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融地理解大法才能更好地在法中正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7日】近來由於自己事情有些走極端,不能圓融地在法中正悟,所以狀態很不好。再加上自己聽說了有關同修的幾件事,這使我深感應該寫一寫:圓融地理解大法才能更好地在法中正悟。下面所舉的例子雖然發生在別人身上,既然問題讓我看到了,就有我提高的因素在裏邊。在這裏寫的東西,肯定有侷限性和不足之處。請同修們多多指正。讓我們共同把事情做好。

事情是這樣的:從勞教所回來的一個「被轉化」的人說:「放下生死」就是與大法決裂,並為此「不怕下地獄」;對堅持正法的弟子說:「太執著了。」

分析:「放下生死」最早出現在97年《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上。老師講:「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52頁)「人在臨死的時候,嚇得不行了,…… 可有的人在臨死的時候不害怕,嘴裏還念著阿彌陀佛,你說他不去極樂世界?甚麼都放下了,生死對他根本就沒有這個概念。」(53頁)由師父的話可見「放下生死」的精神是對法對佛的一種堅定的信心,而對於人的任何東西,包括生命都可以放下。這怎麼能和叛變混為一談呢?這是典型的斷章取義。另外,師父為我們消去天大的業力,把無比珍貴的法輪及法的一切都像種子一樣下給我們,一步步帶著我們走向圓滿,為的是甚麼?不是讓我們的生命將來有個美好的未來嗎?而有人卻胡說甚麼「不怕下地獄」,這不與修煉的目標、做好人的目的背道而馳了嗎?幹夠了壞事的人才會下地獄,修煉人怎麼會去那兒呢?有這種思想的人還怎麼能叫修煉人呢?最後他還說堅持正法的弟子「太執著」,那「執著」二字是甚麼意思我們得看師父怎麼說的:「我可以告訴大家,為了達到個人目的,滿足個人的癮好、慾望所做的事情,這就是執著;而為公、為大眾、為別人做的事情,或努力做好工作和功課就是應該的。」(《轉法輪法解》203頁)我們做正法的事和講真相這是為了我們自己嗎?這不正是為更多的世人,從麻木和謊言當中解脫出來嗎?這不正是對社會負責的表現嗎?我們都深深地受益於大法,可以說我們都是大法的知情人,當大法與師父受不白之冤時,我們說出真相,這不正是好人的表現嗎?這裏哪有執著和爭鬥的成分呢?希望現在依然受假經文和610邪悟迷惑的學員趕快清醒過來吧!

早在1998年師父發表的《挖根》中對正法的事都說清楚了:「大法給最低的人類開創了這一層的生存方式,那麼這一層人的生存方式中的各種人的行為,包括集體向誰反映事實情況等等,是不是法給予最低層次人類無數的生存方式中的一種呢?只是人在幹甚麼事情時是善、惡同存的,所以會有鬥爭、有政治。而大法弟子在一個極特殊的情況下,採用一下法在最低層次的這種方式,而又完全是用善的一面,這不是在圓融法在人類這一層次的行為嗎?只是不在極其特殊的極限情況不採取此方式。」師父早已寫明了,就看我們照不照著做、聽不聽了。再次希望所謂「被轉化」的學員能及早從自欺欺人的邪悟狀態中回到正法洪流中來,為自己的生命做一個最好的選擇。

另外的事例這裏就不一一敘述了。其實其它方面也是一樣,需要冷靜、理智才能如實地、圓融地理解好大法。比如我自己很長時間偏重了「不修心性,只煉動作是不能長功的」;而完全忽略了「只修心而不煉大圓滿法,功力將受阻,本體也無法改變。」(《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3頁)的話。我自己能保證天天學法,卻不能保證天天煉功。後來身體方面承受到極限了,才吃著「不煉功」的苦頭了。又有一段時間偏重於看《轉法輪》別的書幾乎不看,時間長了我發現自己遇到具體事情時悟不好,而且看問題的面太窄,對於這個問題師父講「……主要就是《轉法輪》。輔助地看其他的東西。」(《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67頁物資版)老師說的「輔助地看」而沒有說「不看」。我們真得要好好理解師父的法,而不要再走極端了。

另外,「我悟到……,」這句話我們必須好好地用大法去衡量一下,圓融地看,再怎麼悟,也不能脫離法的字面含義;再怎麼悟,也不能像有些邪悟者說的那樣:離開《轉法輪》的基點去悟。有些學員不就因為所謂「悟到寫決裂書對」而給自己的修煉造成嚴重障礙、還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嗎?這方面的教訓實在應該讓人不得不警醒了!

要想做到「正悟」大法,「圓融」大法而不走極端,只有靜心學法。這是唯一的辦法,老師在歷次講法中都叮囑我們要多學法,以法為師。「作為學員,腦子裝進去的都是大法,那麼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煉者。所以在學法的問題上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多看書、多讀書,是真正提高的關鍵。」(《溶於法中》)我們的腦子裏邊都裝滿了法,遇到事情都能在法中正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更好地做好正法的事情,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