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農婦自述:大法治好了我的病,惡警卻把我關進了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2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生在農村,是一個不識字的老太太,今年六十三歲,從小沒有母親,家庭困難,沒有念書,一個字都不認識的人,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自從九六年有幸得了大法,當時非常激動,別人能念大法書,我自己捧著書哭,就聽師父講法錄音和書對照,然後,我家成立20多人的學法小組,有同修領著念《轉法輪》,跟著就念下來了,所有大法書我基本上能念下來,我悟到是師父給予我的智慧,越念越順,說不盡的美妙神聖的事。

在得法前,身體多病,如肺氣管堵塞,脈管炎,腹股溝處有個大硬包,三十多年的折磨,大胯不好使,走路不方便。經過煉功之後四個月的時間就痊癒了,煉功六年多沒打過針也沒吃過一片藥,走路一身輕,這些病魔永遠解脫了,如果我不得大法的話,我的生命早就不存在了。

由於九九年7.20鋪天蓋地的邪惡來迫害大法,所以我堅定走出來證實大法,四次進京上訪,四次被抓,上訪時我只能記住三個字叫「真、善、忍」,被抓後關進勞教所判勞教一年。可是警察到期不放人,一直非法關押我到十八個月才放我,多數日子都在小號度過,我看到大法學員被打,被強行灌食,所有陰毒的刑具都被警察強加給大法弟子,如帶手銬、腳鐐,上大掛,坐三角鐵,死人板,不讓睡覺,澆涼水,有消息說馬三家勞教所還把十八名女大法弟子一絲不掛地推進男牢房……說不盡的酷刑與侮辱。

有的人在被逼迫下,神志不清、承受不住,寫了甚麼「悔過書」,但不是從內心寫的。有堅定的學員不寫就被關進小號或鎖在地上六七十天,我勸幹警們不要打人,罵人,我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我們是被迫害的,他們硬說我不識字不懂法,還說些不好聽的話。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轉化與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惡矇蔽的眾生,清除的是邪惡的生命與邪惡的舊勢力,從中圓滿的是大法弟子與樹立大法的威德。」(《大法堅不可摧》)

由於堅定修真、善、忍,在2001年8月,我堂堂正正地走出勞教所,被釋放回家,親朋好友來看我,我就向他們講清真相,如天安門自焚是栽贓,不是法輪功學員幹的,法輪功不殺生,師父說自殺都是犯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