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傳摯誠──發生在澳大利亞堪培拉國會大廈的故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3日】

「你們為甚麼這樣做?」
「你們真好。」
「這些花太美妙了。」
「多麼難得的禮物!」
「這些都是免費贈送的嗎?」
「你們希望得到甚麼?」

當一朵黃色的手工紙藝蓮花呈現在他們眼前的時候,國會大廈內的工作人員們被吸引住了。

蓮花出淤泥而不染,亭亭玉立於水面,光彩耀人。她超脫於她所處的環境,是美和純潔的象徵。「真、善、忍」原則是宇宙性的,超越一切環境。

6月24日,星期一,是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的「法輪大法日」。大法弟子希望在今年的大法日做一些與往年不同的事情。我們想向聯邦政治家們展現法輪大法的美好,並用一種他們容易理解的方式向他們展現「真、善、忍」的原則。一位華人大法弟子提出製作鮮豔的黃色手折蓮花,並附上一張卡片,連同《法輪功真實的故事》影碟、《普度》《濟世》音樂光盤一起送給國會大廈各辦公室。每個辦公室將收到一個手折大蓮花,每位秘書或工作人員將收到一個小蓮花。這次我們不是向聯邦參、眾議員們尋求幫助,而是發自內心地向他們獻上一份禮物,展現法輪大法的美好。

由於法輪大法日的各種活動於星期六、星期日、星期一舉行,並於星期一舉行主要慶祝儀式,我們幾位大法弟子就於星期四、星期五、星期一來到國會大廈,獻上這些象徵著美好的法輪大法的禮物。我們的活動引起了相當的反響,成為國會上下連續幾天的談論話題。

拜訪各眾議員和參議員的辦公室必須獲得來自安全部門的無陪伴通行證,因為獲得陪伴通行證的話需要一位工作人員整天陪伴拜訪者。因而無陪伴通行證能讓拜訪者更加方便地拜訪任何一個辦公室。自從去年九月以後,申請無陪伴通行證已經變得越來越難。由於這種困難,一位大法弟子事前幾次打電話與安全部門聯繫,和他們討論獲得無陪伴通行證的可能性,並向他們解釋我們是誰,以及為甚麼我們需要無陪伴通行證。這位大法弟子得到回覆說,只要國會內有人肯擔保並負完全責任,獲得無陪伴通行證就不會有問題。


(插圖:贈送的蓮花)

星期四,六位大法弟子帶著裝有大小蓮花的籃子來到正門的安全服務台。很不巧,當班的安全部門人員說他們不知道有這樣的安排。一個非常支持我們的參議員的秘書走下來為我們與安全部門商議了一個多小時,我們才得以進入國會大廈。最後,二位大法弟子獲得了無陪伴通行證,另四位大法弟子則獲得了陪伴通行證。商議的結果是四位需要陪伴通行的大法弟子可以和這二位獲得了無陪伴通行證的大法弟子一起走動,而不需要專門的工作人員陪同。

參議員辦公室建議我們使用參議院內一個小廚房的休息室,在那兒有一個電話機。送蓮花的條件之一是先給各辦公室打電話,獲得同意後才可送上去,因為國會的規則禁止任意地送東西或突然敲門而入。

在拜訪了許多辦公室之後,我們帶著裝有蓮花的籃子去用午餐。一個自助餐廳職員讚歎說這些蓮花是多麼的美麗,並向我們要了一對。後來她還特意回來幾次索要更多的蓮花。在這之後,數名保安來到自助餐廳和我們談話,因為他們接到對我們的投訴。原來在我們不知道的情況下,那位自助餐廳職員擅自將蓮花擺在了自助餐廳的四周。保安人員對任何不妥行為總是保持著警戒。我們向保安人員做了解釋,他們告訴我們在國會內應注意的問題、程序,以及辦這類事情的規則。然後把我們送回休息室。

這場小事件發生後,我們意識到我們必須重視自己的一舉一動,保持純正,把思想集中在救度眾生上。結果我們進行得非常順利,沒有再遇到任何障礙。因為我們已經通過了考驗並意識到我們正在做的事有多麼的神聖。星期五前往國會大廈的五位大法弟子全部獲得了無陪伴通行證,我們可以在國會內隨意走動,沒有遇到任何問題。

星期五早晨,我們在參議員辦公室裏做事,當參議員的助手必須要離開時,我們回到昨天用過的休息室。到那裏後,有幾個昨天看到過我們的職員也正在那裏休息。其中一位笑著對我們說:「你們出名了!你們看了報紙上有關你們昨天活動的文章了嗎?」我們以為他在開玩笑,直到他出去拿了份每個辦公室都有的週一至週五的「報章剪報」,上面有一篇語氣詼諧的文章,刊登在《時代報》上,題目是「花邊新聞」。

「昨天,當一小組法輪功人士獲許進入國會大廈時,本來就有些許鬧哄哄氣氛的大廈裏變得更加熱鬧起來,他們接著掀起了愛與和平的高潮,在參議院一樓的小廚房裏建立工作站,用他們的花卉裝飾周圍的環境。最後看到他們時,他們沿著長廊消失在眾議院那方,困惑的保安人員在後面迅速跟蹤著。」

許多辦公室職員在其它辦公室看到蓮花後,專門到走廊或休息廳中找到我們索要蓮花。星期五傍晚離開之前,我們拜訪了新聞發布廳,那裏的所有職員都沒有走,留在各自的辦公室裏觀看電視上的足球比賽。我們再一次得到了熱情的接待,每一個職員都收到了我們的小蓮花和卡片,他們還談論著堪培拉週末的法輪功活動以及星期一在國會大廈外的法輪功特別紀念儀式。

我們這三天來的活動獲得了積極的反響。我們一共拜訪了100多個辦公室,只有三個辦公室說他們對此不感興趣。最普遍的反應是稱讚這些蓮花是多麼的美麗,他們甚至不敢相信我們向他們送上如此特別的禮物。我們還向一些眾議員和參議員親自呈送了蓮花,這些的參、眾議員們特別熱情,對我們表示他們非常支持法輪大法。

我們尤其希望把這些誠摯的禮物送給總理和所有部長辦公室。然而唯一告訴我們不能直接呈送的就是總理的辦公室。當兩位大法弟子向旁邊的部長辦公室呈送蓮花時,秘書非常高興,並且詢問我們在部長辦公室區域是否需要幫助。兩位大法弟子偶然提到了霍華德總理的辦公室,這位和藹的秘書說:「不用擔心,跟我來。」她陪著兩位大法弟子從後門進入辦公室,那裏的兩位秘書很高興地接受了各自的小蓮花,並且說他們保證總理先生也能收到一朵小蓮花。我們不經意地錯過了一個部長辦公室,但其它所有辦公室都高興地接受了我們的禮物。

一些工作人員告訴我們國會大廈的許多人都欣賞我們的做法,他們不同意唐納(澳大利亞外交部長)簽發證書阻止修煉者在中國大使館外展開橫幅。他們還告訴我們不要擔憂,因為在堪培拉以及國會大廈有許多人全力支持法輪功。

當我們在長廊上行走時,一位部長助理走上來說他是多麼地支持我們的努力,並說他反對唐納簽發(上述的)那個證書,他表示在部長從海外回來後,他願意盡自己的能力來幫助我們。他早就想和我們聯繫了。在另一個部長辦公室,三位秘書看到我們送上的手摺紙藝蓮花後高興極了。當我們在大廳裏行走時,一位秘書走出來,用雙臂擁抱著我們倆,眼裏帶著淚花說:「你們可能還不知道這個蓮花對我有多麼的重要!」她幾個星期前曾經到過墨爾本,在那裏她曾與二位華人大法弟子交談,了解到法輪功以及有關的迫害。她被深深地打動了,也想參加修煉。我們給了她更多的法輪功資料以及堪培拉當地煉功點的聯繫方法。

這三日的經歷給我們每個人都帶來了深刻的影響。我們親眼見證了這個如此簡單而真摯的手摺紙藝所帶來的效果是多麼的特別和有力。《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老師說:「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眾生中使人們重新認識我們。那麼做不好的時候呢,很可能你費的那些個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無意中起到損害作用。你們修煉人的表現是純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們的表現就覺得你們就是好。如果我們自己平時不注意自己的行為,那你們的表現常人就會看到,他不能夠像學法一樣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現。可能你的一句話,一個表現,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們得考慮這些問題。」

每朵蓮花都是以一顆純潔的心和正念用手工製作的,一些弟子徹夜製作這些蓮花,讓更多的人們有機會認識大法。藉由幾位大法弟子的合作,許多人深深地被大法的美麗和純潔所打動。當我們的心和活動都是純潔的時候,當我們全身心為了救度眾生的時候,這些純潔的活動都能正面地感染他人,打動他們的心。

每當有人問我們是否願意銷售這些花或是否需要捐款的時候,我們告訴他們,我們的目的非常純潔,就是要獻給人們一些手製蓮花─一個簡單但意義深刻的舉動。而且,我們想與你們一起分享的實在太珍貴了,用任何物質的東西來衡量都是對她的褻瀆,她是來自於我們的心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