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六十歲的農村大法弟子的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3日】我是一名六十歲的農村婦女,得法後受益無窮,當邪惡勢力破壞大法、阻止我們煉功時,我曾毅然決然放下生死到北京正法。儘管壓力很大,但我知道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用怕。

就在一個月前,我與一個功友在電話裏說了幾句有關修煉的事,結果被派出所竊聽,幾個公安到我家,二話沒說就把我抬上了警車。當時我家有大法資料和貼紙,我發正念誰也看不見,一張不能少。到了派出所他們逼問我與誰聯繫了,我心裏很坦然,決不配合邪惡。他們又問:你怎麼煉功學法?我說:自己坐著煉,心裏裝著真善忍,做好人,就這樣煉。他們一看問不出甚麼,就到我家裏去抄家,結果甚麼也沒找到,無奈把我放了,但威脅我老伴說:如果再抓住就送勞教所。我知道在堅定的修煉者面前邪惡甚麼也不是。

最近邪惡又犯下罪行,凡是本鎮修煉法輪大法的一個不落地都抓,每人罰款1000-3000元不等,並逼著寫所謂的保證書,否則就往死裏打。在7月25日夜裏10點多鐘,幾個公安喝了酒就闖進我家,我正睡覺,結果沒容我穿衣服,只穿著褲頭背心就被拖上警車。一上車就拳打腳踢,打倒了就抓起來再打,一直打到鎮政府。(我家離鎮政府有二里多路)下車後又上來一群人拿著棒槌圍著我打,我心想:我的命屬於大法,誰也別想動了我。在他們殘暴的毆打下我失去了知覺。我醒來時發現渾身都是涼水,估計是他們用涼水把我澆醒的。

第二天他們叫我家人去領人。我姑娘對它們說,你們無故抓人,打壞了我們得跟你們算帳。邪惡之徒害怕了,把我送回了家。到家以後才發現,我遍體鱗傷,渾身青紫,還斷了一根小腳趾。家裏人很害怕,我對著孩子們說:甚麼也不用怕,你娘就要堂堂正正修煉,用命去證實神聖偉大的法。

我真正體會到了大法的威力、正念的威力。我也再一次體會到邪惡其實甚麼也不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