識。「法煉人」是我們整個法的修煉形式。當我們集體學法時把大量的時間用在討論上,或者平時當我們常常泡在電話上,長時間和同修談論學法問題時,並且把這當成唯一的形式時,我們已經有了太多的「意念」活動。

聯想到我們地區最近的一次學法情況,以及以前的許多類似的學法形式:我們一般只花1─1個半小時的時間學法,而因各種實際情況晚到的學員甚至沒有學上甚麼法,大量的時間都花在了討論,有時甚至是爭論上,尤其有時我們的交流是似是而非的向內找,表面上是找我們整體的漏,實際上我發現當我一提到「我們」時,自己的眼睛往往已開始往外看了,把自己置身於問題之外了。而且我們的交流應是正面積極交流為好,如果無意中變成了負面交流會,會造成一個負面的場,實際上是我們那時正念不足的表現。我想我們每個人悟出的只是大法中修煉出的星星點點,不必過多地執著於自己的或別人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甚至花大量時間去討論,這方面的分寸如果把握不當,也會影響學法質量,以及大家在重要的正法工作問題上從法理中取得共識。大道至簡至易,其實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學好法,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任何魔難也阻擋不了我們。

《轉法輪》第329頁中寫道:「……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那麼人類社會也就變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變好了,治安狀況也就變好了,說不定還沒有警察了呢。用不著人管,人人都管自己 ,向自己心裏找,你說這多好。……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也用不著你打抱不平了。」我們有的時候由於自己的執著心,做了學員修煉環境中的「警察」,或忙於「打抱不平」了。煉功人修自己,往內找,無需強調常人式的口頭檢討或表達,說上一百遍法理不如紮紮實實做到一遍,當我們事事對照法實修時,每個個體和整體的提高才是突飛猛進的,才能真正跟上正法進程。

事實上很多時候用不著我們多說,就像在常人社會中講清真相一樣,我們的言行就體現出了自己的境界。有時我看到我們學員,站在哪裏或坐在領館門口發正念、講真相時,大法中修出的慈悲、純正的光輝從他們身上煥發出現,使我感動,使世人感動。這使我修煉的心更加純正堅定,也啟發了世人的善念。我感到自己越來越尊敬我們的同修,這源自於我對大法日趨強烈的歸屬感,當我在真修中肯捨去自我時,同修的難就成了我的難,同修的進步就是我的進步,就是正的力量在各個空間的突破。而只有這無邊大法才能把我們凝聚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

讓我們每個人從自己做起,多學法,學好法,讓偉大的法來熔煉我們、洗滌我們,歸正我們層層的變異;也讓我們別執著於過去的過失,法是圓融的,在我們集體學懂了法,心性跟上了正法進程對我們要求的瞬間,我們整體就提高上去了。大法,我們的生命之本。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3/25163.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