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弟子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戰勝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4日】我是個沒有文化、人生坎坷的人。97年有人介紹我得法後漸漸認識到宇宙大法這麼好,懂得了做人的道理,知道了人生的目的是返本歸真。我決心以法為師處處嚴格要求自己,提高心性,提高悟性,在大法中修煉自己。

99年7月20日法輪大法遭到江澤民恐怖集團的迫害,不准我們在外煉功。但我心中只有一個堅修大法的心。2000年3月我在公園煉功被當地公安非法抓進拘留所關了15天。我照舊煉功,又把我轉到看守所關了1個月,我同樣煉功學法。5月7日放我出去,9日我就上京護法,被當地公安接回又非法關押15天。出來後,於7月18日準備再次進京護法,票已買好,結果上午派出所又把我抓去。

惡警問我是不是人?我回答是人。惡警說我不是人,我說不是人是神。他又問我在哪住?我說在宇宙中住。問從哪來?答從宇宙中來,世界上的人都是從高層次上掉下來的。惡警說人是從猿人進化來的。我說太可笑了,你怎麼是猿人進化來的呢?猴子的兒子有猴子猴孫,猴子怎麼能變人?惡警看說不過我就拉我出去曝曬,我不曬,我說我師父沒有叫我曬太陽。惡警說他說了算,我說人從來都沒有說了算過,神說了算。他們看沒有辦法,就關我禁閉,叫我罵大法,罵師父,寫保證錄音就放我回家。我說我永遠堅信大法,堅信師父,他們沒辦法就拳打腳踢打我,罵我,想盡一切辦法說要「轉化」我。我說我是好人中的好人,你們想把我「轉化」做甚麼樣的人?他們沒辦法,就把我推進藿麻(一種有毒植物)林裏去霍我,拉出來又用藿麻往臉上打。當時氣溫很高,我默念師父的法,想我的身體是高能量物質構成的,不受這個空間的制約,漸漸地不難受了。他們又問我煉不煉,我說煉,我就開始做抱輪動作,惡徒們把我按到在地,我就坐在地上煉靜功,大聲念煉功口訣。惡徒不准我念,我說煉功前要念口訣。惡徒看我煉功,就問,你師父好不好?我說好。他們問法輪功好不好,煉不煉?我說法輪功好我要煉。後來上來七、八個年輕惡徒打我,叫我跪磚頭、瓦子、炭灰,還有堅硬的水泥石子,從早上直到晚上10點過,不准我睡覺,叫我舉重。這樣過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又在太陽曝曬下舉重,三天三夜不准睡覺,不准上廁所,我就一直在背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論語》、《洪吟》等。他們一直折磨了我11天才放出來。

我於2001年1月10日散發真相資料時被抓,抄家,惡警用手銬銬我,又拳打腳踢,問我資料是哪來的,我說別人散的。又問別人散給你,你怎麼又散給別人?我說他們與我有緣份,就散給他們,誰與我有緣份我就散給誰。隨後又把我拉到看守所非法關了38天。在看守所看北京「自焚」的電視,當時我邊看邊向犯人講真象,使犯人都明白了真象。當時惡警叫我寫看後感想,我說我沒有文化,他們就叫我口說。我就說北京「自焚」是江XX、羅幹搞的假,是與宇宙大法背道而馳的,我們師父說過,「你幾百年得不到一個人體,上千年得到一個人體,得到一個人體也不知道珍惜了。你要托生成一個石頭萬年不出,那個石頭不粉碎了,不風化了,你是永遠出不來,得個人體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夠得大法,這個人簡直太幸運了。人身難得,講這個道理。」(《轉法輪》69頁),師父叫我們珍惜自己的性命,更何況自殺呢!結果他們看沒辦法就離開了。

我在外地散發真象資料,又被外地公安抓住,外地公安要非法判我3年勞教。叫我簽名我不簽,我說我沒犯法,你們說了不算,我的路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最後又非法關了我80天,6月回當地被非法判1年勞教(所外執行)。

7月我們幾個功友出去噴大法標語又被非法抓捕。當時幾個惡徒又把我們抓進拘留所,惡徒大罵大法與師父,我就給他們洪法。說二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佛當時到人間傳法度人受到迫害,西方耶穌到人間傳法度人受到羅馬皇帝的迫害,當時的當權者也不相信神佛的存在。現在我們的師父到人間來救度眾生,活生生的佛就在你們面前還不相信,還要迫害,還要搞誹謗、誣陷。當神佛遭到迫害時,當時的人都不相信,往往都要等歷史過去之後才能明白,可是那時已經晚了!這些惡徒說好吧,今晚我們就聽你講神話故事。我說你們可以把他當神話故事聽,但是我告訴你們,這是千真萬確的。他們又問我,你說大法弟子是好人為甚麼不在白天噴標語,晚上出來噴?我說我在替你們著想,為了你們少造業,你們不抓那麼多好人,就少造業;你們抓那麼多好人,就多作惡,你們償還得清嗎?我悟到我不能在這裏被關,就發正念,請師父幫我,我要出去做我應該做的工作。然後他們一個個地都走了。他們走完,我也堂堂正正地出去了。

有一次我在牆上、電線桿上貼真象標語,第二天惡警就到我家找我,問外面到處是大法標語,是不是我貼的?他說上面有「誰揭誰遭報」。我說你就不要揭嘛!他說:「我不信,我揭了那麼多沒遭報。」我說古人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不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惡警沒甚麼話說就走了。

又一次我在家封真象資料,封了一大堆,這時惡警來了,看見我在看資料,走過來,一把就把資料搶過去,問資料哪來的?我說街上散給我的,他說:「才怪呢,怎麼不散給我呢?」我說:「散給你你不說怎麼知道呢?」我一邊發著正念,清除惡警背後的邪惡因素,不讓他找到我封好的資料,讓邪惡快走。他說:「你不要害我,不然我的飯碗都要丟。」我說我不會害你的,我還要救度你,只要你不害自己。就這樣他沒抓我,把剩下的幾張真象資料拿走了。

一次我搬家,頭天搬第二天惡警又來找我,說:「你搬家怎麼不給我說一聲?」我說:「我搬家都沒有自由嗎?我憑甚麼要給你說。」他又說:「你搬家就不要給其他人說你搬到這裏。」我說:「我沒有給你說,你怎麼找來了呢?」他說:「你這裏人來來去去不斷。」我說:「我有親朋好友。」他說:「都是你們煉功的功友。」我說:「功友找我是正常的。你們抽煙有煙友,打牌有牌友。而我煉功有功友,沒有功友來找我才不正常呢!」他說:「我是你的親朋好友。」我說:「好啊,你是我的親朋好友我就把法輪大法介紹給你,法輪大法太好了。」就這樣他沒再說甚麼就走了。

一次惡警又到我家來問我又搞了甚麼活動,我說沒搞甚麼活動。他說:「那天才在你家拿了幾份資料。」我說:「你跟我的緣份太好了,那幾份資料給你留的,別人想得都得不到。」當時我女兒在家,他問我女兒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女兒回答:「你不要管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告訴你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最後他沒有話說,就叫我不要到處走。我說我不走怎麼行,我要買菜,做生意。他又叫我走到哪裏都要給他說。我說:「我憑甚麼要給你說?我連這點自由都沒有嗎?」他說:「我要對你負責。」我說:「我才為你負責,我要為你生命的永遠負責。」

在10月6日晚11點,當地派出所惡警叫我到派出所去有話要問。我說:「你有甚麼話就說,我不去。」他說:「我判了你所外執行,就要隨傳隨到,你犯了法就要去。」我說:「你們才犯了法,你們執法犯法,你們不但犯了憲法,還犯了天法,天要懲罰你們。」他說不管怎麼說,這是法律規定的。我說:「我沒犯法,憲法上規定了信仰自由,上訪自由,我犯了哪一條?」他說上面規定不准煉法輪功。我說:「到底是某個人的權力大於法,還是憲法高於權力?」惡警說我把他們害慘了,害得他們睡不著覺。我說我幾十歲的老太婆怎麼把你們害慘了?害你們的是江澤民。他們又叫我去配合他們。我說:「我配合你們作惡呀,配合你們就是在害你們。」這時有4個惡徒闖了進來,抄家,結果甚麼也沒有找到,就又把我抓到了派出所。我發正念,第二天就放我出去了。

11月2日上午家裏有幾個功友在交流,突然有兩個惡警又闖進家裏來對我說好久沒看見我了。我說你不該來看我。其他功友就發正念,清除惡警背後的邪惡因素。惡警又問其他功友是甚麼人,我都巧妙地回答了他們,眾功友齊發正念,最後惡警沒話說就走了。

師父說:「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去掉最後的執著》)。

我體悟到只要我們的心與大法連在一起,在正法中事事都能用法來對照,堅修大法,放下生死,就沒有怕的心,在與邪惡較量時,大法就會給我們智慧,邪惡就沒有任何空子可鑽。

我決心按照師父給我們指引的路走,決不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殷切期望,去兌現那千萬年前的神聖誓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