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去領館前發正念注意事項的一點看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14日】關於我們當地領館前的幾個住戶因種種原因而對前去發正念的大法弟子的抱怨一事,我想談談我的理解:

聽到有些同修認為是我們有漏,而有些認為是魔的干擾。我覺得我們有漏與魔的干擾不是孤立存在的兩件事。這裏肯定有干擾的成分,但也是我們有漏造成的。我們必須站在正法的基點上正念對待,同時要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儘量做好我們自己這部份。

1.凡事替別人著想,我想我們應從對方的角度考慮。

其實我覺得在領館前就是發正念、學法及靜靜地煉功最好,也給來往行人一種莊重的感覺。那麼多人在一起靜靜地坐著是很有力量的,這也與我們展板上的SOS及迫害真相的主題相協調。

很多情況下能不放煉功音樂最好,因為一放起來,音量大小有時難以掌握好;且西方人很重視私人領地,我想我們最好別佔用為好;我常常看到同修的小孩在過道上跑來跑去,有時也妨礙了走路的行人;而且在領館前最好能安靜,因為我們一交流起來,往往說話聲很大,自己不覺得,但給來往的人一種很吵的感覺。我想如果有急事非要交流的同修可否多走幾步,到臨近的街道分散交流,這樣也不會吵到誰了。這些不注意小節和禮儀的地方,其實都是中國文化大革命給中國人留下的陋習,我們修煉人雖然在修煉後在這些方面都有所改善,但還需要更嚴格要求自己才能達到應有的標準,否則西方人不了解中國社會現狀,不會想到這是長期在大陸生活養成的習慣,反而會怪罪大法,那豈不是和我們要證實大法的初衷相抵消了嗎?

其實,每個民族文化中都有最好時期,那時的標準才最能反映那個民族的人應有的真正道德風貌,所以中國人也不一定需要全盤照搬西方人的禮節和習慣。但是,我們是否能夠為了證實大法而用心去恢復傳統文化中的精華呢?這當然不是我們在領館前靜坐的目的,但是當我們真的處處用正念看問題,時刻把大法的威嚴放在心上,時刻不忘為眾生的未來著想時,我們就能順帶著在各方面都能起到很好的正面作用。

2.關於因地制宜地控制人數、輪流參與的做法

師父告訴我們要將大法擺在第一位。我想我們做甚麼事應該首先考慮到這樣做對大法的形像是否有好處。我知道有很多同修平時工作很忙,只有週末才可能過來發正念,都不願錯過清除邪惡的難得機會。同修的出發點是好的,而且很多同修拖家帶口大老遠趕來非常不容易。但人多了,地方有限,容易給周圍人一種零散的感覺,反而對大法的整體形像不是很好。另外,發正念是殊勝的正法之事,威力主要不體現在人的這邊,人數和強度也不是線性關係,關鍵是每個參與的學員都要發出最純淨的正念。如果能因地制宜地將發正念的人數控制在正好適合那裏的場地,能去的學員輪流去,是不是整體效果會更好?

3.我們曾說過很多次關於別讓小孩在前面跑及喧嘩等,但長期以來,狀況仍沒甚麼改善。特別家長發正念時,也沒法管孩子了。所以我想在人過多的情況下,帶小孩的同修是否就不一定要到領館前來發正念了。因為在發正念的3個15分鐘時間內,如果不管孩子,有的孩子會到處亂跑,如果管孩子,實際上家長也就不能起到發正念的作用了。(當然這也因人而異,我注意到有的小弟子非常不錯,與家長一起打坐發正念,也不亂跑,這當然就沒問題)

我想出現周圍住家抱怨的問題不是偶然出現的,雖然對方也有不明真相而受干擾的因素,但也許我們每個人都該把自己放在其中找找自己了。比如有一些同修站在過往行人的角度去替他們著想,看我們該注意些甚麼,有個阿姨就做得非常好,她過來提醒所有說話的同修,聲音放低、最好安靜等;而更多的學員,包括我自己,在當時就沒怎麼注意大法形像的問題,而只是在想著自己的煉功、與別人交流、找個陰涼地坐等,甚至在出現問題後,還有對別人的怨言。這些不純的東西都不是修煉人應有的心態與言行。我們的這種做法是不符合大法法理要求的,被另外空間的邪惡鑽空子,給我們製造魔難,那我們最好在講清真相的同時,學好法,及時調整我們的言行。

師父近來的講法中多次提到我們的行為對常人的影響問題,讓我們再回顧一下師父的話吧:

「你們修煉人的表現是純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們的表現就覺得你們就是好。如果我們自己平時不注意自己的行為,那你們的表現常人就會看到,他不能夠像學法一樣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現。可能你的一句話,一個表現,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們得考慮這些問題。」(《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如果所有的華人學員都能在平時的行為中注意一些、整潔一些,做甚麼事情都要考慮別人,才是大法弟子的風範。為師的傳法這麼多年,也一直本著對社會負責、對人負責的態度而行。」《對「參加中使領館前靜坐請願學員的一些討論意見」一文的評語》

以上是我的一點認識,有不對及片面之處,請大家指正及補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