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修大法的老大媽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29日】 大媽是東北人,是農民,六十多歲。大媽沒修大法之前,身體不好,有許多的病。修了大法以後,不但家庭和睦了,病也好了,身子骨特別硬朗。看她一點也不像六十多歲的人,頭髮黑黑的,皮膚白裏透紅,沒有皺紋。大媽7.20前來到了北京,從此就再也沒有回過家。

她和功友們一起上了去北京的火車。在火車上,其他功友全被當地的警察強行拉下火車,大媽由於消業低頭嘔吐而倖免抓捕。她從未來過北京,身上只有幾十元錢,不知道自己到了北京該往哪去。但她一想到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怕,心裏便靜下來。當火車轉彎時,大媽透過車窗往外看,看到了三座連在一起的金佛跟在火車後面,大媽心裏更堅定了。

大媽到北京後,在別人的指點下到了天安門。在天安門,她遇到了幾位功友,她便和功友們在那裏切磋起來。大家正切磋著,突然一輛米黃色吉普車在大媽身邊停下來,車上跳下幾個便衣,不由分說抓起功友們就往車上扔,抓完之後便衣跳上車,根本不理會大媽。車開走了,把大媽一個人扔在廣場上。大媽心想:「怎麼把我一個人扔在這兒了?」大媽回想著剛才的一幕,氣憤的心情剛要升起,一下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動氣。這時,她看到一個警察拿著步話機在遠處站著,於是走過去,對他說:「警察同志,我有個事想不通,想找你說說。」警察看著她:「甚麼事?」大媽說:「我剛才和幾個朋友在說話,沒有做任何壞事,為甚麼她們都給抓走了?」警察問:「誰抓的?」大媽說:「是你們抓的。」警察又問:「是煉法輪功的嗎?」大媽說:「法輪功怎麼了?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我煉了法輪功身上的病都沒了,有甚麼不好?」這時一個女警走過來對那個男警說:「呼。」大媽說:「呼就呼吧,不就是抓嗎?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走到哪裏都不怕!」那個警察想了想對大媽說了一句「你的事我們不管」就走開了。大媽順著天安門廣場邊兒走著,突然天下雨了,大媽便到一邊去躲雨。她看見一個城監在給一個要告狀的老頭指路,於是走過去問他煉法輪功的應該去哪裏說理。城監看看她說,「煉法輪功的沒有地方說理。」大媽問他為甚麼,他說因為法輪功怎麼怎麼不好。大媽告訴他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自己煉了法輪功後都有哪些收益。城監把腰間別著的步話機拿了出來,大媽知道他的用意,沒生一點怕心,於是城監又把步話機放了回去。大媽非常誠懇地對城監說:「小伙子,今天大媽向你洪法了,找本《轉法輪》看一看吧,你就知道大媽對你說的都是真的。大媽和你交個朋友,大媽叫XXX。」城監很受感動,也告訴大媽他的名字。

後來大媽又遇到了幾個功友,便和功友們待在一起。很快大媽身上的錢用完了,功友們便接濟她。當時有許多功友由於費用不足,有的睡在馬路邊,有的睡在公園裏,有的睡在地下通道裏。大家心裏只有一個希望,就是政府能聽一聽受益於法輪大法的人們的心聲,公正、客觀地對待法輪功。

7.20來了,大媽和四個功友在一天的下午去中南海上訪,半道上被公安攔住了,公安叫來了110警車,把他們全部抓上車。在開往派出所的路上,大媽心想無論怎樣也不做對不起大法的事,大不了這一百多斤扔在這了。路上遇到了堵車,開到派出所時,天已經黑了,公安叫他們在車上坐著別動,就進了派出所。大媽一看車上沒警察了,於是對大家說:「趕快走」,功友們全都下了車。大媽告訴大家要分開走。功友們分開走了。大媽想自己比較胖,走不快,警察很快就會出來,這時她看到離派出所門口不遠的陰影處停著兩輛黑色轎車,於是就在轎車後面的陰影處蹲下來。警察出來了,發現車裏一個人都沒有了,氣極敗壞地把車門關上,順著一條胡同追了出去。共有三條胡同對著派出所的門口。不一會他折回來,又順著另一條胡同追出去。很快他又折回來,再順著第三條胡同追出去。過了一會兒,警察喘著粗氣回來了,又進了派出所。這時大媽站起來,順著一條他追過的胡同走了。

大媽不認路,不知該去哪裏。她想起一位功友告訴過她,在XX商場附近能找到大法弟子。於是大媽在胡同裏轉來轉去,不知轉了多久,一抬頭,發現XX商場就在她眼前。大媽又遇到了功友。

那時北京城裏已開始搜查大法弟子,大媽和功友們的日子很艱難。為了省錢,他們一天只吃一個涼饅頭,渴了就到公廁裏接涼水喝。天黑了就找一個行人很少路經的地方睡覺,天當房,地當床。有許多功友錢用完了,就撿地上人們吃剩丟掉的食物。他們只有一個念頭,哪怕吃再多的苦,法不正過來決不回家。大家想起當年師尊初到北京傳法時,身上只有五十元錢,師尊睡過地上的水泥管子。那時師尊為了度化世人,吃苦受累,從未向弟子們透露過半句。如今,他的弟子為了助師世間行,挽救被邪惡矇蔽的世人,歷盡苦難而無怨無恨。人們啊,你們可曾知道大法弟子為了向政府說一句真話所付出的代價嗎?你們可曾知道大法弟子為了告訴你們真相時所面臨的苦難嗎?是法輪大法,給予了大法弟子無私無我的境界;也只有法輪大法,才能給予所有生命善良、純潔的心靈。

在一次躲避搜捕的過程中,大媽和功友走散了。大媽想又剩自己了,一個人就一個人吧。大媽餓了就到垃圾筒裏撿東西吃,晚上就找不顯眼的地方睡,附近的保安知道大媽是大法弟子,但他們沒有驅趕大媽,也沒有舉報。

秋風起了,大媽只有身上僅有的一件短袖衣。經常會不自覺地打冷顫。有一天,大媽聽到人說XX公園裏住著許多大法弟子,於是大媽一路走一路向人打聽XX公園在哪裏。大媽找到了那個公園。那一天秋風很猛,大媽哆嗦著進到公園裏,找到了功友們睡的地方,還沒來得及和功友們說上一句話,警察來了,他們開始抓大法弟子。大媽眼巴巴地看著功友們一個個都被抓上車,心如刀割一般。一個警察看著只穿著短袖衣的大媽,善心萌動,不忍抓她,指著遠處一個石凳對她說:「大媽您坐到那兒去」。警察開著裝滿功友的車走了。大媽心想城裏不能住了,我到郊外去。於是大媽走了許久,來到了郊外。大媽又遇到了功友,便和功友們住在一起。功友們的一日兩餐,都是大媽做的。

大媽經常和功友們一起去天安門,將沒有地方住的功友接到住處。有一天,大媽看到了一件非常好笑的事:一個老頭,散著步來到天安門廣場,正趕上廣場裏的警察在詢問誰是大法弟子。老人便在廣場邊的一個石階上坐了下來。老人可能是北方人,盤腿坐炕坐慣了。老人剛把腿盤上,手去抽別在腰間的煙袋鍋,還沒等他抽出來,不知從哪裏冒出兩個便衣,一邊一個,架著老人就走,老人非常生氣,嘴裏罵著:「XX,抓法輪功抓紅眼了,連我都抓!」兩個便衣一聽,覺得不對,其中一個說:「這個不是,煉法輪功的不罵人。」於是他們又把老人扔回原處,頭也不回地走了。老人的罵聲更響了。

大媽有一次和功友們一起乘公共汽車,在汽車裏,大媽發現車頭站著的一個小伙子很像她的兒子,大媽心裏很擔心兒子會來找她,要她回家,而且這個兒子最疼她。連著兩天都是這種情況。大媽明白了,這是對自己是否放得下對親情執著的考驗。大媽告訴功友,若真是兒子來找她,她不會跟他回去,她會對兒子說:「兒子,別再找你媽了,法不正過來,你媽是不會回家的。你媽與法同在。」大媽只有小學文化,可是大媽能通讀《轉法輪》和其他的大法書。大媽說不出華麗的辭藻,但她質樸而真摯的語言和對大法堅定不移的信念,卻讓功友們經常為之震撼。

在一次去上訪的途中,大媽被抓了。從此便失去了大媽的消息。

好大媽,一定要堅持到最後,法正人間的日子就要到了。

大陸弟子
2000年11月28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