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周一公的故事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29日】明代有個人叫周一,那時修道信道的人非常多。有一天,人們聽說覺者在山上一個山洞要考神仙了,於是都往山上跑,周一也跟去了,大家都急著趕考。途中遇一老婦,懷抱一小孫子坐在桃樹下,小孫子哭鬧著,她想用桃子哄哄孫子,不哭了,上面有桃子啊。老婦問路人能否幫忙摘個桃子,那小孫子哭得厲害,老婦又無法摘到高高的桃子。老婦問了很多人,人們都說:「沒時間啊,那邊山上要考神仙了,趕考要緊啊,都是甚麼時候了,這個時候誰還顧得上爬樹去摘桃子給你噢!」

唯有周一路過老婦時動了惻隱之心,幫她摘一個吧,小孫子哭得這樣,老婦又上不得樹,我能摘到就摘,摘不到也無妨,幫一幫她,試一試吧,之後再去趕考。沒想到就在他上樹去伸手一摘的時候,桃樹掉進一個仙人洞中。原來這裏才是考神仙的山洞,一覺者扮化成老婦考考每個人的慈悲心。

此故事在江浙一帶流傳很廣,至今也有很多人供奉周一、拜他,傳頌他的美德,人稱周一公。

* * *


在機場被禁止登機去冰島後,非常「偶然」地聽到了這個故事,想起一年來我們總是緊趕著去做好遠方的三件事。卻忽視了身邊兒的紮紮實實做好三件事。比如向親朋好友講真象,向同事同學證實法。再比如我們在總理府總統府呼籲時,卻忽視了真正幫我們遮雨的市民。其實,整體提高可不是人人都去做一件事,而是大家都像師父的功,總得有人幹這個,有人幹那個,方方面面都同時做好。「我們現在人力很有限,證實法中大家不要光顧了這個就不管那個。就是說我們不要把力量都集中在一點,儘量要顧全整體。把我們當前所做的這些事兒啊,都做好。」 (《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正法中救度世人是根本。」(「致同修5月4日」)可我們緊急救援一個接一個的大事做完之後,真的忽視了那些穿著不起眼的真誠幫我們的人。一個把家裏鑰匙送給我們的人;一個為我們乾電池充電的人;一個幫我們打電話聯繫大使館門前24小時供電的人;一個看我們不去他家住就開來一輛大卡車讓我們過夜避風雨的人。所以每當我問他,我送你的那本書,你看了嗎,他總是說,會看的,還沒看呢。他支持我們的物品,在我們撤離半年後的今天還沒還給他,更沒有鄭重地答謝他。表面上是沒時間,其實是我們的善心不到位,還不夠容量。我們的一言一行本身就是真象,是立體的各個側面都能深深看進去的「象」,不是眼睛看到的表面的「相」。如果因為我們的行為不夠純正而無法使他看清真相,從而使他和更多支持我們的朋友們都沒得到救度,那麼不是正好與我們救度世人的本願背道而馳嗎?

說起來似乎都是小事,緊急呼籲的事每每結束,每每聚焦在「常人中的媒體和政府效應」交流反思時,也許正是這些我們忽視的小事,忽視的不起眼的衣衫平凡的人,才是我們的漏,才是我們急趕去做的那件事不順和不如意的真正原因。這裏面能考出我們各種心。慈悲心不是做出來的,是學法精進,同化法,返本歸真,無私無我,時刻為別人著想的自然本性出來了。既然修煉是把最善良的本性修出來,把沒變異前的那個本質的、一切為別人著想的心修出來,而且要「形成自然」不是特意去做,去考,是自然流露,那自然會遍及身邊方方面面分分秒秒任何一個不起眼的人和事兒中。因為常人理和正法理全是反過來的,我們慢待的人和事兒中正好見證了我們修的層次的侷限。我們注意去修的那件事往往已經不是我們的關了。我們的關往往在不經意中遠離法的標準,看似差一丁點,實際另外空間差遠了,心性上離法的標準遠,則微觀上差遠去了,離「每當發生一件事情的時候、出現一種情況的時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別人,因為已經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別人」 (《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的境界差遠了。也正好說明了我們在政府和媒體方面常常沒做好的原因。救度世人的慈悲心還沒「形成自然」。

甚麼時候是關鍵時刻?也許不是大事,很可能是「小事」,正是我們諸多的「小事」沒在意,沒時間顧及,才使我們以常人心態去處理的在常人中的「大事」也沒成。

前幾天有學員談起「這正法進程究竟到哪兒了」的時候,又是一位平時不聲不響的老年學員不假思索應聲道:師父不是已經講得很清楚了嗎,波士頓講法第三頁第三段,「在正法中已經在表面突破了,也就是說已經快接近人能看到的地方了。」

真是於無聲處聽驚雷呀。我們這些忙「大事」的人,沒時間顧及「小事」的人,法都是怎麼學的?!波士頓講法我天天都在讀,怎麼就沒讀到這句呢,嘆!差距太大了,讀法時心不在法上,不等於浪費時間,自欺欺人嗎?

政府效應和媒體效應做得好與不好關鍵還是學法學的好不好;法學的不好,個人修煉就沒達到《轉法輪》的要求。那麼心性基礎修得不堅實,正法修煉救度眾生時就處處顯現學法有漏帶來的後果。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有許多事情還做不好,我告訴大家,其實就是忽視了學法。因為你們還在同化法的表面是需要不斷地提高的,你在不斷地提高的時候,就要給你安排那些所要修去的東西,每一個境界有每一個境界中的狀態,如果你停在那裏,那肯定就會跟不上正法的形勢了。在正法中,我看大家做得很好的時候,都是因為大家能夠在法上認識法;做得稍微差一點的時候,我看那就是因為不重視學法,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大法弟子,無論你在任何一種形勢下,任何一種情況,你都得學法,都不能忽視自己的同化與提高,都不能忘了學法。如果你不學好法,你就做不好大法的事情。」(《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16/24154.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