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之行體悟三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24日】一、排除干擾,堅定正念不動搖

從決定要去冰島近距離發正念那一刻起,各種考驗接踵而至。有些關是顯而易見的,有些難卻顯得微妙,不易覺察。只有真正從法上明白了在當前天象下,近距離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首惡的邪魔對正法進程和救度眾生的重大意義,才能不為任何表象所迷惑。

首先,我遇到了來自思想業的干擾。那幾天總有一個念頭在思想中盤旋:「你瞧你,有時連每日四次的全球發正念都不能完全保證,在克服重重困難去了冰島後,你能最大限度地發揮作用嗎?如果到時候你自己的狀態不好,還不如在當地領館前發正念呢。」這種自我的否定不斷地向我襲來。我認識到自己冰島之行的認識基點需要有個突破。通過靜心學法,我發現這種干擾來源於自己的私,我在執著於自己的修煉狀態,而不是真正從正法進程的需要,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的角度,來考慮冰島之行。當我從法上認識到正法進程的需要就是弟子責無旁貸的神聖使命,個人修煉在這個基礎上到時候自然就會被調整到最好狀態時,這種干擾瞬間消失了。

接下來,是申請簽證。在收下我的材料後,簽證工作人員對我說:「由於你來辦簽證的時間太緊,我們不能保證在你預定的機票日(6月10日)前能給你簽證。」我平靜地正視她,微笑地說:「實不相瞞,我已經花錢買下了6月10日的機票。鑑於您要求我提供的資料我已全部準備就緒,我相信你一定會批給我簽證。」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簽證工作人員來電話說:「你的簽證已經批了,可以隨時來取。」

當我告訴不修煉的先生冰島之行的計劃時,先生幾乎是用懇求的口氣說:「冰島在歐洲,那麼遠,這次,你就別去了。江XX不是下半年還要……到時候你去美國,我沒意見。這次冰島你就別去了。你留在當地領館也可以嘛。這樣,你還可以每天讀《轉法輪》給我聽,你甚至可以教我煉功。」這番話從目前尚未修煉的先生口裏說出,對我的考驗還真不小。好在當時頭腦還算清醒,當即從思想上否定了「等待」的念頭,知道必須堅決否定舊勢力對首惡的安排。同時也認識到,自己平時執著於先生得法和煉功的這顆人心正被利用來考驗自己近距離發正念除惡的一念是否堅定。意識到這一點,我從另一個角度更加認清了此行意義之重大。儘管先生還是不能完全理解,在我堅定的正念下,動身的那天,他還是驅車送了我一程。

臨行前一天,聽到功友電話說:你們可能進不了冰島了,原因是有報導說一些地方的冰島使領館已拒絕給簽證,已經拿到簽證的也將面臨被拒絕入境的可能。我對功友說,不論你再看到或聽到任何消息,都不要為其所動,就堅定一念:弟子隨師正法之路只有師尊說了算。我們不僅能進入冰島,而且要做到一個不落地全部進去。

二、認識有漏,邪惡鑽空子;整體昇華,終得入海關。

出發前,在弟子間的交流中,大家似乎在思想上已經默認了進入冰島將要面臨的阻力,甚至盤算著如何用人的辦法回答將要面對的提問。大家似乎已經形成一種共識,認為能進入冰島是當務之急,其它問題可以儘量迴避。弟子在思想上默認將要面臨的阻力以及急切於進入冰島的這些認識上的有漏恰恰被邪惡鑽了空子。

在波士頓轉機時,受自中國政府的壓力,冰島司法部門和航空公司分別給每一位乘客一封公開信,以冰島警力有限,為了保證公共安全等為由,無理要求乘客在一封文件上簽字,以保證在首惡出訪冰島期間不抗議和示威。

由於當時大家都執著於迴避阻力,想著如何各顯神通,進入冰島,形成了各自為陣的局面。大家都認為我們進入冰島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近距離發正念,本來就不存在抗議和示威。儘管在被告知如果拒絕在冰島航空公司出具的文件上簽字將面臨被拒絕登機的情況下,一些弟子開始意識到應該對航空公司工作人員講真相;可是由於覺得短時間內很難使冰島航空公司做出改變(其實還是正念不足),為了能及時進入冰島,儘管學員們心裏覺得不踏實,可都還是在有關文件上簽了字。在事後與律師的交談中,我們了解到冰島航空公司根本無權要求乘客在任何文件上簽字,這種行為本身不僅違背了商業道德,而且已經觸犯了法律。

回過頭來看,其實,並不在於所簽文件的內容,而是我們根本不應該配合和承認這種連人間法律都不符合的安排。弟子們對邪惡安排的默認無形中加大了下一個進入冰島海關的難度。

一進入冰島海關,我們就被警察無理地扣下了護照。接著是逐個盤問。然後是全都被帶到一個封閉的學校,由警察看著,並揚言要將我們原地遣返。隨後弟子們在整體認識上突破各自為陣的狀態,開始集體學法、煉功、發正念,向警察、媒體、律師、美國駐冰島領館官員、加拿大駐冰島領館官員、學校的工作人員,以及前來支持我們的當地民眾講清真相中整體提高和昇華。我們認識到弟子的一言一行就是在證實大法,向世人講述真相。經過幾個回合另外空間驚心動魄的正邪大較量,當天深夜,機場警察局長親自將護照逐個歸還給學員,在與弟子們合影,握手後,用大客車一路將弟子們送進城去。

其實,在法中,師尊早已明確地告訴弟子當前要做的三件大事:學法,講真相,發正念,哪一個都不可偏廢。在哪裏遇到阻力,就應該在哪裏講清真相。而且,講真相是舊勢力無法阻擾的,關鍵在於弟子的心態。在這個過程中,我深切體會到每一個弟子在正法進程的整體中都有他自己應該處的位置。在參與正法的活動中,弟子應嚴格修去人的邏輯推斷和各種假設,做而不求,當弟子的心性整體到位時,大法自會展現出他無邊的威力。

三、時時正念

當夜,入住雷克雅衛克一家客棧後我開始打坐,完全進入了那種美妙空靈的狀態,感覺不到這個空間四肢和身體的存在。在一個廣袤無垠的小宇宙空間之外是無邊的真善忍大法,我感受到生命融於法中的神聖莊嚴和師尊浩蕩的佛恩。靜靜地,淚水流淌著,突破的是一層一層的天。平靜中,沒有一絲人的雜念。合十出定後,我真的明白了:我們總在說為大法可以捨盡付出一切,其實,我們是真正的得到者。我們的生命,我們的一切原本就是大法慈悲締造賜予的。

我們開始每個整點或半個小時發正念,利用間隙時間學法,煉功,不斷純淨自己。和警察溝通後,我們被允許在首惡離開白房子時車輛必經之地的20米的距離發正念。當我們正打算盤腿坐下時,警察讓我們從另一個方向再靠近20米。大法弟子們盤腿立掌,我感受到強大的純正能量從自己的掌心和頭頂飛出。

首惡離開冰島的當天,大法弟子們在它車輛必經之地申請了許可,警察用黃線劃了一塊地方,要求學員在限定的範圍內呆著,幾輛警車堵在路口毫無道理地不允許學員在首惡離開之前進入機場。我和另兩位美國弟子不約而同地都希望能擺脫這種無理的限制。幾經嘗試,在強大的正念下,一個路口的警察允許我們進入機場。在突破了這個關口後,我們動了人的歡喜心,沒有持續保持正念。一念之差,我們選擇乘客進口處的方向開出不到幾米,警察局長的車迎面開來,下令我們開離機場,並一路尾隨。

弟子意識到問題所在,明白了持續正念,不為一絲人心所動之關鍵。只有請求師尊再給弟子一次機會。也許是師尊看到了弟子希望衝破邪惡無理阻擾的那個堅定的信念,在我們的車輛開離機場的過程中,我們面對面地迎來首惡和它的車隊。巧的是,一輛警車這時在我們前面停下,幫助延長了我們正念直面邪惡的時間。

回首冰島之行,體會良多,不能盡述。比我們自己更珍惜我們的師尊還在等待,等待著所有的弟子真正走出人來,回歸到生命本源中所在的最高位置。浩蕩佛恩下,弟子有甚麼理由不精進,不堅定修煉,不信心十足地完成我們助師正法的神聖誓約?

個人體悟,不對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23685.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