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煉中突破怕心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15日】師父在法中已經講得很明,這些體悟本不想談,但和同修交流切磋中,看到一些人長期去不掉怕心,或心性長期跟不上正法進程,我想就自己走過的路談一下個人的一些體會,希望我們共同精進。其實,很多同修在法理上是明白的,能分清是不是自己的思想,也知道不該有怕心,可就是不能突破。

為甚麼長期突破不了怕心的控制?身陷其中的同修也著急痛苦,我深深理解,因為我也有相同的經歷。每天都在學法,也不忘向內找自己,為甚麼就是闖不出來呢?我個人認識,可能是沒有找到怕心的根。不同層次修煉中都會產生怕心,都有不同的根。每個人的路都不一樣,每個人的狀態都不一樣,我也看不到每個人怕心的本質,只是根據個人的經歷,分析怕心的根源,但願對同修有一點助益。

個人修煉放下生死,突破人的殼,如何去掉怕心,走出人來,每個真修弟子都有不平凡的經歷,這方面就不多談了,只是延伸補充一點。走上天安門,我們都沒有怕心,如果任何一次正法的事,都像去北京那麼心純、那麼神聖,你會做得更好。假如是在戒備森嚴、布滿便衣的天安門廣場,我會膽怯嗎?我不會。而在相對不太邪惡的環境,我怎麼會害怕呢?假如是去北京,我會想到用正念定住惡人,而在講清真相中怎麼忘了用正念看問題呢?任何環境都能正法,任何正法的事都是重要的,都是神聖的、偉大的,不要讓人的觀念障礙住,使神聖的事變得不那麼神聖,我們永遠都應該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偉大的神在救度眾生、在正法、在捍衛宇宙的法。

1、個體融於整體

也曾放下生死走出來護法,也曾憑著正悟使艱難的承受成為輕鬆的過關。然而當我繼續投入正法的洪流中,卻發現每一關還是那麼難過。在證實法、講清真相中,經常在常人的理和法理上面臨一次次艱難的選擇,面臨一次次的生死關,也真正體會到放下生死不是修煉的結束,而是新的開端,新的起點。經歷一次次摔打,雖然多少次都是憑著對法的正悟正信突破出來,多少次見證了正信的威力,但總是有種在刀尖上熬日子的感覺。一次次怕、一次次艱難、一次次突破,法理終於展現出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這宇宙大法的一個粒子,你們應該這樣做。當人破壞法的時候,當然誰也破壞不了這個法,宇宙的法怎麼能被人破壞呢?誰也破壞不了,」(《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是啊,大法由無數粒子組成,我是大法弟子,就是其中的一個粒子,就是大法的一部份。誰也破壞不了大法,誰也破壞不了我。突破了這道大的障礙,那種殊勝的感覺無以言表,怕心好像一下子消失了。我理解,只要把自己真正溶於法中,就和宇宙所有正的力量聯繫在一起。以前我是單個粒子在和邪惡較量,站在個體的基點上去正法,所以才那麼的艱難、孤單無助,而今我是站在整體上。大法有無邊的威力,不管我修得高與低,只要我的心在法中,就一定具備了大法的威力,誰也破壞不了大法,誰也破壞不了大法的任何一部份,真正的大法粒子,就是大法的一部份,誰也破壞不了。那時才真正明白了大法粒子的內涵所在。

2、去掉被迫害的觀念

我們在人的迷中,在邪惡迫害的環境中證實法、講清真相,這個人類空間的幻象,常人的表現形式,最容易讓我們形成一個觀念,就是被迫害、受迫害的被動觀念。這種觀念是在不知不覺中強加給我們的,我們還意識不到。當我悟到這一點時,我震驚了,震驚於舊勢力的險惡用心。

大家知道,邪惡操縱壞人在迫害法。近三年來,我們承受的迫害夠多了,邪惡迫害的程度夠嚴重了,我們在講清真相中,迫害講得也夠多了。可是知不知道,就是這種邪惡迫害大法的整體形勢、人間表現,使我們多少同修陷於一種觀念中走不出來。為甚麼怕心總是揮之不去,除之不盡?難道不是把自己當成被迫害、被動挨打的人(而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觀念造成的嗎?假如能跳出這個圈子,我們會看到,舊勢力就是用製造迫害的聲勢(如:明知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也要定性不斷升級,吵吵嚷嚷)把「自己是受迫害的人」這一觀念強加給我們,達到繼續迫害我們的目的。這個觀念不去掉,我們就永遠處於被動之中,舊勢力就有了繼續迫害我們的藉口;就等於承認了自己被迫害、承認了這場迫害。從另一個角度講,把自己當成受迫害的人,而不是使命在身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怕心就永遠除不盡。試想,如果很多同修都有這種「只能受迫害」的被動觀念,能不影響正法的進程嗎?

師父在《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講:「正法已經是在最後的最後在做了。」正法正的是甚麼?正的就是不正的一切,變異的一切。在正法的最後的最後時刻,我們絲毫不該有被迫害的觀念。正法,從字面上理解,也是主動性的。大法弟子在正法,邪惡的東西就是被正的對像,邪惡的舊勢力就是被正的對像,它們應該是被動的,害怕的應該是它們,何況師父在佛羅里達法會上也肯定了大法弟子已經佔據主動了,我們還不相信師父嗎?我們在正法,我們是主角,讓我們全體大法弟子凝成一體,站好位置,共同完成正法使命。

3、跳出常人對人的迫害

在近期的正法修煉中,我時不時有一種緊張的感覺,似乎不像是怕,但如果不是怕,緊張甚麼呢?雖然能以正念清除掉,但好像有根子在滋生著它,不時地以不同方式干擾我。向內找,也沒有找到它的根。前幾日學習《北美巡迴講法》,師父的一句「常人對人的迫害」一下子點醒了我。

師父在人中正法,我們也在人的迷中助師世間行。因為是在迷中,最容易被幻象所迷,這個幻象是一切執著心形成的基礎。常人都為幻所迷。對於我們修煉人來講,不去的常人心也會使我們一時迷於其中,而此時也正是邪惡鑽空子的時候。

師父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到:「今天的人實際上是受了不同層次這套舊勢力系統安排下來的魔難,人被不同層次的舊勢力控制著,所以它們才變得非常強硬,它們才敢對修煉的人如何如何,它們才敢對大法不敬。」(《導航》)修煉人是高於常人境界的,常人如果沒有了背後的因素,在修煉人面前是很脆弱的,根本起不了作用。因為他們的境界太低,低境界的東西怎麼能左右得了高境界的生命呢。正因為它們被邪惡生命操縱著,才敢迫害大法弟子。然而當我們用正念清除掉其背後的邪惡因素,只剩的人的一面怎麼能動了我們的心呢?常人怎麼能制約住偉大的修煉人呢?

用人類空間衡量,我們在人中泡的時間太長,被幻象迷得太久,這場迫害看上去好像是一種常人對人的迫害,因為我們還在人的迷中,還有人心在,往往也會被這個迫害的表現所迷。其實越來越瘋狂的邪惡表現不代表邪惡越來越強大,相反是越來越快地走向滅亡。公安、警察及政府人員不能同邪惡劃等號,清除了背後的邪惡,他們也是被救度的對像,在修煉人面前,常人沒有身份之別、高低之分,常人就是常人。如果到現在,你還是像過去承受迫害、抵制邪惡那種狀態去區別看待常人,去看待一切,你就是被幻象迷住了。表面上好像沒有變化,內涵已經發生了變化,正因為心不正,才讓邪惡鑽了空子,心性跟不上正法的進程,抱著過去的經驗不放。

跳出常人對人的迫害這個假象的殼,這個假象無論千變萬化再也動搖不了我對大法的正信,一切執著都沒有了根。

以上是自己一年多來突破怕心的幾次昇華過程。不善寫文章,艱難地寫出來,總覺得沒有說清楚,請同修慈悲指正。

最後,讓我們重溫師父的話:「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堅不可摧》)「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6/24507.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