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內戲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21日】前天打坐時忽然隱約有唱戲的感覺,一台戲,這麼擺下來,像人寫書一樣,甚麼時候這個主角要走甚麼路,甚麼時候會有病業,甚麼時候會為甚麼事焦慮,甚麼時候這個事情做不成,甚麼時候會做成,甚麼時候會得到了結。主角就是自己,自己看著自己入戲,喜怒哀樂不由己。

法在面前擺開了,跟我說,醒來,戲唱完了。總還是半夢半醒的。

昨天擺弄一個要打印的賀卡,大家要用來插在花籃裏送人的,卻怎麼也擺弄不好,總是打不到設計所要的位置上。趕著要用,那怎麼辦呢?可是奇怪並不著急,好像是因為前一天打坐時感到是演戲,那不過是戲,有甚麼好急的,法在我心裏,定定的,肯定會有一個結果的。

接下來正點發正念,腦子一空下來,就形成了一個想法,發完正念挺高興,心想果然有結果了,馬上去試。但試來試去打印機卻不好好工作,總也打不出來,擺弄來擺弄去,真的有點急了。剛一急,就想起來,怎麼又在唱戲了?這喜怒哀樂真是不由我呀。然後心就定下來了,看著打印機,想,不應該呀,我在戲外,我從法中而生,沒有生命能安排我的命運。我要直接把這個賀卡打出來,為甚麼不能做到?

邊想邊按下打印機的關機鍵,想重新開關一下看能不能排除故障。奇怪的是這個打印機不關,顯示小窗口上卻顯示出等待打印的正常狀態了。我心裏感覺到甚麼,馬上放紙,打印,哈哈,工作了,一切正常。之後免不了好奇心,有意把這台打印機開開關關幾次,每次按關機鍵它就真的關了,再沒有剛才的情況出現。

到這時,前一天的「悟「才算真正成形了。一個完整的過程,又衝破一道關。

我從法中而生,除了師父,沒有生命能安排我的生命過程。舊勢力為了執著於它們想通過正法為自己「掙得」的一切,安排了這麼多的生命來唱戲,包括我。一步步這麼下來,全是戲中的安排。現在我應該徹底否定它,可是因為入戲太深,以至常常走了人的思維,醒不過來。當我在戲外看生命,戲外看自己,戲外看正法中發生的事,我坐在戲外發正念,我才感到正念穿越所有安排,所有過程,直接無阻礙地打擊到邪惡,沒有這個事那個事的表象,就是一個念頭,我在法上,我要發正念,不允許迫害法的邪惡肆虐。雖然有時腦子不太空,但卻感到了同化了法的那一面那麼寧定的力量,感到修好的那一面的純淨,完全符合法的純淨,就像我經常背《道法》的經文時問自己「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現在真的感到了本性的一面正法的力量,真的不允許任何邪惡舊勢力用任何藉口利用人皮迫害我們。

可是,要保持清醒地在戲外,於我還是一個沒有完成的過程,但這一個「悟」就像一扇門,打開了,前面就有新的路了。

這兩天的感覺非常輕鬆,好像脫了戲的束縛的輕鬆,好像站在高處看戲的輕鬆。現在每當焦慮時、激動時、著急時、動心時,我就問自己:「怎麼又入戲而忘本了?」

通過這次也悟到,聰明才智與人的能力相連,也不過是戲文的安排罷了,真正的才智,雖然只是人這一層這點微不足道的「才智」,也是從法而生,來自於法的。由此感覺到自己以前一些自高自傲的念頭,原來並沒有消掉,只是強壓下去了,現在希望我能夠逐步地消去它們了,想來消去後那種生命的自在與平和,還不是我現在駁雜不純的思想能夠想像的。

個人體會,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