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講清真相入冰島紀實(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七月二日】六月十三日冰島時間下午三點半左右,冰航飛機在冰島Keflavik機場緩緩降落。在哥本哈根拿到機票座位時我們就說:「在出冰島海關前,絕不能有任何歡喜心,不能放鬆正念。」同時,我們吸取了大家集體行動不便的教訓,化整為零,因為兩名學員不太會英語,我們四人分成了兩個小組。

在海關處,另一小組兩人順利過關。海關工作人員在仔細看了另一名學員和我的護照後,卻沒有給我倆放行,叫我倆去見警察。我們立即相互說:「一定要加強正念。」到了警察辦公室,可能是發正念的緣故,警察竟然有些茫然,不知問甚麼。在拷貝了護照有照片的一頁後,問了句:「在這呆多久?」後,沒問任何法輪功的問題,就示意我們可以出關了。

出去後,加上和早上航班先到的學員我們六人又匯合到一起了,開始了冰島的證實法之路。早到的學員告訴我們,她們已經和冰島學員聯繫上了,冰島學員說:「邪惡之首會在下午四點多到達這一機場。沒有其他學員,只有你們六人。」

我們很快在機場檢票口找到了較近距離發正念的地方。裏面有來來往往的「特殊」人員,見到他們我們非常坦然,我們靜靜的發正念。

我和一名學員走出了機場候機處,在外面尋找著更近的發正念的地方。這時,靜止的一輛警車啟動了,朝我倆開來。另一名學員看到後,告訴我:「警車來了。」我則徑直朝警車走去。警車看到我坦然的舉止,一踩油門,走了。

這時,我看到了旗桿上的冰島國旗和中國國旗,旗桿旁站著很多警察。我回去拿了相機,徑直朝警察走去。警察突然給我讓出了位子。這樣,我堂堂正正的走到了中國國旗下發正念。

六月十三日,冰島和中國國歌響起,我們知道邪惡之首到機場了。我們一行六名學員在距離飛機約一百米處,發出純淨的、強有力的正念。

當晚,由冰島當地的約翰先生安排我們的住宿,他已經安排了其他十幾名學員的住宿。約翰先生的熱情令人感動,為安排我們的住宿跑前跑後。他說:「開始我也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冰島政府下禁令後,全國都知道法輪功了,全國人們都支持你們。冰島政府的決定簡直是發瘋了。」約翰先生還說:「據說,中國大使館給在這裏的每一位中國人寫信,要求必須去歡迎江××,使館付有關費用。如不去,回國將遭到麻煩。」

我們告訴約翰,江××到處做假、做秀。當他知道我們受阻經歷以及記者問到丹麥會不會不讓法輪功進時,他說:「你可以答的更好,你說:丹麥應該不讓江××進,而不是法輪功。」我們都會心的笑了。

第二天十四日一早,我們來到了冰島總理辦公室旁集體發正念的地方,和其它各地來的學員匯合在一起了。

下午,原定一千人的聲援法輪功、抗議政府錯誤禁令的遊行活動來了三千人,冰島人表現了對禁令的堅決抵制。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幾千名冰島民眾的示威都沒有出現任何問題,對更加平和、自覺有序的法輪功學員,冰島司法部聲稱對法輪功學員「警力不夠」的藉口,也就不攻自破了。

另外,在冰島還有一點很深的體會就是對「邪惡處 有陰霾」(《洪吟(二)》〈掃除〉)的進一步理解。在冰島,要想知道江××在哪兒,看天空密布的陰雲在哪兒就很容易判斷了,而且很準。本來晴空萬里的冰島首都,由於江××的到來,十四日傍晚開始陰雲遍布,後來晚上還下起了陰雨。

當天下午,我知道江××將在Perlan(冰島著名餐館)做秀,便決定到Perlan去發正念、和平抗議,另外幾十名學員也來了。幾十名警察在一百米外封住了能夠進入Perlan餐廳的各個入口。開始時,氣氛還真有些緊張,但法輪功學員的平和、積極配合警方表現的良好道德風尚,把緊張的氣氛一下子給緩和了。最初離法輪功學員很近處有十幾名警察,由於法輪功學員的良好秩序,在晚宴結束前,近處只剩下一、兩名警察了。當晚法輪功學員的和平、有序表現,已經在改變著人心,江××對法輪功的詆毀不攻自破。

不少冰島人民知道我們在Perlan外抗議後,也趕來了。有的嘴綁著黑色封條,示意冰島政府限制法輪功言論自由;還有的舉起了牌子,上面寫著:「請鳴笛以示聲援。」

倒是冰島人民不幹了,他們對政府的禁令群情激憤。他們不顧警察勸阻、警告,在散會時對江××的車輛圍追堵截。

六月十五日,我們一行六人加上其他幾名學員,決定租車到離首都雷克雅未克東部一百公里著名的間歇性天然噴泉Geysir去玩。路上發現,警車把一段路給封住了。我們推斷,江××很可能也來Geysir。我們按原計劃徑直開到了Geysir。

就在江××到來的片刻,噴泉忽然噴出半邊黑色污濁的水柱。這時,天空同時也陰雲密布。當地的居民告訴我們如此黑水噴出實屬罕見,這是用來迎接不受歡迎的「貴客」的。

這時,警察清場,同時把進入Geysir的正門給封住了。這裏是人群最集中的地方,法輪功學員在此處等候,江××僱用的啦啦隊以及警察也都在此處。

我突然發現,江××車隊沒有敢從正門進,而是走了離正門一百米處的一條小路。我發現那裏沒有學員,而且這是車隊必經之路,便拿起相機走了過去。在那必經之路口旁邊二十米處,只有一名學員在發正念。我友好、坦然的、帶著強大的正念,正面迎著警察走了過去。警察打量了我的全身後,讓我站到了他的身旁。這樣,我「堵住」了車隊這一必經之口。

幾分鐘後,江××等一行十來輛高級小轎車迎面開了過來。江××、冰島總理等整個車隊十幾輛高級轎車在和我只有不到四米處正面相遇了。掛有中國國旗的江××轎車,無法迴避迎面而來的我的示威和強大正念!霎那間,我彷彿感到自己是頂天獨尊的巨神,發出了「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的正念。我也突然進一步體悟到了「心慈意猛」的那麼一種感覺。

六月十六日,我們一行十三人清晨六點便開車前往機場。離機場一、兩公里處,我們被警察攔住了。警察看了早上七點四十的機票後,決定放人。其實,我們同車的有八人是下午的飛機,警察也放行了。

在機場處,我們坐到了最近的距離,靜靜的發著正念。

在機場檢票口處才發現:我們一行六人的回程機票幾天前早已被冰航取消。機場旅行社的服務人員知道我們的遭遇後非常同情,立即給我們恢復了原訂的六張機票。服務人員熱情的說:「政府的做法是愚蠢的,完全違背冰島人民意願的。冰島人民歡迎你們來,也邀請你們一定再來冰島訪問。」

整個早晨,機場上空的天一直陰沉著。開始我們在機場內靜靜的發正念,隨後我們走出了機場,坐在警察旁邊的草坪上繼續發正念。

早上十點左右,江××飛機剛剛起飛時,一名學員說:「看哪,天空出現了陽光!」的確,一直陰沉的天空隨著邪惡之首的離去霎那間綻出了一道霞光。

衝破了重重阻攔,揭穿了欺世謊言,在這歐洲之行中充滿了師尊的無量慈悲和法輪功學員的正念正行。朝天望去,這道霞光在陰霾遍布的天空顯的格外耀眼。

在我們離開冰島後、剛抵達赫爾辛基轉機時,欣聞師尊發表新經文〈天又清〉,不禁感慨萬分。正如〈天又清〉中所說:

天昏昏地暗暗
神雷炸陰霾散
橫掃亂法爛鬼
別說慈悲心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