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劇本:那一個有沙塵暴的春天(三)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30日】

(5)、白日裏,小學校明晰的教室樓。
一陣陣小學生朗讀課文的讀書聲。

教室裏,玉潔正在給孩子們上課。
她在黑板上板書:觀察日記
玉潔板書完畢,轉身向講台下的孩子們:「好,上個星期,我們一起學習了怎樣寫觀察日記。為甚麼要學寫觀察日記呢?主要的目的是兩點:一個是培養同學們觀察事物的能力,另一個是培養同學們的語言表達能力。老師已經布置過作業了,現在我們來請幾位同學念一念他們寫的觀察日記,大家一起來看看他們寫的怎麼樣。」
玉潔走下講台,走到豎排第二行前,做了一個手勢:「好!這一行的同學,從前面第一個座位的小青青這裏開始,依次往後,每人來念一念自己寫的觀察日記。」

小青青站起來。
捧著筆記本認真地念起來:「我們家裏總共有六口人,我,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還有和我最要好的小花。小花就是那只非常聽話的小花貓……」
同學們「轟」的一聲笑開了。
玉潔也忍不住笑起來。
玉潔:「小青青,你怎麼把小花貓也算成人了呢?」
小青青愣了一下,停頓了好一會,又重新開始念起來:「我們家裏總共有五口人,我,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加上和我最要好的小花貓,總共六口人……」
同學們又笑起來。
小青青又停下來,愣愣地看著玉潔。
玉潔微笑著,示意他繼續念下去。
小青青繼續念下去:「過去,我們家每到晚上吃完飯之後,大家都會圍在電視機前看電視。爸爸最喜歡看『新聞聯播』,爺爺最喜歡看『焦點訪談』,媽媽最喜歡看生活節目,奶奶最喜歡看『夕陽紅』。我呢,當然最喜歡看少兒節目。
同學們在認真地聽著。
「不過,最近以來,我們家裏沒有人再圍著電視看了,因為電視裏每天除了批判法輪功,還是批判法輪功。爸爸有時候一打開電視看到是批判法輪功的事,就順手又把電視給關了,嘴裏還叨叨著:『扯淡,真煩死人了。』爺爺現在也不看『焦點訪談』了,爺爺說:焦點訪談現在怎麼淨瞎編呢,不是殺人,就是放火,怎麼就不放點正兒八經的事呢?……」
玉潔的表情變得驚嘆起來。
小青青念完了,看著玉潔,站在那裏。
玉潔:「小青青,你觀察得很仔細,很好。你坐下。後面──」
第二位同學站起來:「我們家隔壁的李阿姨最近下崗了。她的先生因病去世了,她帶著女兒過日子。她的女兒只有七歲。我常聽媽媽說起她們家的事。有一天,媽媽跟爸爸說:李阿姨家裏的電冰箱從來也不插電源,媽媽一問,原來李阿姨家裏每月只有她下崗補貼的280元錢,只夠買糧和買青菜,根本沒有魚和肉往冰箱裏放。李阿姨說,冰箱裏溜空,插上電源耗電幹甚麼呢,那不是浪費錢嗎?
玉潔細心地聽著。
「還有一天,我跟媽媽去農貿市場買菜,看見李阿姨在一個賣雞蛋的小攤那轉了半天,最後只買了一個雞蛋。媽媽問她,怎麼只買一個雞蛋呢,李阿姨說,孩子學校明天去郊遊,給孩子帶著。說著她的眼淚就流下來了,媽媽也掉淚了,從口袋裏取出200元錢,硬塞到李阿姨的手裏……」
玉潔禁不住流淚了,她背過身去,輕輕地拭著眼角。

教室的門「吱嘎」響了一下,好像被人拉開了一條縫。
玉潔回頭往門口看了看,不像有人的樣子,她又回過頭來。
這時門又響了一下,門縫比剛才大了一點。
玉潔挺奇怪地走到門口,拉開了門。
她不由得一下子愣住了──
門外站的是單薄、清冷但沉靜的張小歐。


(6)、晚上,玉潔的家
玉潔圍著圍裙端上了最後一道菜。
張小歐和豆豆坐在飯桌前。
桌上擺了幾碟玉潔剛炒好的菜和兩大碗麵條。
張小歐看著麵條,不自覺地咽了一下口水。
豆豆從一隻大碗裏在往一隻空碗裏盛麵條。
玉潔勸道:「小歐,快和豆豆一起趁熱吃吧。」
豆豆:「我媽做的麵條可好吃了,裏面有蝦仁、香菇、筍片、雞蛋。小歐哥哥,你快吃吧。」
張小歐說了聲「謝謝老師」,大口大口地吃起來。
玉潔坐在一旁看著張小歐吃飯,表情很關愛。
豆豆用筷子將麵條挑得挺高,然後從高處往嘴裏送,小嘴發出輕微的「啪啪」聲。

豆豆先吃完了,她聚精會神地看著張小歐吃飯。
張小歐也吃完了,把碗裏的湯也喝乾淨了。
玉潔看著他笑笑:「吃飽了嗎?」
張小歐擦擦嘴巴,點點頭:「嗯!」
玉潔開始收拾桌子,對豆豆:「豆豆,你領小歐哥哥到客廳裏去吧,我馬上就過來了。」
豆豆拉著張小歐的手:「走,我們到客廳,我給你看我攢的好東西。你也喜歡『F4』嗎?」
張小歐一頭霧水的樣子。
豆豆:「就是現在最棒的台灣四個男生的明星組合呀。」
張小歐懵然地搖了搖頭。
兩人向客廳走去。

張小歐、豆豆在客廳裏。
豆豆:「你們家裏都誰煉法輪功?」
張小歐:「我媽和我爸都煉,我也煉。」
豆豆:「我家光我奶奶一個人煉,我奶奶以前給我讀過法輪功的書,還給我講了許多修煉法輪功小故事,可神奇呢!奶奶有時從美國打來電話,說國外煉法輪功的人可多了。」
張小歐:「嗯,我以前老生病,吃了好多的藥,可苦了。後來我媽媽帶我一起煉功,現在我好久都沒生病了。」
豆豆:「煉法輪功真好!那天我們學校讓我們都表態,說法輪功不好,我就是不說。」
張小歐:「你做得對。」說著,張小歐盤起了雙腿。
豆豆:「這我知道,叫雙盤。我奶奶教過我,你看!」豆豆也打起了雙盤。
玉潔端著一大盤子水果進來,遞一個剝好的桔子給張小歐。
豆豆過來摘了幾粒葡萄塞進嘴裏。

玉潔:「小歐,你知道媽媽為甚麼要去上訪嗎?」
張小歐:「法輪大法是正法呀!她教人心向善,做一個好人,還能給人祛病健身。可江澤民這個大壞蛋偏偏閉著眼睛說瞎話。我媽就是要為法輪大法討個公道!」
玉潔:「悄悄在家裏煉不是一樣的嗎,那樣也不會被抓起來了。」
張小歐:「那怎麼能行呢。就比方說,我媽我爸是好人,可偏偏有人說他們是壞人,還把他們抓起來了,我是他們的兒子,我知道他們都是好人,我不應該站出來替我媽我爸說句公道話嗎?」
玉潔嘆口氣,停一下,問:「你也煉法輪功嗎?」
張小歐看看玉潔,堅定地點了點頭。
玉潔:「你為甚麼要煉法輪功呢?也是為了有一個好身體嗎?」
張小歐搖搖頭:「老師,法輪功其實不光是鍛煉身體,她更重要的是教人修心性,使人能夠返本歸真。人的生命其實不是只有一生的,這個世界真的有佛道神存在,人不相信有神的存在,這是錯的。」
玉潔:「那為甚麼我們看不到法輪功裏說的佛道神的存在呢?如果真有的話,應該能看到才對呀!」
張小歐:「眼睛看不到並不能證明它不存在呀?比方說這個門後藏著一個人,老師你能看見嗎?根本就看不見,可是他是存在的呀。再比方說空氣,我們都看不見,可是我們只要兩分鐘不呼吸,馬上就不行了。」
玉潔:「你說的好像有些道理,不過,你媽媽爸爸如果不煉功,不也是可以生活得很好嗎?煉了功把家搞成這樣,你連學也上不了……」
張小歐臉脹紅了:「老師,你說錯了,我們家被搞成現在這樣,不是因為我爸我媽煉了法輪功,而是江澤民不讓我爸我媽煉法輪功!以前我爸我媽為一點小事就吵架,媽媽心裏不高興就拿我出氣,家裏天天吵罵聲不斷,那段日子好怕人哪。自從媽媽看了法輪功的書《轉法輪》以後,她再也不和爸爸吵架了。爸爸看到媽媽的變化很好奇,也去讀那本書。不久爸爸也變了,整天樂呵呵的,還幫媽媽做家務,從此我家有了歡聲笑語。是法輪功給我們家帶來了幸福的生活。」
玉潔意識到是自己說錯了,輕輕地「哦」了一聲。

劉慶開門進來了。
張小歐站起身來。
豆豆撲過去攬著爸爸的脖子。
劉慶:「家裏有客人啊!」
玉潔:「這就是我昨天說起的張小歐。他的爸爸媽媽因為煉法輪功,一個被抓,一個出走了,他現在連學也不能上了。」
張小歐:「叔叔好。」
劉慶:「這是甚麼世道,活脫脫的文化大革命重演哪!壞人整好人,好人被當成壞人;黑白顛倒,是非混淆,人妖不分。整天看著這些事就來氣!」
玉潔:「我們都吃過了,飯菜還熱哪,你去吃飯吧。我們再說一會兒話。」
劉慶點點頭,對張小歐:「小朋友,你在這兒坐著啊。」說著攬著豆豆出去了。

玉潔看著張小歐,張小歐也在看著玉潔。
玉潔微微搖了搖頭,輕輕嘆口氣。
玉潔:「小歐,你想回來上學嗎?」
張小歐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玉潔,使勁點點頭。
玉潔也點了點頭。
張小歐突然想起那天在學校的事:「那天拍電視,他們硬讓我罵法輪大法,罵師父,還嚇唬說要把我也像媽媽一樣抓起來,可是我堅決不說,我絕不會說法輪大法不好,也絕不會罵師父。」
玉潔點點頭,眼裏透出欽佩的目光。

劉慶已經吃完飯了,正在和豆豆講話,父女倆挺開心的。
玉潔走過來。
玉潔:「哎,你待會兒得開車送小歐回去。」
劉慶:「好啊,沒問題。那你去不去啊。」
玉潔奇怪地:「瞧你說的,我怎麼能不去啊!」
劉慶:「哦,我還以為咱們大班主任特有志氣,再也不坐我的車了呢!」
玉潔嗔了他一眼。
豆豆在一旁拍手笑。

外面,夜已經很深了。
劉慶開車退出了車庫,車拐向馬路時,劉慶向相反的方向看著是不是有車開過來。
玉潔坐在劉慶身邊。
張小歐和豆豆在後邊的座位上,說著話:「你有空還到我家來啊,我等你。」
「好,我一定來。」

車開回來的時候,後面只剩下豆豆一個人了,豆豆頭歪向一邊,睏得睡著了。
玉潔回頭看看豆豆,又回過頭來,看看劉慶。
劉慶側過臉來,探問地:「嗯,你要說甚麼?」
玉潔:「我想把小歐接到咱們家住一段時候,讓他回來上學。」
劉慶臉轉過來看著玉潔。
玉潔表情嚴肅地看著劉慶。
劉慶想一想:「行吧,就是加一張床睡覺,加一對碗筷吃飯嘛,我沒意見。」
玉潔:「這不是加一張床睡覺,加一對碗筷吃飯,是增加一個人。張小歐現在的經歷和我小時候簡直是一模一樣──
玉潔表情悵惘地:「我真的覺得歷史是在重演啊!」
劉慶沉重地嘆了一口氣。
玉潔:「小歐現在情況你知道,比較特殊,你不會介意吧?」
劉慶快語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這點我清楚。古人云:善有善報,咱們幫助一個好人,應該啊。」
玉潔感激地凝望著劉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