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劇本:那一個有沙塵暴的春天(六)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3日】全劇下載(DOC 文件,121KB)

(12)、晚上,玉潔家

玉潔剛回到家,打開門──
看見劉慶和張小歐都坐在客廳裏,氣氛很沉悶。
劉慶垂著頭,一副沮喪的樣子。
張小歐滿臉淚痕,眼神呆呆的,抬起頭來看著玉潔。
玉潔奇怪地問張小歐:「怎麼回事,沒見到你媽媽嗎?」
玉潔又轉向劉慶:「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張小歐眼淚又流出來:「他們叫我去,就是為了利用我逼媽媽放棄修煉,他們當著我的面,用膠木棒打媽媽,用電棒電,媽媽沒有屈服,我忍著,不哭……,可是……,可是……」
劉慶長嘆一聲,無奈地搖了搖頭。

飯桌上,大家都默默地吃飯。
張小歐吃得很慢,每咽一口,都費很大勁兒,但他為了不讓玉潔著急,還是一口接一口地吃著。
劉慶為了緩和氣氛,打開了電視。

電視上又是關於批判法輪功的報導。
劉慶調了幾個頻道,差不多都是些污衊法輪功的報導。
劉慶關掉了電視機。
豆豆吃完飯了,小心地看看爸爸媽媽的臉色,放下碗,悄悄到自己房間去了。

劉慶轉過臉對著張小歐:「小歐,我一直想問你……,煉法輪功就真那麼重要嗎?你媽媽為甚麼就不能退一退,表面說個不煉?」
張小歐:「叔叔,為甚麼好的不能說出來?好的功法不能公開煉呢?對的就是對的,正的為甚麼偏要說成是邪的呢?我們修煉修的是真、善、忍,修真,就是要誠實,不違背自己的良心去說話做事。我媽媽就是這樣,她吃了那麼多苦,但是她做到了真,爸爸也是,他們有很多機會可以不受這個苦,也可以不讓我受苦。媽媽爸爸吃那麼多的苦,就是要做到真。」
張小歐的眼裏閃動著摯誠的光。
玉潔:「小歐,環境這麼殘酷,你們這些法輪功修煉人就非得做到真?」
張小歐的臉上顯現出一種聖潔的神情:「老師,叔叔,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真、善、忍是宇宙的法,我師父說: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
劉慶沉默了,半晌,他看著張小歐深深地點了點頭。


(13)、深夜,玉潔的臥室

玉潔和劉慶都沒有入睡。

劉慶翻過身來:「玉潔,我想再做一次努力,想辦法給小歐的媽媽辦保外就醫,把人從勞教所裏接出來。」
玉潔坐了起來,靠在床頭上:「這是個好主意啊,這事得抓緊,小歐媽媽在裏頭受的罪太多了。真能保外就醫,對小歐也是個安慰。」
劉慶:「明天我就去辦,大不了再給他們兩萬。」
玉潔有點擔心:「有把握嗎?」
劉慶:「我已經看清了,勞教所的人就認錢,我想問題不大吧。」
玉潔感慨不已:「唉,現在好人遭罪不僅沒人能站出來說句公道話,還昧著良心發黑財,這社會真是病入膏肓了呀!你說還有救嗎?」
劉慶:「玉潔,打從那天小歐的爸爸跟我講明白了法輪功修煉的真相,我明白了,真正能救人的是法輪大法啊!我認真地思考過,從媽媽修煉後的變化上,從秦老師一家人身上,從小歐爸爸身上,甚至從張小歐身上,我看到了真正的好人、高境界的人是甚麼樣子。我佩服他們!這樣的好人被誣陷、被折磨,我劉慶再無動於衷、渾沌逍遙,簡直就是犯罪啊!我要盡我所能去幫助他們,否則,我活得難受。」

玉潔看著劉慶,他的臉上充盈著正直、理智和堅定的光彩。
玉潔的眼裏露出了欣慰和喜悅。


(14)、次日

玉潔、張小歐和豆豆三人從公共汽車上下來。
張小歐和豆豆兩人各自背著書包走在前面,兩人聊著悄悄話。
玉潔手裏拎著一網兜菜走在後面。
到了玉潔家門口,玉潔從挎包裏找鑰匙開門。
張小歐:「老師,我幫您那著菜吧。」
玉潔:「謝謝!」把菜交給張小歐,繼續翻找著鑰匙……

門開了,三人先後進了家。
玉潔從張小歐手裏接過菜說:「小歐,豆豆,你們先去豆豆屋裏寫作業吧,我做我的作業,然後準備做飯。」
張小歐和豆豆答應著,到豆豆的房間裏去了。
玉潔把菜放到廚房裏。
她回到客廳,從挎包裏拿出一摞作業本,然後開始認真地批改起來。

一陣開門聲。
劉慶從門外進來,表情嚴肅。
玉潔有些驚喜地:「回來啦,保外就醫的事辦成了?這麼快,你真有本事。」
劉慶沒有吭聲,悶悶地坐在了沙發上。
玉潔急切地:「怎麼樣,你看見小歐的媽媽了?」
劉慶點點頭:「在醫院裏。」
玉潔:「醫院?真的保外就醫了?……,他媽媽怎麼樣了?」
劉慶微微低下了頭,眼神愣愣的,半天不說話。
玉潔追問:「劉慶,你到說話呀,怎麼了?他媽媽還好吧?」
沉寂了許久,劉慶控制著自己的情緒,說了一句:「慘不忍睹。」
玉潔愣住了。


(15)、字幕:七天以後

又是一個沙塵蔽日的日子。天地無光,黃沙飛揚,黃濁的雨滴也在一起灑落。

劉慶在開車,他神情肅穆,兩眼直視前方。
玉潔攬著張小歐和豆豆坐在後面。
他們的臂上佩著黑紗,胸前戴著小白花。
張小歐目光變得成熟。
玉潔表情異常的沉靜。
豆豆緊緊地擁著媽媽。

車在混亂不堪的馬路上穿行著。

(玉潔的畫外音)「就在劉慶去勞教所辦理保外就醫的當天,小歐的媽媽因為多次受到酷刑折磨,人被摧殘得奄奄一息,在被送到醫院的第二天就去世了。勞教所發出的死亡通知單上寫著『心臟病復發,不吃藥,最後搶救無效死亡。』可是,當劉慶通過熟人見到小歐媽媽的遺體時,卻發現她面目極痛苦,眼睛大睜,嘴張著,頭部有外傷,身體多處有傷,手指、腳趾青黑,手臂上有針眼,針眼處也是青黑,頭皮和頭骨分離,頭皮能抓起,腳上有被腳鐐磨出的傷口,又黑又紫,向外滲著液體……」

車繼續向前行駛著。
玉潔目光凝神著車窗外的一切。

(畫外音繼續)「今天是小歐媽媽遺體火化的日子,我們全家決定為她送行。」

陰沉沉的天。
雨滴不斷打在車窗上,一滴滴雨水會成流,順著車窗流下來。

車子駛到火葬場附近,車速漸緩。
車子走不動了,劉慶在路邊把車停了下來。
劉慶對玉潔說:「我上前面看看,你們在車裏等著,我這就回來。」
劉慶快步走過了兩個街區,看到不遠處人頭攢動。
幾十名荷槍實彈的武裝警察和十幾輛警車,押送著一輛用作靈車的白色麵包車。
道路的兩邊,站著黑壓壓圍觀的人。
劉慶順著人流,跟著靈車向前走。
人群中不少人眼含熱淚,目送靈車。
突然,劉慶在對面的人群中看見了張凱。
劉慶剛要穿過馬路去找張凱,立刻幾名武裝警察圍過來,攔住了他的去路。
警察在不斷地推搡著、喝斥著靜靜圍觀的人群。
劉慶退回到圍觀的人群後面,看著眼前的景象,他臉上充滿了無比的失落。

天光忽亮,可以看見太陽四週是日暈一樣的光環。
一束陽光衝破了烏雲,照在了對面的居民樓上。
突然,四條紅色條幅悠然飄落下來──
條幅上面寫著:「法輪大法好」,「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頓時群情嘩然。
劉慶眼裏一亮。
人群中響起了掌聲。
周圍的高層居民樓頂,也都出現了紅底黃字的條幅,在陽光照射下,分外耀眼。
警察立即湧向各個居民樓,去抓掛條幅的人。
這時,一束五顏六色的氫氣球順風飄上了天,同時落下無數張小紙片,如天女散花般向著人群飄來。
「法輪功真相!」人群中響起了一片呼喊聲。
劉慶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眼淚刷刷留了下來。
他在人群中迅速尋找著,一邊轉身向來的路跑回去。

當他跑回車裏,玉潔正手拿一張法輪功傳單讀著。
玉潔興奮地:「快看,這是小歐媽媽的死亡真相,還有『天安門自焚』真相,還有……」
劉慶迅速發動了汽車,左拐右拐,他機警地尋找著。
玉潔:「你這是找誰呀?」
突然,劉慶眼睛一亮,他加速把車開過去,一個急剎車,停在了一個人的身邊。
劉慶衝那人喊道:「快上車!」
那人打開車門跳上了車。
劉慶迅速啟動車子,「還需要接別的人嗎?」
那人說道:「不用,我們用的都是遙控裝置,大家都很安全。」話畢,他轉過臉來。
張小歐振奮地叫道:「爸爸!」
張凱看著小歐:「小歐!好孩子,你挺過來了!」
張凱對玉潔道:「田老師,你好,久違了,謝謝你精心照顧小歐。」
玉潔微笑著揚了揚手裏的傳單,「你們幹得真好,老百姓應該知道這些。」

警車嘶鳴,到處是警察和武警,一片肅殺。
玉潔輕聲對劉慶說:「劉慶,這次的迫害可是毫無人性的,你能承受得了嗎?」
劉慶沉靜而堅定的聲音:「我願意承受。」
玉潔的眼淚順著臉頰流下來,她從丈夫的聲音裏感受到了陌生已久的正義和不屈。

後題:真理不會被扼殺,正義終究將戰勝邪惡!

(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